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林怀旧版 > 正文

棒球手套、电梯、百合花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19/12/31 10:16:37

「咳,那个……虽然你可能很难接受,但请听我说。那个……很遗憾地,就各种意义来说,你已经死啰。」

「啊勒?」

刚睁开眼就听到一句很糟糕的话,我突然有种自己是不是还在作梦的感觉。

「……」

坐起身子稍微环顾了一下四周,我发现自己正坐在一部电梯里。而在我身旁说话的那个人是一名女孩子,看来大概十几岁吧。虽然穿着电梯小姐的制服,不过跟她那娇小的身材与稚气未脱的俏脸实在很不搭。

「不好意思,请问你刚刚说了什幺?」

或许是自己听错了,所以我很慎重地重新问一次。

「就是……这个……那个……这个……」

「……」女孩扭扭捏捏的态度实在让我感到不耐烦「喂……」

「咿?」

女孩像个被吓到的小兔子那般往后一跳,缩在角落张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我这边。这情况怎幺看起来好像是我在欺负她似的?真是头痛。

没办法,还是别太直接好了,老爸说要跟陌生人沟通就要先从认识彼此开始做起,先问她的名字吧。

「请问一下,你叫什幺名字?」

「那……那个……」女孩子支支吾吾了好一阵子「我叫紫皇院……百合花……」

紫皇院百合花?好奇怪的名字,至少我可以确定不是我的故乡能听到的名字。

「那幺紫皇院小姐……」我把双手交叉在胸前「我叫左契旗……」

「嗯,我知道啊。」自称百合花的女孩打断我的话,开始小声地碎碎唸:「夷洲人氏左契旗先生,乙未日卯时三刻因为赶不及棒球练习而闯红灯,结果于重阳路与山东西路路口遭到左方汽车撞飞倒地,死因是失血过多造成的心肺功能衰竭……」

这段专业的碎碎唸一下就让我明白自己的处境,连原本想说的话都没力气说出口了。不过这女孩既然那幺了解我的死因,那这样子看来……

「你该不会是死神吧?」

「欸欸欸?」

被我突然冒出来的话吓到,百合花的肩膀又颤抖了一下。只见她大口地深呼吸几次,才小声地问:

「你你……你怎幺会知道……我我……我是死神……的?」

「所以说我刚刚没听错啰?」

「刚刚?」女孩怯生生地眨了眨她的大眼睛。

「就是说我已经死掉那句。」

听我这幺说女孩才一脸恍然大悟,又说:

「是……是的……你已经死啰……」

「……‥」

其实我还蛮不想就这幺乾脆地承认自己已经死了,我连自己是怎幺挂掉的都搞不清楚。

重点是,要我承认眼前这位看起来人畜无害还疑似穿错衣服,活脱脱像只待宰羔羊的小女孩是人见人怕的死神……

总觉得真要这样承认,会有种不知道被谁打败的不悦浮上心头。想到这我就忍不住皱起眉头,一脸像是被欠了几百万元没还的衰小样。

「那……那个……」

「啊?」我用这张衰小脸看向百合花。

「就……就……咿!」

百合花看到我的衰小脸就吓得满脸发白,随即转过身去面对角落不敢看我。

真是的,哪有死神那幺胆小的。

「有什幺事吗?」

「就……就是……」百合花的声音微弱像蚊子的鸣叫声「就是……这个电梯是专门负责载好人上天堂的,所以你不用害怕,很快就能解脱啰。」

「……」

「还……还有就是……虽然我是死神……可是请不要怕我……我只是……只是负责接送死者的灵魂上天堂而已……所以……这个……那个……我也知道自己一点都不可爱……但就是……」

原来如此,所以死神才会穿成电梯小姐的模样吗?最近的天堂还真跟得上时代啊,为了避免死者太劳累,还特地准备电梯服务死者。话说回来一零一的电梯应该也没有比这快吧,这可是直达天堂的……

「开什幺玩笑啊!」我感到脑中突然有根名叫限制器的神经断掉了「这种事情我不能接受!」

我的大吼把百合花吓得全身发抖,但她还是努力地开口安抚我的情绪。

「对……对不起啦……我知道死掉……死掉这种事很难被接受,大多数的人都是这样大吼大叫的……可是请你冷静一点……这样并不能改变你已死的事实……就……」

「不对!我不能接受的不是这个啊!」

「这个……那个……就是……哪个?」

「这个地方想让人吐槽的点实在太多了!最近的神也懂现代化了吗?那等一等是不是要搭高速铁路进入天堂之门?然后还要转乘捷运进天堂登记处?」

「欸欸欸?你你……你全都知道啊?」

百合花回头看了我一眼,她那句话也让我原本还在暴走的情绪瞬间被浇了一盆冰水。

好吧,我已经懒得吐槽了,接下来就算出现手机我也……欸?我怎幺会听到手机铃声?听这旋律,还是有名的「Get down!」呢。

「……」果然连手机都有啊……这下子我真的无话可说了。

看样子不是我的手机,我大概也猜得到是谁的。不过那个被我怀疑的对象还没搞清楚状况,只见她左看看右看看,就是没发现那铃声是从她的制服口袋里传出的。

「喂……」我尽量用轻柔的语调提醒她「你的手机……响了……」

「呜?」百合花终于注意到了「啊……喔……」

接着只见她手忙脚乱地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原本以为这样就没事了,结果她看了老半天还不知道该怎幺打开。

真是的!她是电器白痴吗!?那就不要发这种滑盖式的手机给她嘛!

「手机拿来吧。」我以一种非常无力的语气说道:「我帮你开。」

百合花眨了眨眼睛,有点惊讶地看着我,似乎不相信原来我是这幺好的人。半晌后她才怯生生地用双手把手机递来,还有点脸红地说:

「谢……谢谢你……」

虽然那样子有点可爱,但不好意思承认她很可爱的我还是假装态度冷淡地把手机一把抓来,接着用大拇指熟练地滑开手机的盖子就还给她。

「好了,拿去吧。」

「嗯……」百合花小心地把接过手机,把听筒放在耳边。

「喂……大天使大人!?」

「你问我为什幺那幺晚才接……可可……可是人家也是第一次用啊……」

百合花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声音听起来也略带哽咽,不过她说出来的话好像跟事实不太相符。

「人人……人家才没哭呢!有……有事情就快说啦!」

「嗯……是的……欸?」

不知道为什幺,她的表情突然变得很严肃,跟刚刚那副爱哭脸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是发生了什幺严重的事吗?虽然我听不到另一边的内容,但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是……是的……嗯……没错……好……我知道了……嗯……」

话说到这百合花就看向我,一脸想说什幺又说不出口的表情。看来一定是很糟糕的事情吧,该不会其实我是坏人该下地狱,她们搞错了这类的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是不是得换搭下楼的电梯啦?可是我记得这辈子没做过什幺坏事,为什幺这样子也得下地狱去?我有点不服,却又感到很无奈。或许我真的做过什幺坏事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说不定……

「那个……」百合花开口打断我的思绪「契旗先生……」

「是的。」

「能请你帮我关手机吗?」

「……」这一瞬间,我突然有种刚刚在认真思考的自己真的很悲哀的怨念出
现。

「不可以吗?」百合花再度眨了眨她那对大眼睛。可恶!我实在没办法对这女孩子生气,就算错,也应该全是神的错才对!

「拿来吧。」

「谢谢……」这次她笑了,笑得很可爱。

我默默地把手机接过来,用拇指再度将盖子滑回处关机再还给百合花。她收到手机后就放进制服口袋里,然后说:

「那个……不好意思……」

「嗯?」

「就是……这个……那个……」百合花突然下跪伏地向我赔罪「真的很对不起!我们弄错了!」

「……」

果然啊……我刚刚的预感没错……看来我是得下地狱了……

唉唉……本人十八年的青春就这样结束了,我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碰过呢!像我这样的人也要下地狱吗?这实在太不公平了!

至少也让我碰个女孩子吧!这样我的人生才不虚此行!我也想要有个既可爱又体贴的女朋友,就像眼前这位……

「就……就是……其实你还没有死,死的应该是另一位左老先生,我认错人了。」

「啊勒?」我从刚刚的妄想中回神「什幺?」

「因为地点太过接近……然后又都穿着棒球运动服……我就不小心认错人了。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百合花一边磕头一边哭着跟我谢罪,而我则是鬆了口气。什幺嘛!我就知道神是公平的,绝对不会让一个连女孩的手都没牵过的处男就这样死掉!

「没关係啦,只是搞错而已,你不用这样。」

我赶忙伸出手制止百合花继续磕头,好不容易抓住她的手才停下她的动作。不过她先是愣了一下,发呆半秒后才红着脸把手抽回去,小声地说:

「好……好的……真的很抱歉……」

糟糕,刚刚情急之下做出的行为有点超过,现场的气氛变得尴尬起来。为了转移话题,我马上提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话说回来,既然接错了,那我要怎幺回去?」

「啊……那……那个……只要踏出电梯就可以了……」

「是喔?」

「请等一下,我马上打开电梯门。」

话一说完百合花立刻站起来,用手指按了一个看起来很不妙,上面写着「绝对不可以按」的红色按钮。

只听到喀嚓一声,电梯门开了。迎面而来的是刺骨寒风,看出去的是一片飘邈云海。

「……」我转头看了百合花一眼。

「请……请慢走……」

「这出口……该不会是在空中吧?」

「没……没问题的……因为是灵魂状态,所以摔下去也会马上回到自己的身体,如果……如果……」

「如果怎样?」

「如果自己的身体没有死掉的话……」百合花一边说一边别开头不敢看我。

「那要是身体已经死掉的话呢?」

「就会直接掉到地狱去了吧……大概……也许……或许啦……」

「最好是啦!」我的火气又上来了「你这样说谁敢跳啊!」

「可……可是……没问题的……既然是接错那……那那……那就表示身体还活着……一定可以回到原本的身体……」

「就算你这幺说我也不敢跳啊!」很丢脸地,其实我有惧高症,但因为面子问题我实在说不出口。

「可……可是如果……如果你不跳的话……那我会被撤职查办耶……」

「欸?」

「因为接……接错人是职业过失……所以……」

「我知道了!」我站了起来「我跳就可以了吧?

要是害那幺可爱的女孩被撤职查办,那我可过意不去。反正她也说跳下去没问题的,一定可以回到原来的身体。

抱着如此乐观想法的我往前踏出两步,不知海拔几公尺的寒冷空气扑向我的脸庞,让我不禁直打哆嗦。

吞了口口水,艰难地踏出第三步,但前方彷彿有种奇怪的力场存在,让我完全无法踏出第四步,乾脆地走出电梯门。

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既然都要离开了,那有件事总得说清楚才行。

「对……」

「对不起!」

「啊勒?」

身体突然被百合花推了一下,原本该由我说出口的对不起就变成她说的了。紧接着有一股奇妙的引力抓住我,原本还在跟我同一个高度的电梯开始迅速地往上……不对!

是我在迅速地往下掉啊啊啊啊啊!

「真的很对不起~~~~左先生~~~~」百合花探出头看着我,依依不捨地说:「还有谢谢你帮我打开手机,真的很谢谢你!」

「等……等等……我还有话没跟你说啊!那就是……」

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暗算,我真是太大意了。虽然使尽全力放声大喊,但我想她应该是听不到吧。

再见了,可爱的死神,再见……其实你……



「其实你一点都不可怕,还很可爱啊!」没来得及喊出口的话终究还是喊出来了。

喊完后我快速地爬起身来,原本盖在头上的棒球手套就这样掉在大腿上。刚醒来的精神有点恍惚,但还是注意到自己正在社团休息室。

「欸?」

「你刚刚被球打到头,就这样晕倒了。」

「是喔?」

看样子我真的不是被车子撞到,真是好险。不过这样就表示自己不会再跟那个死神见面了吧?不知道几十年后自己真的死了,会不会又是她来接我呢?真是的……我已经开始怀念起她了呢……

「学长?」学妹开口打断我的思绪。

「嗯?」

「你刚刚那句话是在对我说的吗?」

「呃……不是……」我尴尬地摇了摇头「只是梦话而已……」

「梦话?」学妹歪着头一脸不解的表情。

「是啊,只是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难忘的梦……」

话说到这,我腼腆地笑了。

上一篇: 孤寂
下一篇:没有资料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