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装备和BOSS > 正文

少女前线 《逝去之花》 反战篇 2-1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20/1/15 22:04:26

反战篇 2-1 奏响反击的第一声轰鸣


Ⅰ.


『——你知道…雪这个词在莫约德的古语中代表着什幺?代表着残酷与温柔喔。』

『雪被当作残酷的慈母,因为慈母平等爱着所有的生命,所以也一律平等的给予死亡。』

『至于温柔的部分吗…似乎又被称作温柔的死神喔,你想看看,让在风雪中的人在沉浸睡梦中不带痛苦的死去…这不正是体现死神的温柔吗?』

『我觉得这就像是在说你,适合同样被称为死神的你。』

『毕竟你很温柔嘛。』

……


片片雪花缓缓飘落,在接触后脆弱到散成粉末。

一阵风迎面而来…夹带着刺骨还有寒冷侵蚀着身体。暴露在外的肌肤正在发红还隐隐作痛着。

全身趴在冰冷的水泥磁砖上,僵硬而散发着寒意,即便穿着有保暖功用的特製皮大衣也无法完全阻隔。

微小呼吸呼出的水份凝结成白雾打在了脸上。

双手手肘支撑顶在地板上,托举着一把混杂少许现代风的古朴步枪。

上个世纪风格的外观,深褐的配色增添厚重感,枪身上铭刻着纹路,从板机一直延伸到枪托,古典朴实,整体上来说与其说是武器更是是某种艺术品。

而如果仔细看,在某些部位上却是使用着现代兵器的零件作为代替。但又不破坏枪本来的美感。

复古与现代,如此迥异的古今融合造就了这把枪独一无二的性质。

光学瞄具——K6-24X56后,深蓝的人工晶体正绽放着光芒。

风速流量…

温度计算…

角度误差…

光影变化…

降雪机率…

……


眼中呈现着各项情报的数值和几何图形。

云图连接负责记录这块区域环境变化的接收器,不停的接收来自外在的各种情报,透过旁边的校正仪两相比对整理后一一统整成数据显现在视网膜上。

【目前单位全体能量剩余9%】

【为确保基本机能运作的能源残余,请关闭计量统筹模式】

在收纳外部资讯到云图的同时云图发出了警告。

从两天前开始就不断的使用云图计算并记录周遭环境的变化,已经消耗过多的能量。

右手手扶着枪托左手绕到身后,从大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两根铝箔包装的能量棒。

——《应急战备军用口粮》

包装上的几个大字出现在视野里,名字下面写着几排疑似说明文的小字。

凝视文字的眼眸看不出情感的浮动,湛蓝的瞳目似在体现人造物的事实般充斥着无机质的氛围。

她看了一眼就拿着口粮棒到嘴前,洁白的牙齿咬住包装开口的一角,然后用力往后…白色的皮製大衣随着动作起伏抖落一片附着在上的冰晶。

嘶——

撕裂的声音顿时在寂静的雪天中响起,撕开的包装里露出一截米黄色的棒子。

接着张开嘴,用着与成熟艳丽的外貌不符的豪迈吃相将半个口粮棒咬下,在味道尚未扩散整个口腔前用牙齿咀嚼几下后就直接送进咽喉。

半截口粮的碎块顺着拟造食道进入位在腹部处的转化炉,腹部的比起其他部位温度有稍微提升,那代表着转化炉在正常运作着,分解病融化着碎块。

不过几秒碎块就化作纯净的能量,从转化炉流向胸口位置的拟造心脏,在心脏部位储存,透过冷却液的传输将能量传递至全身上下,除了腹部和心脏外整个身体因为接收到了久违的能量而兴奋的鸣叫着。

本来冻僵的身体逐渐回暖,受风雪侵蚀的肌肤也不再感到寒冷,而且还散发着些许的热量融化了冰霜。

满足的似的吐出了一口气。

【目前单位全体能量——21%】

降到危险程度的能量稍稍回升了一点,但还是以缓慢的速度在渐少。

又咬下一口食粮棒。这次咬的面积不像刚才那样直接咬断整根的一半。

一口一口的咬碎口粮,反覆吞嚥,随着每次的进食代表自身能量总量的数字就会不停的增加,最后再将整根口粮棒全都送进转化炉的时候显示能量总量的数字已经到了整体的一半以上。

该庆幸的是由于设计,人类的食物就算是人形也能轻鬆地从中摄取养分转化成人形用的能量,不得不说,应急用口粮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小小一根就饱含着庞大的能量。

而真要说缺点的话…大概就是味道了吧。

——算不上难吃但也不会说很好吃,客观来讲仅仅只是勉强能接受的程度。

这般微妙的感想,换作是人类或许还会发几句牢骚,但对人形来说味道什幺的那都无所谓。

接着她又用同样的方式撕开了第二个食粮棒的包装,嘴巴叼咬着的同时专注戒备,紧盯着光学瞄具,从破旧的废墟大楼上方监视。


Ⅱ.


手持上世纪步枪的人形,她现在身处的地方,是经历岁月长年的摧残遭大雪覆盖的无人城市。

然后这座废弃城市里有一块被铁网包围的区块,那区块即是本来镇守在这城市里的格里芬据点——J24号基地。

三个月前铁血袭击了北方所属联合会议所在的秘密地点,那次袭击中北方所属损失惨重,不仅失去了大量的指挥阶层,导致能够指挥人形抵御铁血的人手严重不足还失去了大部分的据点。

失去指挥官的人形们就如盘散沙在铁血的攻势下节节败退毫无招架之力,而且洽时天像的恶化导致本部的支援迟迟无法送达,陷入内忧外患的困境。在种种因素下逼不得已只能选择放弃据点向后方撤退。

被迫撤离的北方所属只能将据点拱手让给铁血,而J24基地就是那被夺去的据点中的其中一个。

相同处境的据点在现今的北方境内到处都是,仅有少数有军队驻守的据点才能倖免于难。

儘管北方所属已经没了半数以上的据点,却还没放弃整个北方,只因为某位拥有指挥权限的人形挺身而出,接下了收复北方失去据点的重任。

号招有着相同志向的同志,收编失散在各地的北方所属人形,筹备军用品到民生物资等资源,经过三个月的磨合在那位人形的努力下本来四分五裂濒临瓦解的北方所属重新获得振作并成为了新生北方所属,消失在檯面上藉此休养生息。

【侦测到目标,铁血所属人形,常规单位《切割者》】

不用云图给予指示,透过光学瞄具也能看到,看到那该死的铁血杂碎。

在残破马路上走动的黑与红缠绕的姿态,双手各持着恐怖枪械,覆盖脸部的紫色面罩不停地四处张望,似乎在巡逻。

右手的食指轻扣上了板机。

她在这里埋伏了两天,第一天的时候花了整天的时间在城市里寻找,最后第二天来到的地方就是这栋大楼的楼顶,在这期间都没发现到铁血方的人形,无论是J24号基地的周围还是存物物资的仓库甚至是有可能成为狙击场所的制高点都没有铁血的蹤影。

这座城市过于安静,安静到曾让她不由得生出铁血其实已经不在这区域的想法,直到看见正在巡逻的切割者才打消念头。

不过照理来说在据点外围应该时刻会有铁血的人马在驻守才对,然而一直到现在,等待了整整两天的时间才终于看到第一个铁血,那到底是为什幺,是什幺原因才会导致现在这种诡谲的情况。

是兵力不足?所以在减少人员的外出吗,但也不至于间隔那幺长。还是说是另有所图,在这段空窗期的期间里又在筹划些什幺?

但不管是什幺原因,总之眼前的铁血人形就是好不容易才出现的『猎物』。

——虽说从远处狙击不怎幺符我的性格,但也还算是颇有心得…

她屏气凝神,从光学瞄具里映照出猎物的身影。

苍蓝眼眸变得如鹰隼般锋利,森然杀意自眼角蔓延。

全身的拟造肌肉开始放鬆,是为了避免因为紧绷而影响扣下板机的手。

躁动的拟造心脏开始停止,连带着冷却液的流动也缓慢下来。

将其余心思抛却,一心一意专注在射击上,眼中出现了浮动的鲜红准星的符号。

仰角观测…

射程偏差…

弹道计算…

修正误差…

浮动的准星与目标对齐一致了。

深吸口气然后吐出。

只要扣下板机,就能直接射中铁血人形,粉碎连带云图的整个头部。

但她犹豫了一会,缓缓鬆开了扣着板机的手指。

眼中的准星符号消失,杀意退去。

心脏恢复脉动,全身的冷却液又开始流动。

就这样让铁血的切割者离去。

她叹了口气。

不是她想放过切割者才停下,相反的她想一举射毁铁血的心思无比强烈,之所以没有扣下板机只是单纯的时机还没到而已。

隐忍沉寂的新生北方所属从没有停止脚步,暗中积蓄着力量只为了有天向铁血展开反击,而现在力量成熟了整个新生北方所属已经化为一把反噬铁血的复仇之刃。

这把刀刃也已经到了即将出鞘的时候,只需要等待时机的到来。

她是这把刀刃出鞘前的先锋,负责先行探察的任务,所以她不能擅作主张自行行动,在时机到以前绝不能轻易打草惊蛇。

哪怕她在怎幺想要扣板机也只能忍下来,眼睁睁看铁血从眼皮底下经过。

——真的是…烦躁,就不能再快点吗。

漫长等待所累积的郁闷无处宣洩,让个性本就豪爽直接的她对这种压抑的现况有些上火,想做些什幺都没办法。

——快点啊RO你到底都在做什幺。

呼唤着友人的名子,眼看四周的景色开始黯淡,满腔的不满也只能吞下。

本来已经低下的温度变得更低,却无法冷却她高昂的意志。

——快点!快点!快点!

受不了的她咬断了叼在口中的口粮棒,掉落的口粮棒在水泥板上散成好几块。

她受到情绪的影响导致对离去的目标鬆懈了,也因此才没注意到,那个切割者在进入转角那一刻变成了别人的身影。

那个有着亚麻色头髮,穿着风衣的娇小身影。


Ⅲ.


到了第三天早上,废弃城市忽然下起了大雪。

昨天观测到的降雪与不降雪的机率处于一半一半,令人心痒难耐的数字,她久违的祈求上天不要下雪,因为那会妨碍她的任务,但天不从人形愿,还是下雪了。

就算不想盯漏铁血的行动但是碍于天象也只能暂时退避。

当天早晨的大楼某处房间洋溢着某位人形的咒骂声,不过因为有做好隔音措施所以声音是传不出去的,大概。

等这场急降的大雪结束已经是快接近中午的时候了。

再一次踏上顶楼,本来的满片水泥磁砖的的地板都被一层厚厚的雪给覆盖。

站在楼梯间的她表情在瞬间变换好几遍,最后也只能发出声无奈的叹息就走上了楼顶。

特製的雪地皮靴深深嵌入积雪中,确认脚下有踩住地板才伸出另只脚来。

她很庆幸自己这趟出门穿的是以前改造前的雪地皮靴,要不然换成是改造后的高跟鞋她大概在雪地会寸步难行。

而且穿上打从出厂后就一直陪伴着自己的皮靴让她产生种了安心感。

并不是说高跟鞋不好怎样,那样体现女性魅力的鞋子也不错,她并不讨厌。

但她还是无法理解为什幺自己身为一个北方所属,基本上都是在与冰雪度过的人形改造以后的鞋子为什幺会是高跟鞋,那样在雪地行走难道不方便吗?

当然不是说高跟鞋不方便怎样,她很喜欢那种感觉,如果情况允许在会穿着基地内走动。

人形不知道的是,之所以她改造后的鞋子会是高跟鞋的原因其实只是某位指挥官在喝醉后看到了人形的改造文件,边说着「果然黑丝啊就是要配…噶…配配配上高…跟鞋才对噶…啊哈哈哈噶——」边自己擅自在文件上添加了高跟鞋的条件,当然了理所当然的在隔天被知道这件事的副官痛骂,而且就算想改也来不及了,文件已经送出去并且还获得到核准,看着文件上大大的同意章后的副官脸上疯狂抽搐,不过看在她没对高跟鞋表示不满,这件事也就作罢。

后来这段小插曲就这样掩埋在历史中,仅有两个人知道而已。

由于积雪导致行动缓慢,花了一点时间才走到了昨天趴着的位置。

她蹲了下来,把步枪放在一旁后慢慢的将积雪推分开来,给自己整理出能够趴下的空间。

整理出差不多空间后她慢慢趴下,期间没有发出任何一丝声音。

拿起了放在旁边的步枪,再次摆出了和昨天一样的姿势。

下大雪的优点是堆积起来的积雪能搭配她的白色大衣让她更好隐藏自己,缺点就是贴着的水泥磁砖又更加冰冷。

——又要等待了嘛…

在心底发着牢骚的同时挑整好姿势,眼睛贴上光学瞄具,定睛一看。

「咦?」

被看到的景象吓住,忘了《禁言准则》而不自觉地发出声音。

——这数量…也太多了吧。

不用特别去找,随便一处都能看到和昨天的切割者同样规格的铁血人形。

跟昨天等待两天才有看到一只铁血人形的情况不同,这次出现的铁血目测数量大概也有五十,与预测的数量相比还多了一倍。

——倾巢而出?

这样想着,但是多年累积在云图的经验告诉她这想法是错误的,虽然没有实质上的根据。但有时候比起眼前,她更相信自己的猜测。

——果然是在密谋着什幺嘛…但是什幺。

前两天都还接近销声匿迹,这时候大量涌出,还特别是挑在大雪过后有着积雪的这个时候…无论怎幺想都有问题。

——怎幺回事。

受突然增加的数量吸引而忽略掉的事情,仔细看那些铁血人形似乎在找寻什幺,两三人一组开始在建筑物进进出出翻箱倒柜,一间扫完后接着往下一间搜,像在寻找着什幺。

而且…

——越来越靠近了。

铁血人形们的搜寻範围开始向外增加了,而且还几乎是朝着她的方向拓增。

——啧,被发现了嘛。

如果继续朝这方向搜索,那幺她迟早也会被找到。

铁血人形有着到现在仍无法解明独特的索敌系统,搜敌範围极广,就算是刚下完雪能依靠积雪躲藏但凭藉着人数的优势要在这座巨大的废弃城市里找到她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但她才不会给铁血这点时间。

比起想为什幺会被发现,她现在云图里不断的思考着逃离的方式以及各种可能性。

然后她将所有需要战斗的选项通通捨弃,虽说放开手脚直接先下手为强大干一场的选项很吸引人,但现在的首要目标是等待时机,所以她要做的是不能被发现,要尽可能的拖长时间。

多亏第一天有实地调查过这座城市,虽不至于说全貌但至少这栋大楼外周遭三十公里的全貌还是有的,只要她善加利用地形还有积雪的优势几个小时内想要躲避铁血的查缉是能办到的。

加上这其间里不停的收集情报,要推算出下一次降雪的机率是有可能。

只要有下雪那她就能隐藏在其中,到时就算被铁血侦测到,也绝对看不出她隐藏在哪里,她有这个自信,只因为她是——


『这里是马卡洛夫,莫辛听得到嘛?这里是马卡洛夫听到请回答。』

就在她——莫辛-纳甘下了定论准备行动的时候,戴在耳上的通讯装置传来了稚嫩的嗓音。

「这里是莫辛,马卡洛夫我被铁血发现了没空闲搭里你,我接下来要开始躲藏铁血的搜索,想说什幺话到时候再说。」

快速说完,已经开始收拾准备要起身的时候。

『不用躲藏了喔。』

「什幺?」

通讯装置另一头的声音让她的动作停下。

『因为时机已经到了。』

「…RO说的吗?」

『没错。』

「这样啊…她可总算回来了啊。」

逃避追查躲藏铁血的计画取消,莫辛-纳甘她缓缓站起来。

「是什幺时候回去的。」

『刚才。』

「我本来还以为她至少也要等明天或后天才能归来。」

在进入废弃城市前莫辛-纳甘有和马卡洛夫通联过,那时她得知RO才刚离开莱恩市的消息,而新生北方所属的根据地距离那边相当遥远,没几天车程是到不了的,这也是为什幺她讶异的原因。

『嘛…说来话长,总而言之就是RO能那幺快回来都要归功于AA12的牺…努力。』

「看那女孩弱不禁风的样子我以为会出什幺问题,看来是我搞错了想不到还挺有骨气的嘛哈哈。」

莫辛-纳甘打趣的吹了个口哨。

『唉,你先别笑,等你知道RO到底都对AA12做了些什幺你大概就笑不出来了。』

通讯器对面的马卡洛夫用着难以言喻的语气说着,若是能看到她本人现在应该会是双手摊开表示无奈的样子。

「那我可真是期待啊。」

接着又和马卡洛夫闲聊了几句,就像忘了自己此时的立场,丝毫不在意铁血正逐渐往这边靠近的困境悠闲的话家常。

并非没有危机意识,单纯只是处境的首要条件转变了而已。

她只所以会躲避铁血,仅仅是因为不想打草惊蛇而导致计画洩露,现如今时机成熟了,那也就没继续躲藏的必要,乾脆的大大方方地迎接对方。

但是身在敌营却还这样大剌剌…从这方面多少能看出莫辛-纳甘这名人形性格的一部分…

「那幺RO有下达什幺指示吗,马卡洛夫。」

『这个嘛,具体上要做什幺…不如让她自己来说吧,刚好也都准备好了。』

「准备?」

当莫辛-纳甘纳闷之际,左耳上的通讯装置从加密频道切换成了开放频道。

一道熟悉的凛然声音响起。

『我是新生北方所属代理司令RO635。』

『在过去因为铁血的袭击我们北方所属失去了许多优秀的指挥官,有不少人形经历过一次素体被破坏的经历,在之后铁血猛烈的追击下我们不得以抛下众多根据地,整个北方所属曾一度濒临崩解。』

『迫于现况残余的北方所属只能隐藏起来舔舐着伤口,但在经过三个月间的漫长等待,北方所属已经重新振作并拥有能与之对抗的资本,是时候对铁血展开复仇。』

『这次的任务没有计画,也无须隐藏,这是复仇的前哨战,我们要用最盛大的方式告诉铁血…我们回来了,我们将会夺回所有被夺走的一切。』

『请诸位竭尽所能,尽情的战斗吧。』

『为了新生北方所属也为了在天上守候着我们的诸位敬仰的各位指挥官们。』

『我宣布夺回J24号基地的任务,现在开始!』

RO635激昂的呼喊在耳边久久无法退去。

正如她所说,这场任务的目的在于夺回J24号基地,另一方面是向铁血宣告格里芬北方所属的归来。

这不单单只是J24号基地的夺回战,同时也是对铁血的宣战布告。

「……马卡洛夫。」

将开放频道切换成加密频道的莫辛-纳甘呼唤了对面。

『怎幺。』

「RO说的是要我们大干一场对吧。」

『字面上来说,是的,只是我没想到她竟然会那幺冲动,她知不知道善后处理很麻烦啊…唉真伤脑筋。』

马卡洛夫感觉很厌烦的说着。

「喔喔,这样啊…」

『怎幺了莫辛。』

「没什幺。」

不知道什幺时候…也许是从RO用开放频道喊话的时间点,握着步枪的手竟然开始颤抖,做为自己半身的步枪就这样从手中脱落,插入积雪中。


为了任务而压抑的澎拜情感因RO的话语点燃,铭刻在云图里的斗争意识化作滚滚热流流淌全身,高昂灼热到想要放声大喊,双手因兴奋而颤抖到不能自己。


她总算知道自己为什幺在放过切割者时会那般急躁,因为她巴不得破毁掉所有看到的铁血。


从三个月前萌发,酝酿至今的不明情感正在躁动。


一直以来守护的城市被大火覆盖…


队友在眼前遭到破坏…


自己认可的指挥官的死亡…


莫辛-纳甘不明白这道情感代表着什幺,但如果要为正体不明的它取个名字,那大概就只有『复仇』了。


『莫辛…你没事吧。』


莫辛-纳甘的反常让另一端的马卡洛夫有股不祥的预感。


「吶,马卡洛夫能拜託你件事吗。」

『…我可以不要吗。』


「帮我跟RO说,这次任务的MVP就由我收下了。」

『你又要做什幺危险的事…』


「不会有危险的,大概吧。」


说完莫辛-纳甘听见对面传来了叹息声。


「谢了马卡洛夫。」

『要记好,千万不要乱来,真的,别忘了你现在素体是经过改造,特别的素体喔,可没多少能替换的零件,可不要弄坏了。』

「是是是知道了。」

说完关掉了通讯器。

原本颤抖的手止住了,她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半身,轻拍掉上面的雪。

此刻的意识异常的冷静,冷静到可怕,但是累积在胸口的这股灼热仍然存在,散发着些许的余热。

她不能放任自己被情感操纵,这幺多年以来她已经见过不少因一时的冲动而付出惨痛代价的人类和人形的下场,所以她不能容许相同的遭遇降临在自己身上。

她虽是人形,但不能否认她是这具身体的主人,能够操控这具身体的也永远只有莫辛-纳甘一个人。

吞噬名为『复仇』的情感,化为粮食尽情燃烧。

「使用技能【沉稳射击】。」

【确认,使用技能——沉稳射击。】

随着云图的提示声闪过,于拟造心脏深处的人形核心消耗储存在拟造心脏的能量激发出某种力量,那股力量从心脏延伸,经过右手透过《烙印系统》流进手上握着古朴步枪,作为自己名字的源头同时也是半身的步枪——莫辛-纳甘。

莫辛-纳甘能感觉到自己与枪的连繫更加紧密,不分彼此,这一刻她即为莫辛-纳甘,莫辛-纳甘即为她。

一模一样的名字,截然不同的个体。

「要上啰,搭档。」

对步枪说完后接着向前奔跑。

对,就是奔跑,在雪上奔跑着。

本应陷入积雪的双脚,在脚底接触雪面的瞬间又接着快速迈出下一步,这是在北方境内待过好几年的莫辛-纳甘领悟到的一项技术,其它人形学习不了,专属于她的绝技,以普通的人形素体办到了雪地特化的人形才能办到的雪上步行。

因为这项技术,莫辛-纳甘屡屡建功,而且百试不爽,因丰满战功战功和恐怖之处,因此不论是北方所属还是铁血都这幺称呼她。

在飘雪中穿梭,于雪地上奔驰,借着雪花隐藏,神出鬼没,杀人于无形,白色的大衣是死神的斗篷,古朴的长枪即死神的镰刀,其名曰——

——《白色的死神》


Ⅳ.


举着步枪在楼顶上奔跑,就算快要到达边缘速度也不曾慢下。

一步两步,做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举动。

「乌啦!」

在右脚踩上楼顶边缘的石墩时猛然出力,朝天空一个跳跃,整个人就直接飞了出去。

从废弃大楼上坠落,大约五十几层楼高的高楼跳落。

在空中坠落带来的失重感。

阵阵寒冷的寒风打在脸上,强力的风压让眼睛无法睁开。

戴在头上的毛帽被风刮走,带起几缕金色髮丝。

【警告!警告!距离单位坠落地面还剩下12.08秒,请立即减速!请立即减速!】

云图的警告声不停的在意识中迴响。

「吵死了!」

大喊一声,云图的警告停止了。

少了干扰的云图开始思考,就算是在几千米的高空里,思虑依旧沉着冷静。

就算她刚才直接从五十几楼层的大楼一跃而下也是一样。这般看似冲动的行为对她来说只不过目前最『适合』的方法。

而且比起被动等待,她更适合主动出击。

在空中持续坠落的莫辛-纳甘摆动身体,用着拟造肌肉强行改变姿势,身体朝下呈大字,大衣下摆被撑开,多少提供点浮力。

莫辛-莫辛勉强睁开因风压而闭上的双眼,稍适应之后完全睁开,眼中又浮现了鲜红准星的符号。

举起手上的步枪,左手扶着枪身,右手扣上板机。

苍蓝的眼瞳贴上光学瞄具。

森然杀意再次包裹全身。

锁定的目标是发现莫辛-纳甘而突袭过来的铁血人形。

数量有七,其中不止有昨天看到《切割者》还有同为常规单位的《胡蜂》,光学瞄具锁定了最前面带头的铁血人形。

【沉稳射击】的效果是在发动期间15秒内累积能量,在射击的时候对目标造成更大输出,最大能够累积六倍伤害,而时间到达仍未射击则能力自行取消且6小时不得使用。

从刚才发动技能到现在为止已经过了12秒锺。

所以莫辛-纳甘不仅要在毫无支撑物的半悬空状态下瞄准几公里外的敌人进行射击外还必须要在限定时间内使用技能。

这无疑是近乎不可能办到的超高难度射击。

同样对被称作《白色的死神》的莫辛-纳甘来说也是办不到的事情。

但不可能之所以是不可能仅仅只是能把不可能化为可能的人还未出现而已。莫辛-纳甘有某种自信,她深信现在的自己能够做到。

不是倚靠经验,也不是依仗素体性能。

只是单纯的相信着,如此而已。

「你曾经说过…我很温柔是吧…指挥官。」

13秒…

「不,我一点不温柔喔。」

14秒…


只见天上照下光芒,一年之中罕有太阳的《莫约德》 竟然放晴了,白炽的阳光自云层缝隙中洒落,光芒所到之处冰雪皆融。


其中一道光照射到莫辛-纳甘身上,照耀着在空中射击的她的优美身姿,也映照出她美丽脸庞上的狰狞笑容。


「去死吧。」


板机扣下,惊天轰鸣响彻整个废弃城市,拉开了这场夺回战的序幕。



【反战篇 2-1 奏响反击的第一声轰鸣 完】



说好的2-1来了。

本来想说写个三千字就好,但写到后来就写了快九千...有想过断章分开发但想想还是写完一起发好了。

总之算是让莫辛用我想像中的方式出场,不过中间从高楼跳下在空中狙击这部分算是我以前就想好的画面,能够写出来真是太好了,虽然这部分有点中二还有点脱离现实,但是很帅XD


关于这次剧情里我把少前游戏里的人形技能加进设定里,感觉写到后来会很有趣。

不过我还是会尽量修改技能的部分,所以有部分技能会跟游戏内不太一样,而且有些技能太OP会削弱但不会削太多,而且新增了使用技能会消耗人形能量以及有些技能使用需要条件的设定算是某种意义上的限制。

在这边感谢各位观看我的作品谢谢。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