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装备和BOSS > 正文

【BL古代穿越】敖谷寨主 第十章 坦承-1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19/12/31 10:14:43

「先生为何人?」


面对姜梦云持续追问,刘洛飞微微偏头,瞥见靠在床头柜旁的如霄以及大衣,凤眸眨了睁开与她对视。


「是何人已不重要。」刘洛飞淡然,试图找回思绪,庞大的记忆量,令人昏头转向,「先生逝世让刘敖飞走火入魔只是起头,异于常人的内力,年幼的身子撑不住,自然走火入魔。」


在场的两人听得疑惑,口吻彷彿在说别人的事情。


「走火入魔能活几时?能撑个二十年没爆体而亡或者猝死,倒是奇蹟。」刘洛飞一边说着,拉开被褥,动动双腿转身落地,也顺势站了起来,随意的整整里衣,拿起外衣就套上,「显然他控制的很好。」


「……刘敖飞,听你口吻,怎如他人之事?」姜梦云紧握手中长杖,警戒刘洛飞做些什幺出格的事情。


「梦云夫人别紧张。」刘洛飞淡笑,拿了如霄繫上腰间,「记得浩领将夺刘敖飞内丹,废武之事?为了预防,刘敖飞是故意的。」


「那你为何仍有内力?」


「可能我——本就不是刘敖飞?」说着,缓步站回床沿,瞧了眼窗户,转身面向姜梦云,一手捂着腹部,「刘靖亲手杀了自己的爹,是事实,而我叫刘洛飞。」


「军寨您胡说什幺呢!」李烁倾惊愕,握紧手中棉布,「怎说不是军寨?那您是……」


「你是借尸还魂!邪魔附体!」姜梦云气急,手腕一转,长杖迅猛而来。


「这幺说就过份了。」刘洛飞抽剑利用剑身阻挡,锵了一声嗡嗡作响,他瞧见一旁惊呆的李烁倾,「离远些。」


李烁倾抖了抖,当即退开,门口刘靖即时出现伸手护住姑娘。


「你究竟是何物!」


刘洛飞目光在三人之间游移,戒备的目光让人感到烦闷,动用内力将长杖震开,「是人!」


姜梦云握稳长杖,再来一击,刘洛飞挥掌毫无留情的拍开,力道之大,使得她握不住鬆手,长杖飞开落地。


此刻刘洛飞身后的窗倏然敞开,一身黑衣的男子睁大明眸,那眸中是惊恐、是困惑。


刘洛飞无奈微笑:「我还想你不打算救我了。」


「快。」窗外传来万麟催促的声音。


「刘兄。」许文卯轻声,伸出手,刘洛飞没有迟疑的握住,接着被拽出窗外。


宛如救赎。


那份安心感瞬间充斥胸口。


许文卯替他披上黑布,随即紧搂腰间,能感受到刘洛飞身体无力。


「……等!」刘靖冲上前,双手攀住窗口,咬牙切齿将没能喊出来的话咽下,眼睁睁看着三道影子迅速而去。


三人翻越高墙,跑进巷子,刘洛飞瞧瞧身后毫无追兵。


「没想到齐国官兵这幺没用?」刘洛飞喘了口气,双手紧攀着许文卯的双肩。


「……是齐若渊助吾等支开官兵,否则哪那幺容易!」万麟咬牙切齿,怒视刘洛飞,「你好样的,自个儿落入圈套还要我们救你!老子头还疼着!」


看来齐若渊早知道自己亲娘不放他走了。


刘洛飞缩了一下脖子,尴尬赔笑,更加把自己塞进许文卯怀中。


「别气别气,咱们赶紧回客居。」萧棠当和事佬。


「两位兄长先回去,小弟与刘兄随后。」本不发一语的许文卯突然开口,也没等回应,双腿发狠一迈,飞离数尺。


刘洛飞惊愕不已,回头看着越来越远的两位故友,「等等等,你慢些——」


莫约半刻,最终在一处停下,毫无人烟,茂密树林,地方隐密,刘洛飞被甩在大石前,正不解同时,许文卯当即逼近,两手左右将人困住。


刘洛飞瞧着神情不善的许文卯,紧张不已,一手紧握腰间髮簪,「你……生气?」


「能不生气吗?」许文卯双手紧握,「当上西谭皇也罢,勾结齐国臣子,策划推翻齐皇,这就是您几年来在做的事?」


「嗯……确实。」


「您可真当小弟无用!兄长们无用!」许文卯怒斥,「为何不曾听您提起?」


「你冷静些,我这不刚记起……」刘洛飞垂眸,咬牙忍不住道:「你明听见我刚才在屋里说的,本来的刘敖飞已经……」


「您就是刘兄!」许文卯打断他,说得坚决,明眸直视着那张在孰悉不过的面容,动手扳着刘洛飞的肩膀,逼迫他与自己对视,像是确认什幺,也知道什幺,「您未死,一直都在。」


刘洛飞下意识回抓肩上的手,不懂许文卯为何如此坚决,凤眸眨了下,难为情的撇开。


「不管您名洛飞或敖飞,您就是刘兄,我所熟知的刘兄。」许文卯说着,追上刘洛飞的视线,更加靠近彼此距离。


「执、执迷不悟!」刘洛飞双眸轻颤盯着许文卯,那双明眸泛着月光,真挚的情,令人脸颊发烫,两人气息近在咫尺,交错混和。


他不知道是谁先吻上去的,贪恋般的依慰,当他见到姜梦云想逃,不知能找谁,可走火入魔之后清醒,摸上腰间髮簪莫名的安心,当时他想见的只有许文卯。


许文卯这次吻得更加激烈,一手捧住了他的脸,修长的手指碰触耳窝,划过耳垂。


「唔--」刘洛飞忍不住颤了颤,敏感得阵阵发麻躁痒,本就随意整理得里衣因扭动而鬆垮,感受许文卯另一手如贪恋,摩娑腹部、腰间、背椎,丝丝麻痒一点点轰炸理智。


腰带鬆脱,髮簪随着云霄一起落在草地上。


刘洛飞心里忍不骂两声自己不争气,早该知道原主不喜过于亲密的互动,全是因为敏感!


下一秒,沉溺。


「刘兄的脸真红。」许文卯呢喃,好不容易分开,两人气喘呼呼,身子紧贴感受炙热,不知何时探进衣服里的双手顺势向下停在结实的股瓣上,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


「嘶--」刘洛飞酥麻的抽了口气,立刻反抓着他手臂,稳住发软的双腿,吞嚥口水,「我、我觉得现在不是时候。」


他还没做好屁股被捅的心里准备……


许文卯危险的眯眯眼,依依不捨的收手站好身,细细整理宁乱的里衣,缓慢的收拾情慾,视线紧盯着被覆盖起的腰间,衣领整齐覆上泛红的颈脖,落在地的腰带重新繫上,髮簪再次紧紧插回腰间。


「推翻之事,您也会参与其中?」许文卯捡起如霄握在手里。


「会,虽说不是现在,也得尽快。」刘洛飞道,伸手握住如霄剑柄,发觉许文卯不打算放手,「太多人知道这件事,而你既然作为西潭顶替皇爷,就照计画回西潭。」


「不能伴您左右?」许文卯有些着急,「难道小弟也只是策画之内?」


「不,本就是等一切结束,带你回西潭。」


没想到武功被废、内丹尽失的原主,没能闪过致命的一剑,而他顶替了原主,记忆没能同时契合,也因他的擅自主张,导致萧棠被捉;但就算他没擅自主张,万麟的到来也有风险,瞧瞧,连罗城都在齐国。


除了作为内奸的邵庭之外,连西潭暗卫也来寻他蹤迹,不只他擅自主张,连同这些重视原主的人们通通聚集至此。


不约而同,是该有个了断。


「有些事情,不会按照计画,先救出邵庭,尽快摆平这些事。」刘洛飞说着,另一手覆盖上许文卯的,温柔揉捏,「西潭虽热,倒是和平。」


许文卯放开如霄,转而握住他的手腕,不轻不重,「若在北国等不着您的消息,我不会去西潭。」


「我会安然而归,无需担忧。」刘洛飞微笑,想给予安心,儘管只是徒劳之举,他仍装作没看见许文卯眼里的担忧,跩开手率先迈步,「走吧。」


待续-ლ(◉◞౪◟◉ )ლ


指教来留言ლ(◉◞౪◟◉ )ლ


欢迎互动ლ(◉◞౪◟◉ )ლ


哇哈哈哈哈,我终于生出来了ლ(◉◞౪◟◉ )ლ


脑细胞疯狂蠕动ლ(◉◞౪◟◉ )ლ


更新其他地方后,来睡觉了ლ(◉◞౪◟◉ )ლ


这几天重感冒,连两晚发烧,今天终于不烧了ლ(◉◞౪◟◉ )ლ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