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装备和BOSS > 正文

【六道门】第五十二折 — 旧情绵绵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19/12/31 10:12:18


好一会之后,唐牡丹想起了正事,定过神来,猛地挣脱了他的怀抱。她稍微整理衣襟,退开了数步,抚着云鬓问道:「广德和尚和碧云道人两人,究竟是怎幺回事?」


袁少风微笑道:「你果然看出来了吗?」


唐牡丹一对秀目射出不悦的眼色,咋舌道:「你都暗示这幺明显了,妾身会看不出来吗?我方才已派人去调查他们行蹤,不过他们毕竟武功不弱,妾身怕打草惊蛇,所以没让人紧盯着他们不放。」


袁少风淡然一笑道:「说穿了,就是为了长生诀。」他将船舱听到的事情娓娓道来,对她说了个明白。


唐牡丹听完之后,脸色数变,厉声道:「好一群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想不到这些人在江湖上好歹也有名气,竟在私下商谈这种无耻勾当。」


袁少风苦笑道:「若非我误打误撞发觉了他们的阴谋,我也不知道会这样。」


唐牡丹沉思半晌,抬起美眸,瞅了他一眼问道:「你说你去了醉梦舫,那想必也有去冷霜舫见到上官霜了吧?你觉得她姿色如何?」


袁少风大感诧异,他方才故意省略了冷霜舫的那段叙述,却仍被她察觉出来了。袁少风挠了挠脸颊,尴尬一笑道:「我去的时候太晚了,没有注意到。」


唐牡丹一瞬不瞬地瞪着他冷冷道:「你这谎话倒是编得很差劲。」


袁少风浑身一震,思索片晌,轻叹道:「我确实见到她了。」


唐牡丹一反方才盛气凌人之姿,垂下螓首,幽幽问道:「你老实招来,在你心裏是不是认为她比我还美?」


袁少风摇头道:「你们各有各的美,她像是开在寒风之中仍绽放芳香,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一朵梅花,你则像是百花鲜豔的群花之中,一朵绽放天香国色的牡丹花。」


唐牡丹不以为然道:「男人比较珍惜碰不着的,所以你比较喜欢她?」


袁少风走上前来,绕到她背后,双手环住她不盈一握的纤腰,微笑道:「牡丹自古鲜艳,花姿典雅,花形端庄,难道还不够完美吗?」


唐牡丹淡然道:「你顾左右而言他,所以说到底还是对她有意思。」


袁少风大感尴尬,正要继续解释之时,唐牡丹却仰起了俏脸,轻靠在他胸膛上,无奈道:「罢了,至少你还懂得要哄妾身,不像那唐震天偷吃不擦嘴还义正严词,教人作噁。」


袁少风问道:「他对你不好吗?」


唐牡丹玉脸一寒道:「戚百生方才在你身旁,肯定也嚼了不少舌根吧?要不是当年唐家陷入财务危机,急求唐震天他们的酒庄支持,妾身打死也不会下嫁于他。果不出所料,他不学无术,只会耽溺酒色之中,早已把酒庄财产挥霍完毕。若非我收併酒庄,他连祖产都没了,还好意思整天从我这裏拿钱去找青楼姑娘。」

袁少风问道:「如今唐家又再度复兴,甚至更加茁壮,你为何还留着他?」

唐牡丹叹了口气道:「一夜夫妻百日恩,他虽对妾身不仁,妾身却不能不义。」


袁少风看着她哀怨的神情,伸手轻抚她的脸,默不作声。忽地间,他发现桌几上摆着一瓶他熟识的瓶子,问道:「这不是你的媚毒吗,怎幺会放在这裏?」


唐牡丹淡然一笑道:「比起躲躲藏藏,大方摆在这裏,更不会让人起疑。况且除了之外,有谁知道它裏头装什幺?再说了,这裏是我的书房,没人允许谁都不可以进入,包括唐震天在内也是一样。」


袁少风看了看这瓶子,暗叹了口气。这裏头的媚毒,乃唐牡丹藉由唐家毒经所创,不仅能长年驻颜,还能延年益寿。


凡事有利必有弊,既然是毒必有损害。此毒依赖男性作为调和,所以她必须喝下媚毒与男子交合,方才达到媚毒功效。


袁少风问道:「你现在还有找其他男人吗?」


唐牡丹摇头道:「你也不是不知道,媚毒毕竟是毒,并非任何人都能调和,对方内力必定要有一定修为,方可让妾身使用。但若非浑厚内力压制妾身,此人一旦与交合,必死无疑。近年来妾身频繁找死刑犯和武林恶徒下手,虽他们死有余辜,但仍引起六道门注意,所以妾身暂时放弃了。」


袁少风惊道:「那你的媚毒怎幺办?」若袁少风记得没错,此媚毒有残留效力,倘若唐牡丹不持续使用,便会反噬全身,痛苦不堪。


唐牡丹凄然一笑道:「妾身配出几个药方,暂可缓解痛楚。」


袁少风皱眉道:「但并非稳定吧?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肯定有很多人愿意为了你而死。」


唐牡丹瞥了他一眼道:「你当妾身水性杨花吗?况且,若对方是无辜之人,妾身取其性命还是会内疚的。」她转过身来,整个人伏在他胸膛,微笑道:「幸好还有你在,你身上的内力远高于我,所以不仅没事,还对你自身调息有所帮助。」


袁少风想起戚百生的话,忍不住问道:「对了,我听说唐震天身子一天不如一天,究竟发生了什幺事?莫非是……」


唐牡丹推开了他,瞪他一眼道:「你以为是妾身害他?」


袁少风讶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唐牡丹冷然道:「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在想什幺。不过,这事确实不是我做的,就连我也不知道是谁。」


袁少风失声道:「他果然中毒了?」


唐牡丹摇了摇头道:「这我也不确定,但应该是这样没错。本来我身上残存的媚毒,就让不能碰我了,所以我们很早便分房了。只是我听其他人说,他在青楼也不如意,我便派人稍微调查了一下。他身上确实有怪异迹象,但我也查不出原因,倘若那是毒,肯定是一种我根本没见过的毒。」


袁少风皱眉道:「莫非是五毒教?」


唐牡丹沉吟半晌,若有所思道:「如果是五毒教,那确实有可能,毕竟他们使毒技巧并不输我们唐家,甚至更甚唐家。只是妾身想不透,若是五毒教为何要针对唐震天,他们应该知道就算拿他当人质挟持,唐家也不可能交出长生诀。」


袁少风叹道:「五毒教行事向来诡谲多变,令人捉摸不定。」


唐牡丹瞧了他一眼,肃容道:「我记得你这次前来,也是为了这长生诀。」


袁少风点头道:「据说是朝廷所要,但我只是顺着沈天云的话去做。」


唐牡丹摇头叹道:「这事恕妾身帮不了你,长生诀在我爹身上。」


袁少风微笑道:「我本来也没要你帮我,我此次装死一方面是要提醒你那四人的奸计,一方面是想来看看你。」


唐牡丹抿唇道:「别讨好妾身了,我已不再是当年的少女,没这幺好骗。」


袁少风握起那瓶子,意有所指地轻笑道:「既然唐震天无福消受,要我不身体力行,也好证明我所言非虚呢?」


唐牡丹惊道:「这可不行,这裏毕竟是唐家,妾身不能在这裏和你做这种事。」


袁少风微笑道:「好吧,其实我也是说说罢了。」


唐牡丹狐疑地打量起他,片晌之后,问道:「你已找到人施展鬼蝶大法了?」


袁少风怔了怔,皱眉道:「莫非这就是你刁难柳姑娘的原因?」


唐牡丹冷哼道:「就算不这幺想,妾身也会这幺做,你带了两个貌美如花,倾国之姿的年轻女子来到唐府参加宴会,岂非故意给妾身下马威?」


袁少风耸肩道:「你的醋意何时这幺深了?」


唐牡丹嫣然一笑道:「你现在才知道吗?打从你认识妾身的时候,妾身就是如此,即便嫁为人妇生了女儿,妾身依旧是这样。不过普天之下,也只有你会让妾身这般重视,你应该为此感到荣幸才对。」


袁少风洒然一笑道:「若你因此这样呷我的醋,我倒是很乐意,但可别在我酒裏下毒。」


唐牡丹不以为然道:「下毒又如何,你若这幺容易中毒,早死在五毒教手裏了。」


袁少风望向窗外,叹道:「时候也不早了,该到宴会尾声了吧?你先出去招呼客人,我待在这裏不会乱跑,你儘管放心吧!」


唐牡丹淡然道:「招呼宾客是唐震天的事,我已仁至义尽替他挡下荆柏了,若他连这幺简单的小事都做不好,那他真比下人还不如。」


袁少风瞧他这样恨透唐震天,不禁想起段子雁,忍不住道:「对了,我记得三十年前唐震天曾在太阴山惹了段天涯前辈,这事你有头绪吗?」


唐牡丹幽幽道:「当然有,你是说他想带段子雁私奔一事吧?这事当时闹得沸腾,况且他已是唐家赘婿,妾身又怎幺会不知道。」


袁少风问道:「你认为他真的跟段子雁相爱吗?」


唐牡丹思索片晌,正色道:「这人号称多情种子,易陷入爱河,但也喜新厌旧,妾身认为他应该真的爱上段子雁了。只是他动机委实不纯,因为那时唐家忙于复兴,根本不会去靠近太阴山,他独自上山说要拜访段天涯前辈,这太过奇怪了。」


袁少风问道:「你也怀疑他想偷那混元功吗?」


唐牡丹颔首道:「混元功乃当世奇功,而且着重调息,还能缓解毒素。我猜他是想学此招,好用来对付唐家,以免唐家有朝一日对他下手。」


袁少风惊道:「难道他也怕唐家?」


唐牡丹冷笑道:「世上有两种人会谨慎提防,一种是聪明的人,一种是心虚的人。若他不是作贼心虚,何必担心唐家对他不利?唐家虽擅长用毒,人人畏惧,但也非无的放矢,倘若他行得正,坐得直,唐家何必害他?」


袁少风问道:「你可有证据吗?例如说,他身上有混元功秘笈?」


唐牡丹摇头道:「他当时逃回来之后,不知为何怕得要死,躲在房裏大半个月。妾身也曾调查过此事,倘若他当真有谋财害命的证据,你以为唐家会饶他到现在吗?」


袁少风心中暗叹,看来线索又断了,又要重新找起。他耸了耸肩道:「好吧,我没问题了,你先去歇息吧!」


唐牡丹蹙眉道:「你才刚来不久,就这样忍心让妾身离去?」


袁少风无奈道:「此事非我所愿,但你若待在这裏,我总忍不住想对你使坏。你就像是一罈香醇美酒,打开盖子摆在那裏,香气四溢,却又看得到喝不到,教人心痒难受。」


唐牡丹瞥了他一眼,嗔怪道:「你还真是酒鬼。」旋即,她想起什幺事,低垂螓首,脸上泛起些微红晕,嗫嚅道:「不若这样,我们去乘风楼。」


袁少风问道:「那裏是哪里?」


唐牡丹微笑道:「跟妾身一来便知。」


袁少风虽不明她所指何处,但仍应声点了头。


PS:若你喜欢我的创作,欢迎留言,按讚和收藏。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