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装备和BOSS > 正文

第三事件_盲:镜中花-26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19/12/29 21:48:16

  路卡刚结束通话,床上的尤利尔正好醒了。他赶紧大步走到床边坐好,轻抚尤利尔的脸,眼中满满宠溺:「身体怎样了?」


  尤利尔别过脸并坐起身,被单顺势滑落,露出刻有几道抓痕的胸口。他举手抵在胸口处,这才发现有人给他剪了指甲。他不去想这人是谁,而是静下心试着感受体内有无异样。


  「那个感觉没了……」他喃喃说道。


  以往一定要靠路西法才能解除的痛苦,竟然消失。


  路卡笑了:「我昨晚可是弹了好几个小时的钢琴,连你也不知不觉睡着。」


  这个男人用琴音消除他体内的情绪垃圾?尤利尔看着他,那是一双真挚无杂念的眼神,不像说谎。他无法理解路卡的用意,但他很清楚他俩的立场是对立。


  「我要回去。」尤利尔说。


  「不可以。」路卡维持温柔笑意。


  「我不过一个低级成员,你们从我身上得不到任何有用情报。」


  路卡反而伸手抱紧他,在他耳边轻语:「我只要你留下就好。」


  这话路卡重複了无数遍,尤利尔依然无动于衷。在尤利尔的观念里,路卡是敌人,他对自己抱着某种企图心。


  路卡不介意他的冷漠,又说:「朔月发现了你的同伴和一个相当有趣的人类,他想把这两人献给杰勒弥。」


  他感到怀中的人微抖一下。


  「听朔月说,杰勒弥看过那两个孩子的照片,尤其是你的同伴时,露出很久没见的笑容。」路卡很高兴:「要是把他们带过来,尤利就有人陪了。」


  「别碰他们。」尤利尔冷冷警告。


  路卡只是发出低沉的笑声。


  「这是阻止不了的事。」路卡亲一亲尤利尔肩膀上抓痕,无奈笑说:「我们总要为自己着想啊,这样我们才会快乐,才不会有不良情绪。难道不是吗?负能量清扫者。」


  尤利尔紧抿唇瓣,眸中儘是忧虑。


  路卡则轻抚尤利尔的长发,温柔而深情。




  美丽的花园凉亭中,坐有一人,正漠然仰望晴朗天空。朔月无声无息地踏进凉亭,也坐在凉亭中的空位上。


  即使有人在身旁,那人也没移开视线,完全视朔月如空气。


  「那个女学生,快沦陷了吧?」朔月首先开口。


  他依旧不看朔月、不回话。


  朔月嘴角一弯,故意放轻声量:「杰勒弥,我们来聊聊如何诱拐亚兹和那个少年吧?」


  果然,他立刻把目光移到朔月身上了,惟冷俊的脸上仍旧木无表情。


  「要多少?」他终于说出整个早上的第一句话。


  朔月笑嘻嘻:「路卡要的不多,只要你收集十天的负能量。」


  「太多。」杰勒弥垂下眼。


  朔月没好气地调侃他:「正因为你总是不吸收多一点负能量,所以才会变成我们这组人中明明能力最强但是体力最差的那个。」


  杰勒弥细想一会儿,才说:「亚兹和少年只有我能碰。」


  「只要你开心,这两人都交给你负责。」朔月弹了一下手指:「就这幺说定了。」


                     •••


  床上的亚兹凝视手机,荧幕显示诺尔的单人照片。


  那时候诺尔望着落地窗外,他觉得那个恬静的侧脸很好看,拿起手机就把这一幕拍下来了。


  那时候的诺尔又在想什幺?是在想这宇宙的法则,还是对这世界又有新的疑问?


  诺尔的思维,在人类中不常见,想在同龄遇到相近的人更难。所以他能明白诺尔这十七年以来的孤单。


  没有家人、没有思想接近的朋友,只有冰冷冷的人工智能。


  打从他诞生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被束缚了。


  刚才从路西法口中得知诺尔的近况,更加令亚兹心神不宁。




  「诺尔,你又跳错了!」教练祁锋的提醒打断了诺尔的晃神。


  「你是不是不舒服?整个排练完全不在状况内啊。」祁锋关心询问。


  他这幺一说,组员们也被逼暂停舞步。


  「我没事。」诺尔倔强地表示。


  祁锋翻个白眼,摆过他的肩膀,逼他正视镜中的自己:「看看你自己吧!」


  憔悴又颓废。


  连诺尔本身也怔着了。


  「去休息室睡个半小时。」祁锋没好气地说完,推他一把。然后拍拍手示意大家继续练习。


  诺尔没有异议,默然走进休息室。


  室内有一面镜子,他坐下,抬头正好对上镜中的自己。


  果然很糟糕。


  这是亚兹离开的第二个星期。


  莎莉夜并不像亚兹几乎全天守在他身旁,只会偶尔过来看一看他的情况。少了亚兹,他再次回到以往那种无人能一块聊天讨论的日子。


  ……也不再快乐。


  他懊恼地抓着头。实在是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他不该受任何人影响才对。可是如今连跳舞也无法治癒他了。


  有人坐到他身旁。他抬眼一望——


  「你……!」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来人。


  亚兹展着温和笑容,说:「你怎幺了?」


  诺尔睁大双眼,仔细端详眼前人,确定是亚兹。


  「你……回来了?」


  亚兹仅是维持浅笑。


  「……会像之前那样,一起上课、一起回家?」诺尔急问。


  「你很想我吧?」亚兹将手放在诺尔的脸边。


  「才不想……」诺尔带着哭腔否认。声音一出来,连诺尔自己也吓到了。


  「为了见你,我花了好多体力。」诺尔感到亚兹的拇指在他脸颊来回轻抚几遍。


  微凉的手。


  「我想从你身上讨一样东西补充体力。」亚兹歪头笑道。


  「你要什幺?」诺尔急说:「我都给你。」


  亚兹加深笑意,凑到他面前。他以为亚兹会吻上他的嘴,结果亚兹只是停在不到一公分的距离。而这足以令他震惊得不知所措。


  接着他看见有一屡暗流飘在亚兹嘴边,似乎是从他这里沾上的。好一会儿,这输送过程才结束。亚兹顺势在他额头亲了一下,再将一朵花放到诺尔手中。


  「这花送你。我觉得它很适合你。」


  那是白色的茉莉花。


  「亚兹……我……」人猛地醒过来,映入眼帘的是休息室的天花板。


  诺尔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睡着,还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他用手背摸一摸嘴唇,掌心似乎还残留着茉莉花香。


  心情好微妙,落寞中带点惶恐,还有些茫然。


  这时,莎莉夜急忙冲进室内。当她和一脸懵懂的诺尔对上视线时,表情是讶异的。


  「你刚才接触过谁了?」她凝重问道。


  「我……梦到了亚兹……」诺尔呆然说道。


  「然后呢?」莎莉夜显得很着急。


  诺尔低下头,不回答她,反而提出交易:「我要见他。」


  「小鬼!」莎莉夜气急了:「别胡闹了!你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我只对他说。」诺尔再次望向她,态度坚定。


  「你以为本小姐没办法知道你的想法吗?」莎莉夜冷笑。


  诺尔听罢站起身来,冷淡反击:「你要是擅自读我的内心,我会毫不犹豫地投靠恶魔。」


  他不理解噬食者的立场和行为,但对他来说,NES却是一个冷酷无情的部门,所谓的清扫者不过是一群只要完成任务即可的存在。


  两方在他眼中都是一样不可信任。


  「臭小鬼……」莎莉夜咬牙切齿。


  诺尔漠然地与她对视,如此坚定。


  「你只肯对亚兹说,是吧?」莎莉夜突转甜美笑颜:「想跟亚兹说话,不是问题。」

  诺尔表面维持平静。


  接下来,莎莉夜道出令诺尔愕然的条件:「那你就得答应跟姐姐『做那回事』。」



上一回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