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装备和BOSS > 正文

【长篇奇幻】阴阳双生三 银冠争夺赛 五章 难以想像的进步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19/12/29 21:50:24

<上章>

<目录>


  五章 难以想像的进步


  第三日的赛程结束不久,晋级八强的代表们随即回到各自的房间,他们也前后不一的发现有官员站在他们的房间门口,原来是要他们换房间。官员向他们解释道:一来是因为能比到第四日的代表们,在往后通常都有不凡成就,因此有特别优待,二来则是由于前三日代表们都住在同一间房,可能会被有心人士掌握到位置,而依照过往经验,第四日往往是代表们最容易受到袭击的一日,为了以防万一,便会在前一晚请他们换房。


  对代表们的保护做到如此程度,足见奥鞑秘思对争夺赛的重视,正常情况下,应该能让人不自觉地放下身在异地的戒心,乔颲等三人却是例外,他们可不会忘记森斌在这也是位高权重。


  最受瞩目的一天已到,八名代表一样先被带到昨日那间大型休息室,众人想到昨日这边还能有三十二人,不禁让人感到一丝淘汰的残酷。


  不过这想法自然是转念即过,毕竟谁也不会想当被淘汰的人。此刻他们各自在做赛前準备,也是谁也没有先打破沉默。


  如果是在往年,各国的代表们应该会形成各自的圈子,可今年情况特殊,只有一位代表是不同国家的人,黎爱缇亚的几人只觉得无视荣格也不是,这幺安静下去也尴尬,所幸荣格也注意到这点,不久后便自行走出休息室。


  其余七人毕竟出生于同一个国家,虽其中几人彼此有些芥蒂,但也不是真有什幺深仇大恨,总还有些话题能聊的。像现在,奇班等三人身为贵族子弟,自也不会放过跟未来公爵攀谈的机会。


  奇班留着一头黎爱缇亚常见的褐髮,与礼斯安一样都是子爵的长子,他向詹姆斯说道:「小公爵,很荣幸有机会与您一战。」


  奇班等三人都是十八岁,今年是第三次参加银冠争夺赛,可是很巧的是,他们三人以往都没有跟詹姆斯对上过。


  詹姆斯回应道:「这怎幺敢说呢,你我都还要再赢一场比赛才会对上呢,啊,都忘记你们师出同门,到时就算我侥倖获胜,你们也不要互相告知我的弱点喔!」


  今日第一场比赛,是詹姆斯对上尤碧卡。詹姆斯这番话,不知是有意还是

无意,尤碧卡微笑道:「当然了,帖西老师也不会希望我们这幺做的。」


  尤碧卡平常是很好说话的,可是一旦触犯到她心中某条线,她的态度便会转为有些冰冷,这点连双胞胎都是相处好几年后才发现的,连奇班等人都是不知,詹姆斯自是更加无感,五位贵族又再继续闲谈。


  奇班继续说道:「据说艾德华公爵有意在最近让您继承爵位呢,到时请一定要邀我们去参加就任仪式。」


  正常来讲,应该是身有爵位的人死后才会由长子女继承爵位,但黎爱缇亚有时也有这种主动交接的情况。


  詹姆斯回应道:「这个自然,各位都是我国的菁英。不过这件事还早着呢!怎幺消息会传这幺快呢?父亲大人要我在这次争夺赛至少拿到亚军,他才会考虑看看。」


  这些贵族间的对话,自然又没有双胞胎插话的份,二人只是很识相地到旁边热身,很快地,今日的赛程也快要开始,他们七人不久后也步出休息室。


  「那幺今日第一场比赛,是由来自黎爱缇亚,黎明的詹姆斯.艾德华.凡.马丁,对上……」


  「二连冠得主!今年我们要再把银冠带回去!」


  「黎爱缇亚的剑术天才!打败荣格!」


  「让这乡下女孩瞧瞧你的手段!」


  威廉的话才讲一半,观众席就爆出许多呼喊,但显然都偏向詹姆斯,同样是八强,却没有认为尤碧卡会赢。


  「……同样来自黎爱缇亚,卡农的尤碧卡.奥涅妍!」


  詹姆斯像是在享受这些呼喊似的,神色一派从容,慢悠悠地把长剑拔出,露出一个优雅的笑容:「奥涅妍小姐,就让我们来场公平的竞技吧。」


  话虽是如此说,詹姆斯却有些挑衅般地向尤碧卡晃了晃剑尖。对此,早已把双剑拔出、严阵以待的尤碧卡只是报以一个微笑道:「请多多指教,艾德华小公爵。」


  詹姆斯没有打算先行动手,一方面是要展示自己的气度,另一方面则是他自认已经看透尤碧卡的剑术,让对手一下也无妨,尤碧卡彷彿也这样认为,没过多久便主动抢攻,但二人实际交手后,詹姆斯才知道自己的估计不大正确……


  原来,尤碧卡的截击,是看準对手出手的一瞬间,再把刺剑刺向对手的攻击轨道,所以如果对手不够快,尤碧卡的剑速看起来也就会慢上许多,可说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而不管是海珊高个儿,或者是更之前尤碧卡遇上的对手,也确实都比不上詹姆斯,这使得他严重低估尤碧卡的真正实力,整个会场也只有四位裁判,以及极少数人,才看得出尤碧卡的实力到哪。


  詹姆斯也不弱,即使战况让他大感意外,倒也不像先前几人很快就被刺中,且他对尤碧卡的剑术也只是低估,并非全无了解,因此就算尤碧卡的截击使得準确无误,他还是可以在最后关头即时避开。


  可是尤碧卡每刺一剑,詹姆斯便后退一步,顷刻间已退了十来多步,他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欲高速后退再做打算,可是尤碧卡却是跟得很紧,丝毫不给他这个机会。


  詹姆斯皱眉,自知实在太过小看人,却也不觉得自己会输。猛然间剑法一变,不再把招式使实,而是用上了许多虚招,如此一来,尤碧卡的截击果然威胁度大幅降低,詹姆斯却也因此难以还击。


  但詹姆斯并不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尤碧卡尚未拿出全部实力,只因她顾虑到詹姆斯的身分地位,为避免麻烦,不想让他输得太难看,可是现在她也知道,不使上全力只怕难以取胜。


  只见詹姆斯的长剑划出一个半圆,削向尤碧卡的肩膀,终于转守为攻,欲以此剑逼退不断攻击的尤碧卡。尤碧卡却是不退反进,詹姆斯看见这难得的破绽,此时他只求胜利,也顾不得对手是谁了,不自觉地用上全力,观众席顿时一片讶异,都觉得这小女孩定要血溅当场,这剑却是没有砍中,而是以一个非常细微的间隙从尤碧卡身前划过,这一下可就定了胜负,詹姆斯满自信能够命中的招式却落了空,使力过猛导致长剑劈到地上,全身都露出了极大破绽,尤碧卡一剑刺向詹姆斯的大腿,顿时血流不止。许多观众再也坐不住了,起身大声喊道:


  「呀啊!」


  「这幺多血,那女孩没事吧?」


  「说什幺呢?看清楚点!受伤的是詹姆斯!」


  尤碧卡胆敢使用这幺冒险的方式,那自是因为她非常仔细的观察詹姆斯的每一场比赛,对他的招式习惯早已有相当把握,可是二人在如此近的距离分出高下,自也有许多眼力稍差的观众误以为是尤碧卡被砍到。而詹姆斯也才终于相信了尤碧卡比他强,但也不愿意认输,拖着大腿往旁逃去,弄得地上到处都是血。


  尤碧卡随即追上,凡是任何兵器对决,都讲究步法,詹姆斯一腿难以动弹,已然取胜无望,他看着步步紧逼的尤碧卡,顿时只感惊怒交迸,口中不自由主的发出吼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吼些什幺,长剑当头朝尤碧卡劈下。


  这一下要是劈实了,那绝对是一条人命,可是尤碧卡只是把刺剑往前一刺,登时刺中了詹姆斯的手掌。


  尤碧卡这剑一触即收,刺得相当浅,但毕竟是一阵刺骨剧痛,詹姆斯再也握不住手中长剑。威廉也宣布道:


  「尤碧卡.奥涅妍,获胜!」


  詹姆斯只感一阵腿软,不自觉地呆坐在原地,连威廉宣布了胜利者,他也彷彿没有听见。可威廉的下一句,就像是要把他打回现实一样,他不得不听。


  「詹姆斯.艾德华.凡.马丁,确定为本次银冠争夺赛第八名!」


  到八强赛之后的代表,才有资格获得排名,说起来已经算是佳绩,但却是詹姆斯自十六岁参加争夺赛以来,最差的成绩。


  第八名?输给一位十六岁的小女孩?


  这都成什幺样子了?之前不是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吗?


  各种念头在詹姆斯脑海徘徊,眼见尤碧卡对他行礼,那是在黎爱缇亚中,二人比赛完后象徵友好的礼仪,他却只感脸孔发烫,无法做出应对,又想到之前自己说要替她争光,还妄想可以赢过荣格,现在看来,是多幺可笑的一件事啊。


  锵的数声,许多铁牌被丢到表演台上,詹姆斯瞄了几眼,知道这些是地下赌局用以兑换奖金的证明物,赌自己的人想必不少。


  尤碧卡已然退下,詹姆斯却还是坐在原地,直到威廉对他喊了数声,他才一拐一拐地步向表演台外。


  裁判席上的森斌把詹姆斯的反应都看在眼里,却是一笑,转头叫身旁的僕人去办几件事情。


  这个结果,可说是大出绝大多数观众意料之外,虽然大爆冷门,观众间的讨论却是前所未有的密集,有人惊叹、有人婉惜、有人鄙视,还有人幸灾乐祸,但不管基于是哪种情绪而发出的话语,对詹姆斯来说,都是非常刺耳。


——


  「尤碧,我就知道妳可以。」如果要数此战最希望尤碧卡能赢的人,那自然是曾被詹姆斯羞辱的米雅,此刻她早已在表演台的入口处等待,难掩高兴的情绪,继续说道:「接下来就是夺冠了!」


  尤碧卡对于詹姆斯那番歧视女性的言论,也是相当生气,这样子胜过詹姆斯,大有帮所有女性出一口气的感觉,不过她虽然打败了这位二连冠得主,真正证明了自己有机会夺冠,却也没太过骄傲,只说道:「我会尽力的!下场比赛我得认真观看。」


  接着是奇班对上荣格,胜者就是尤碧卡下午的对手,米雅听她这样一说,就也不再多做打扰,自行到旁做自己的事,同为武人,她自然知道观察对手是致胜关键之一。


  奇班与乔颲等三人,在巴尔训练场往年的测验当中,成绩向来是伯仲之间,可是在距离现今最近的一次测验,乔颲等三人算是都输了,也就是说,奇班与荣格的比赛,很大程度可以做为三人对上胜者的参考。


  二人的一战随即开始,奇班拿着双手长剑,先是试探性地一下直刺,此剑不快,也没有攻向要害,三人都知道这是他一贯的战法,却见荣格不知在想些什幺,反应明显慢了一拍,直到几乎要刺到他肩膀时,才把双刀交叉,从旁架开这剑。


  如果奇班刚刚是出了全力,这剑或许就已经刺中了,此刻他看荣格似乎不在状况,当然也不会放弃这大好机会,一把长剑顿时使得如暴雨一般,务求在短时间内击败这名对手,没过几秒,荣格的左右手背居然都被划中。


  「不错呀这少年!」


  「帖西的弟子!打败荣格!」


  其实奇班这剑造成的伤口很浅,但从这些观众的反应来看,显然也是很难得见到的画面了。


  观众席上的乔颲等三人,看到这幕却是高兴不起来,他们三人自然也有注意到荣格从昨日开始状况就不太对,虽然当下觉得很侥倖,但随即便为这念头感到很羞愧。如果奇班因此取胜了,那幺接着不论谁对上他,因为彼此认识许多年了,不需要重头了解对方,总是比较轻鬆些,但帖西当年那样子力压群雄,他们又怎幺可以赢得这幺暧昧呢?且他们也希望能与不同的强者对上。


  不过这也不是他们能决定的事情,眼见荣格越来越劣势,身上也越来越多伤口,奇班许多剑都差点定下胜负,三人几乎可以确定胜者是谁的时候,突然间荣格像是醒了一般,刀法终于恢复了初战二日的程度,这才变成了势均力敌的对决。


  乔颲等三人原本是这样认为的,可是不对!几十秒后他们才知道自己错得离谱,只见荣格时而卧地,时而跳起,刀法变得难以捉摸,且还越来越快,终于奇班在一次欲挡下荣格削向他手臂的一刀时,却好像力不从心,虽然挡住了但全身一僵,接着荣格另一刀就指着奇班的心口,胜负已分。


  观众大多人根本看不清楚这场比赛,少部分眼力较佳的,也都以为这只是奇班久战不胜,导致体力不支,这刀才会挡得如此狼狈,乔颲等三人却知道是因为荣格这刀在中途变速,砍在奇班难以发力之处,这招源自于森斌的招式,三人都曾体验过,知道这招用以偷袭实是非常厉害。


  荣格这般力压奇班,虽然似乎还未使上全力,三人却是感到颇为兴奋。南祈飒下场出赛,得先去做出赛準备,只留下乔颲与尤碧卡,礼斯安则不知跑去哪了。


  南祈飒步上表演台,看着此次的对手,曼森.布鲁诺,他与奇班一样留着褐色头髮,只是短上许多。


  曼森先是撇撇嘴,彷彿南祈飒微不足道一样,接着挑衅般地说道:「第一次参赛,能赢到八强也很不错了。」


  要论做这种事情,南祈飒可一点也不会输人,他回呛道:「第三次参赛拿到八强也算不错吗?」


  曼森一听,额头青筋浮起,或许是同类相斥吧,这一对双胞胎,比起乔颲,他从以前就更讨厌这个贫嘴小子。他猛地前脚踏地,也不管南祈飒有无準备好,长剑便当头朝头劈下!


  来了!南祈飒与曼森认识多年,自然知道他的习惯为何,曼森一向喜好一开始便拚尽全力。南祈飒自是早已戒备多时,可是他却发现曼森的招式来得没有想像中得快。南祈飒先是挡住这当头一剑,接着曼森顺着南祈飒的剑面,从左划出一个半圆,又向南祈飒的脖子砍去,南祈飒则是再度轻鬆架开。


  难道这家伙几个月不见,突然间改变战法了?这也不是没有可能,但竟然曼森没有打算先声夺人,那幺想必是有着许多后者吧。南祈飒如此心想。


  又过了几招后,他便又发现这想法也不太对,曼森的招式始终与开始差不多,看起来像在抢攻,却又没有他记忆中的凌厉。


  如果是实力相当的比赛,南祈飒不该有这幺多闲暇来想这些,只因他还没有注意到,此刻他的实力已经越过曼森……


  观众席上的乔颲看到这幕,不禁有些面如土色,他与南祈飒的赌注,虽然二人没有明讲细节,但从结果来看,自然是谁强就更有机会赌赢。


  可是现在,南祈飒对付实力原与他们相当的曼森,却像是不怎幺困难一样。


  这小子什幺时候进步这幺多了?乔颲不禁这幺心想,有些后悔与南祈飒的赌注。


  「颲,你怎幺了?」尤碧卡就坐在乔颲身旁,早发现他的脸色不太对劲,于是问道。


  乔颲还是难掩神色,只说道:「没事,只是挺好奇这小子怎幺进步这幺多了。这样看来,我就算赢了伯夫曼,下午大概也会输给他呀。」


  「是吗?」尤碧卡却只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乔颲不知尤碧卡在笑什幺。这时南祈飒与曼森的对决也已分出胜负,曼森仍旧抢攻,南祈飒却只觉得他的动作越来越慢,在一次身影交错当中,南祈飒撇头躲掉了刺向他面目的一剑,同时手中长剑划向曼森的身躯,二人都在高速向前,曼森顿时避无可避,从左胸口到右腰侧被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这种比赛,虽然是以不伤人命为大前提,但要是真的都没有人流半点血,只怕大多观众还是会觉得很扫兴,人就是有这幺些矛盾。南祈飒这剑也是砍得相当浅,没使曼森重伤,但显然胜负已分。


  「颲,你也可以的。」


  乔颲正欲离开座位,去做出赛準备,就听到尤碧卡这幺一句话,他只觉得尤碧卡今天特别好心,竟然还会鼓励他,一回头却看到她的笑容,心头一征,口中却是说道:


  「妳才是呢,荣格看起来恢复实力了,下午小心点呀。」


  尤碧卡又是一笑,随即回头看向表演台,乔颲看了这笑容,心中已然不再迷惘。为了那笑容的主人,不管别人怎幺样,总之自己要尽全力就是了,想那幺多是没有用的。


  可是当乔颲真正对上伯夫曼时,他才知道为何尤碧卡会那样说,伯夫曼的战法介于奇班与曼森之间,可说是稳扎稳打,与他非常相似,二人以往的比试,通常都会打得非常之久,现在他却能稳压伯夫曼一头。


  乔颲这才意识到进步的并非只有南祈飒,他自己也是一样。伯夫曼越打越慌恐,撕声问道:「南祈飒也是,你也是,你们到底做了什幺,怎幺会突然变强这幺多?」


  做了什幺?乔颲只觉得前阵子经历的生死关头比往年都多,其余似乎没什幺变化,对于伯夫曼这一喝问,他也不知道原因为何。


  其实道理也很简单,那就是最好的导师所教的东西,往往也比不上从敌人那里能学到的,三人近期的经历,已非近来安逸的奇班等三人所能比上。


  乔颲也在不久后取胜,同样赢得不大困难。又是二个小时过去后,下午第一场比赛也开始了。


  「本人在此宣布,银冠争夺赛四强赛準备开始!这场比赛将会决定出谁是殿军!那幺第一场比赛,是由来自奥鞑秘思,罗恩的荣格.安德宁,对上来自黎爱缇亚,卡农的尤碧卡.奥涅妍!」


  待威廉喊完之后,观众如同往常般地为出赛代表们呼喊,可这次不再像上午场那般,压倒性地只为其中一人喝采,而是变得较为平均,可见尤碧卡的实力也逐渐被许多人认同。


  荣格在上午场被奇班砍出许多伤口,此刻身上缠着不少绷带,尤碧卡却没有因此感到对她有利,因为她先看到了荣格的情绪不大安定,似乎参杂了非常多的……犹豫?



<下章>

<目录>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