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装备和BOSS > 正文

都市轻科幻 《逆演化》16.原来他们是这样死的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19/12/31 20:12:12

     

        我很笨吗?


       如果先前还抱有疑问的话,至少我现在确认了,自己好像真的不太聪明。


       明明知道马尾女孩可能别有居心,也从老人的行动中感觉到不自然之处,怎幺偏偏就是没有办法将这两者连结到一块呢?


       「……我没有要对你怎样的意思,只是想要和你说明一些事情而已。」


       女孩面露凶光,就好像我之前对她做了什幺坏事一样。


       「这要等你说完才能决定,」她举起刀尖,直直对准我,「可以开始说了。」


       「不能先自我介绍吗?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我试着表现出温和的态度,传给她的讯息内就已经提到许多我的个人资讯,我应该已经很有诚意了才对。


       「……我不打算让你知道。」女孩的立场很明确,她根本不打算与我亲近。


       「我不知道你对我有什幺误解,就像我在讯息里面讲的,我的异常只是能够把同类找出来而已。找到之后,我会把你带去见一个人,他会跟你更详细的解释这一切……,包括你的异常,和消除的方法。」


       最初的惊吓已经过去,我逐渐放下双手,取而代之的是心底逐步升高的愠怒情绪。


       ──就不能好好听人说话吗?


       「我怎幺知道你不是在骗我?」女孩持刀的手非常稳定,小刀是不鏽钢的铁灰色,刀刃部分约略一颗拳头长,刀背上有锯齿状设计。


       「我有准备证据,但是你们这样子我很难动作。」我敞开牛仔外套让她看见里头没有藏任何东西,「何不先把刀放下来?」


       「很难不代表没办法,」她的神情不见动摇之色,「拿出来就是了。」


       我向后瞥了一眼,老人正在距离我三步远的地方,将切肉刀抱在胸前,一脸戒慎恐惧。


       「我现在要把背包里的皮夹拿出来,可以吗?」


       「把它丢过来,我自己拿。」


       「那里面有我的相机,可以的话我不想把它也弄坏……不如你自己过来拿吧?」我将相机包轻轻置于地上,语气开始带着些许侵略性。


       少瞧不起人了,你以为拿把刀就能为所欲为?


       尖锐的异物感贴上我后背,老人厚重的吐息打在我后颈上头。「不准动……不、不要动喔。」他语气中的颤抖使他听起来完全没有说服力。


       女孩和老人交流了眼神之后,举着刀缓缓向我走来。她先是用脚将相机包勾到离自己较近的地方,才弯腰将它拾起。


       「皮夹在前面的拉鍊夹层里,右边的,」我指示着她将皮夹取出来,「翻开左边的夹层,有一张白色名片……对,就是那个。」


       皮夹被丢回我脚边,马尾女孩将那张V.C.D名片前后端详一遍过后,抬头继续瞪视着我。


       「这会打给谁?」


       「那个会和你说明所有事情的人。」


       「为什幺我要打?」她瞇起双眼,语气里充满怀疑。

       

       「你也可以不打,反正你不相信我说的话不是吗?」我逐步提高音量,「如果不打算相信的话就走啊?像上次一样跑走啊?还是怎样,上次用脚架打我这次就要用刀捅我才开心是不是?」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幺在这种情况下会脱口而出这种话,只是从身后孱弱且不带一丝威胁气


       息的老人来判断,眼前的女孩应该也只是在逞强而已。


       肢体动作可以伪装,但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叫嚣时分泌出的肾上腺素让我呼吸急促,感觉到自己的心搏敲击着耳膜。老人似乎被我给吓着了,刀尖抵在我背上的压力加重许多,我几乎可以感受到他的手颤抖得有多厉害。要嘛就相信我,不要就拉倒别浪费时间──我已经把自己的想法给传达出去,接下来就等着看她会做何反应。


       女孩嚥下口水,终于将对准我的刀尖放了下来。她从裤子口袋里抽出手机──那是一只按键式翻盖手机。


       这个时代谁还在用按键式手机?老人就算了,但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生?


       「……在我打过去之前,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她翻开手机,指头飞快地输入名片上的电话号码,期间眼神没有从我的脸上移开过。


       「我尽量。」我没好气的回答。


       「六年前,你有认识的人失蹤了吗?」


       如同爆炸的火光与音波先后抵达一般,她的问题在我脑海里勾出答案,一阵颤慄才接着窜过我的脑袋。


       「……为什幺要问?」我的声音低沉到有些兇恶的程度,女孩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


       「有还是没有……回答我。」她将刀子重新举起,向前跨了一大步,刀尖与我的脖子瞬间只剩下一颗拳头的距离。


       「有,」我望进她的瞳孔,「为什幺要问?」


       不安、不解与从中派生的愤怒让我不在乎自己是处于被持刀威胁的状态,我现在只想听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女孩沉默地与我对峙,她瞪大双眼,似乎想在我脸上找寻什幺蛛丝马迹。几秒钟后,彷彿刚才的剑拔弩张只是装出来的那样,她「啧」的一声别过头,刀子飕地划破空气被甩回腰际。


       「……看来你什幺都不知道。」


       女孩洩了气似的垂下肩膀,将刀刃摺叠收回刀柄内,转身就往巷口走去。


       「爷爷,走了。」


       老人也将刀子收回外套内,小心翼翼的侧身挤过我与墙壁之间。往巷口走时还回头充满歉疚的看了我一眼。


       ──喂。


       你们怎幺走了?


       我们话还没说完吧?


       给我等一下啊。


       为什幺你要这样?表现得一副只有自己知道所有事情,只有自己在苦痛中挣扎的模样?明明连我要说什幺都不想听,只因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就顾自离开?


       给我等一下啊。


       眼前的两人向左转出防火巷,单方面拉扯着我用异常建构起的联繫。贯通体内的空虚感涌现,疑问在我心中不断扩大;难道我遗漏了什幺重要的细节吗?六年前的失蹤人口与现在究竟有何关联?说到底她一开始对就我抱有敌意的原因究竟是什幺?我需要理由,我需要答案,我需要──


       「你给我……回来啊!」


       我朝着巷口大步走去,打算不顾一切把他们给拦下来,如果他们跑了就追,如果他们打算再次诉诸暴力……我会尽量不让自己被捅死。


       然而,响亮的惨叫声阻断了我怒火中烧的思绪。


       在巷口迎接我的,是一幅我迫切需要,同时也让我不寒而慄的画面。


       女孩跌坐在地上,像是过度惊吓那般张嘴抽噎着;她的爷爷在她身旁,站的直挺挺地,面无表情地,用空洞的眼神看着我。


       巷道的左右两侧被居民挤得水洩不通,完全堵塞住了出路。不论年龄,不分高矮,也不管此刻身上穿的是不是能够抵御寒风的衣物,就像他们同时约好了从民房内走出来排排站好一般。


       站的直挺挺地,面无表情地,用空洞的眼神看着我。


       女孩意识到我来到了她的身后,努力撑起腰桿,双手抱在胸前,指头深深掐进上臂。先前对我展现出的傲气已经蕩然无存,她努力咬紧牙关,却遮掩不住脸上全然的恐惧。我的心头一紧,毕竟生气也只是一时的,我没有想到情况会变成这样。


       现在我有几个选项可以走。一是装傻到底,说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幺发生的;二是对她坦承这个现象应该是因我而起,但我不知道该如何控制;三,利用这个情况,黑脸扮到底,取得自己想要的资讯。


       看着她血色尽失的憔悴脸庞,我几乎是一想到就把选项三给删去了。


       现在该说什幺才能表达出我没有要加害于她的意图呢?


       「嘿……我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我再度摊开双手,「我可以解释这个……状况。」


       我的声音似乎激起女孩的另一层反应,她大口深呼吸,同时试图站起,肩头在吐气时止不住地颤抖;她手伸进皮夹克的口袋,重新将摺叠小刀给掏出来。


       女孩死命瞪着我,我从她身上嗅到一丝疯狂的气味。


       「等一下,你先冷静听我说──」我连忙后退,她的眼神很危险……那是被逼到绝境的人要拚死一搏时才会出现的眼神。


       刀刃弹出,女孩压低身子朝我冲过来。


       「干!」我在她出手突刺的瞬间往旁闪避,因过度惊吓而重心不稳跌坐在地;我伸出的脚恰巧绊到止不住冲势的女孩,使她向前扑倒,刀具敲击地面的声响刺耳地挑动我的神经──我听见她低沉的呻吟。


       她的右手在刺中地面时,因折叠刀没有护手而顺势下滑,反倒割伤了自己的手掌。我拼命将小腿从她的身体下方抽出,用手脚撑着地面向后退,她则摇晃着起身,屈膝向前踉跄几步,反手持刀再次朝我扑过来。


       鲜血自她的掌心飞溅而出,随着她移动洒出一条怵目惊心的轨迹,我只能紧盯着刀尖,拼命不去想自己被刺中的画面。


       为什幺不惜做到这种程度?在你的眼中我究竟是什幺样的威胁?


       你到底经历过什幺?


       我侧身翻滚,闪过她利用全身重量往腹部刺来的一击。金属与地面的碰撞声再度响起,这次我还听见刀刃割裂湿润物体的声音。


       女孩短促而痛苦的尖叫出来,不过是短暂接触到地面,她的血已经渗入水泥的孔隙,溢出、扩散着,反射出将人推向理智边缘的腥红光泽。


       「你受伤了!不要再动了!」我只能惊恐的叫喊,看着她用另一只手接过摺叠刀,鲜血不停自指尖滴落。我已经背靠在人墙的边上,无处可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孩发出凄厉的怒嚎,脚步失衡地朝我冲撞过来。


       我感觉到一只手抓上肩膀,以巨大的力量将我向后拖。


       无数躯体从我的身后向前飞──不,是我在向后飞,我被一只又一只手接力搭上肩膀向后推,在眨眼的瞬间就穿越人墙。我吃惊的坐在地上,看着刚才穿越人墙所形成的通道正在密合;女孩身陷其中,伸长的手臂被数只手从各个方位紧紧攫住,动弹不得。


       人群不再面对着我,转而将视线投向女孩。她挣扎着要抽身,但纤弱的身躯根本无法抵抗,惧色逐渐爬回她的脸庞,人墙开始收缩汇聚,将她淹没于我的视野中。


       整个街区一片阒静,唯有女孩的怒吼与喘息声从堆叠的躯体之间传来。


       然后,我听见啜泣声。


       「……等等,停下来……」我起身朝人墙扑过去,随便抓住两个人开始死命向外拉,人墙却文风不动。


       肉体相互挤压的声音将我的心脏哽上喉头,女孩哭号的间隙夹杂着悲鸣与含混不清的字句,很快就越发孱弱,几乎要被淹没。我助跑直接跳上人群,跪踩着人头与肩头来到中央,然后用浑身的重量跌进包围着女孩的人墙间隙。


       他们在折磨她。


       无数只手爬满女孩身上可以抓握的部位,往不同的施力方向拉扯。她的四肢被扭转成痛苦的角度,汇聚成细流的血液自她的右手掌顺着手臂蜿蜒,沾黏在上头的每只手上。


       不只是四肢,女孩的手指、头髮、耳垂甚至是嘴唇都在被撕扯着,之所以不再发出声音,是因为她的舌头也被抓住了。女孩的衣物被撕扯得凌乱不堪,几乎无法遮蔽躯体,几只手在她白皙的肌肤上游走着,用指甲拖出一道道渗血的污痕。


       「住手……叫你们住手啊!」我立刻试图拉开身边的人,但结果和方才一样是徒劳。这情况毫无疑问是因我而起,却不再受我的控制,人群的视线完全集中在女孩身上,力气又都奇大无比,论我怎幺叫唤都无法吸引他们的注意。


       女孩看着我,眼里布满对于死亡的恐惧。


       然而,即便被如此对待,她的右手仍然紧紧抓着折叠刀,左右微微晃动着,像是不放弃要靠自己的力量杀出一条血路似的。


       ……我已经叫你们住手了!


       第一拳,我打在抓着她舌头的中年妇女脸上。


       第二拳,扯着她头髮的光头老人。


       接着是一脚,手指挖进她背部皮肉下方的国小男童。


       「给我──放手──」指节上的皮肤很快就破裂出血,温热与麻痛逐渐让我的拳头失去知觉,我却还感觉得到骨头在传递震动。许久不曾剧烈运动的肌肉遭受撕裂般的痛楚;脚底、胫骨、膝盖,在手臂的肌肉达到极限后,我开始用脚,像破坏盘根错节的枝干一样攻击那些手臂。到了最后,我几乎只是发了狂似的把自己往任何手还抓着女孩的人丢过去。


       随着我不断地拳打脚踢,人墙内的空间逐渐扩大,空洞的视线开始汇聚回我身上。女孩不再遭受攻击,却也失去了支撑,整个人倒在地上蜷缩成胎儿姿势;泪水浸湿脸庞,血痕遍布全身。


       人群包围着我们,彷彿刚才什幺都不曾发生一样,直直朝我看来。


       我把身上的外套披到女孩身上,双手颤抖着几乎无法拿稳。她没有失去意识,而是用黯淡的眼神凝视着我,嘴里嗫嚅着片段字句。我在她身边跪下,俯身凑上去听。


       「……原来……我爸妈……是这样死的……。」


       冰冷的异物感扎入我的左大腿,烈火烧灼般的疼痛很快就点燃所有分布在那里的神经。女孩的手还在使劲,我看着铁灰色刀刃完全没入皮肉之下,感觉到她滚烫的肌肤贴上伤口。我缓缓抬起因疼痛与疲惫而颤抖的双手,包覆住她被染成鲜红色的娇小拳头。


       好了,这样就行了。


       人墙崩解散去,住户纷纷回到自家公寓裏头。不远处,女孩的爷爷似乎回过神来了,只见他发出一声惨叫,拖着步伐拼命朝这里奔来。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伤口随着血液流出造成阵阵痛楚,我不自觉握紧了女孩的手。


       「李毓妍……我叫李毓妍。」她複述一遍自己的名字后,悄悄阖上双眼。


         (待续)

        →镜文学签约作品《逆演化》连结←

下一篇:没有资料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