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副本攻略 > 正文

告诉你!在座的天才都是凡人(笑)6-6.发洩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20/1/1 20:15:30

  从那天以后明光不再来监督班上舞蹈表演的进度,即便是在上课时间他对这件事不闻不问,一听到下课钟就马上收拾东西离开教室,连一秒钟都不愿多待。


  「到这里之后双手像这样画出一个大圆圈,然后转身...」牧心一人指挥着班上的同学学习新的舞步。


  「一、二、一、二,很好保持下去。」


  少了明光在旁边鸡蛋里挑骨头之后班上进步的速度变快了不少,但是我....


  「澄沐你位置站错了,应该要再往前一点。」


  「好、好的。」


  「然后这里动作要大一点。」


  「知道了。」


  我听从牧心的指示将刚刚的舞步再跳一遍。


  「比刚才好一点,但动作还不够标准。」


  「澄沐你到底行不行啊!要不要比赛当天把腿打断这样才不会拖累我们。」雪炽姬在我背后大声嘲讽,她身旁的几个跟班也跟着落井下石。


  「跳成这样,乾脆不要跳好了。」


  「就几个动作而已真的有这幺难吗?」


  「真可怜,只会唸书手脚却不协调,这样的人根本没用。」


  我忍着气任由他们讥讽,毕竟跳舞这种事我的确不擅长,强行和他们争论的话只会自取其辱。


  「牧心你也别再教她了,反正也学不会,根本是在浪费时间。」


  「啪」雪炽姬的这句话成功让我一条理智线断掉,露出愤怒的眼神直瞪着那张像是呕吐物的脸。


  「你看屁看啊!反正你也没在努力练习对不对,每天来这里都等着回家,对吧!」


  「啪」雪炽姬的这句话又让我一条理智线断成两截,双手的拳头已经在缓缓颤抖了。


  「明光就是因为不想看到你才不来的,对,就是你,臭雷包。」


  「啪」这婊子成功将我最后一条理智线硬生生地扯断,意识逐渐变得模糊,感觉身体的操控权好像远离了我换成另一个人在控制,即便大脑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我的身体还是像殭尸一样向她走去。


  很快,一个箭步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到她面前,往那张噁心的脸一拳挥下。


  拳头碰击到物体的触感让我感到通体舒畅,就好像长期堆积在我体内的压力藉由这颗拳头一口气往外发洩了一样。


  她似乎作梦也没想到我真的会出手攻击,连反应的时间也没有就直接吃下了我的拳头。


  红色的液体从脸部滴落,是血,虽然看不清五官但我推断应该是鼻血。


  「你、你这家伙竟然敢打我。」雪炽姬愤怒地对着我大喊,声音在整座操场上迴荡。


  雪炽姬朝我直冲过来,但我早有防备,先一个侧身闪躲过,右脚一蹬,接近了她的背部,一把抓住了她暗金色的长髮。


  「好痛。」


  不理会雪炽姬的哀号,我强硬地拉着她的头髮拖行。


  「不要太过份了。」雪炽姬话一说完便往我的脚踝用力一踹。


  吃痛的我一不注意就放开了抓住她头髮的那只手,她也立刻和我拉开了距离。


  「疯子,你根本是个疯子。」头髮散乱的雪炽姬指着我用沙哑的声音大声咆哮。


  听到她的话后我才逐渐冷静下来,意识也慢慢的恢复。


  我扶着头,回忆刚刚的所作所为。


  「干什幺、干什幺,你们不好好练习跳舞是在给我搞什幺飞机。」教官似乎被雪炽姬的声音吸引主动来关切我们。


  「你们刚刚是在打架吗?」穿着绿色军服顶着一颗平头的男性教官来回看着我和雪炽姬。


  「我...我们刚刚在...」根本不知道现在该说什幺,我们这幺狼狈的模样说没打架他一定不会相信,但说在打架的话那就完了。


  雪炽姬也了解现在事情发展的严重性,低着头不愿和教官对上眼。


  「都不回答是不是,那全部人都跟我去教官室。」


  「等一下。」


  牧心这时跑到了我和教官中间,双手向两边扩张做出像是要保护我一样的姿势。


  「怎幺了吗?」


  「她们刚刚并没有打架,只是我们在练习时发生了一点小冲突,惊扰到您真的非常抱歉。」牧心对教官做出标准的九十度敬礼。


  「你说没有打架,那为什幺她在流鼻血呢?」教官指着雪炽姬反驳牧心的说词。


  「这是因为刚刚练习时她不小心跌倒才会这样的。」似乎是已经在大脑中模拟过一遍,牧心很自然地说出一个听起来很合理的谎言。


  「头髮会这幺乱也是因为刚刚跌倒吗?」


  「是,就是这样。」


  「.....」教官露出半信半疑的眼神看着雪炽姬:「好吧!这种活动适可而止就好,不要弄坏身体了。」


  发生了这样一齣的闹剧班上的气氛变得十分低迷尴尬,大家都面面相觑没有一人说话。


  「今天就先练到这里吧!东西收一收准备回去了。」牧心再次强硬地打破了围绕在班级上的阴郁。


  虽然大家心有顾虑但还是听从牧心的话开始收拾起书包。


  「澄沐。」


  牧心站在我的面前,双眼坚定地看着我,肩膀微微地在发抖着,看起来就好像她在忍耐着什幺一样。


  「你回家好好想想自己都做了什幺。」牧心丢下这句话后转身就离开了,只留下我一人在原地细细的咀嚼这句话。


  「我都...做了什幺?」




  之后又过了一个星期。


  我在班级的地位在上次和雪炽姬的争执后又往下掉了好几个阶级,目前应该是在「分组时找不到人一组」的地位。


  就连小鸡和小雅也对我避而不见,毕竟对现在的班级来说我这个人完完全全可以称之为问题人物,不但舞蹈不佳拖累班级还因为爆气攻击雪炽姬引来教官关切,她们现在不想理我是情有可原的。


  我躺在自己的床上,用手机看着只有我、牧心、小鸡和小雅的四人群组。


  这群组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新的讯息了,不免让我怀念以前我们用这个群组从晚上聊到隔天早上的时光。


  虽然我很想约她们假日找一天出去晃晃但不提刻意疏远我的小鸡和小雅,牧心最近对我好像...


  脑袋浮现出当时牧心对我所说的话。


  —你回家好好想想自己都做了什幺。


  她是在生气吗?好像是又好像不是,诶?认识了这幺久我好像还真的没见过牧心生气的样子。


  牧心最近对我好像也变得比较冷淡一点,还是说是因为比赛快到了所以她变得比较紧绷。


  一定是因为这样,我相信等到这无聊的活动结束后我们就会恢复到以前的关係的。

  


下一篇:没有资料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