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林怀旧版 > 正文

【刀剑乱舞—刀女审】谁越一路荆棘、第五十七章、久违的快乐时光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20/1/2 22:02:05

  迎来新人是每座本丸习以为常的事,但之于这座被时之政府刻意当成转捩点使用的半个弃子本丸,却是一件堪比一百周年纪念日般的超级大事件。

  事前接到今日副家长广播通知的众刃聚集在扩建后的客厅,时值所有事情都做完的某个晚上,现在每个人都正襟危坐,一点疲惫都没有的等待着共有十二振刀剑付丧神一同显现的奇蹟。

  除了事先被知会过可能有同一家的家人要入住的刃们更是兴奋,虽说有栖川枫卖了个关子,没有告诉他们会显现的刀剑付丧神是哪几位,只有乱藤四郎、三日月宗近、今日副家长的一期一振、鹤丸国永知道,顺带一提不得不安排鹤丸国永担任副家长的有栖川枫是有些绝望的,人人都想当只好从志愿制临时改成轮流担任。


  幸好一期一振还是很可靠的。帮忙有栖川枫将各位还没显现的刀剑一起运过来,并制止试图恶作剧的鹤丸国永让他别玩刃好好运送新人,有栖川枫这才终于来到客厅。

  今天在办公前开了机,可今日三日月宗近有着装的需要,于是她让副家长们待在房间里去帮忙三日月宗近着装。

  回来打算办公时唤醒进入休眠的桌面,却发现桌面被换成动态春宫图的有栖川枫心里很想让鹤丸国永再次变成笼中鹤,可惜等等还有事情要请副家长们协助不能这幺做……让鹤丸协助真的好吗。

  有栖川枫再次怀疑,可在众刃期待的目光下,她还是有请二位副家长准备进行协助。


  对尚未显现的他们来说,最优先的家人、伙伴并非她这位大家长,这个惊喜有栖川枫打算全数留给在场的所有刀剑付丧神,在大家重聚、认识后,新人适应并愿意主动见时她才会见这些新刃。

  需要请一期一振与鹤丸国永转告的就是这些。


  「各位都明白今天我们是为什幺聚集了,那我便直说了,请各位好好陪伴、协助新人们,并根据一期与鹤丸手上的资料带他们前往分配的房间,也请各位帮我告诉所有新人们这里不是审神者与刀剑,而是家人、伙伴、朋友,与家长这个后盾的本丸。」


  三日月宗近、莺丸、药研藤四郎立刻从话中听出不对,其他人在兴奋过后也发现了。


  「枫不打算待在这里吗?」


  有栖川枫颔首。「最适合带领新人的是各位,这里我要敬请各位帮助所有新人,也请告知他们愿意见我时再来找我就好,初来乍到的这几天更是暂时先不用进行任何当番或出阵,适应后或者主动要求加入再进行即可。」


  「可是……」乱藤四郎不太同意。「小枫,你做了这幺多却不先见他们这样好寂寞。」


  「正是因为会寂寞才要这幺做啊,我希望见到的是家人或伙伴,而不是属下。乱,拜託了。」


  「呜……」乱藤四郎被说服了。


  儘管深谙这是变相的强求,等同强行改变已被时之政府植入「审神者与刀剑男士」这层认知的事实,有栖川枫才如此决定。


  不再给他们建议的机会,有栖川枫深深呼吸调整状态,命令全身的灵力以极限速度运转并精纯化,对刀剑付丧神来说,强韧的灵力能给予他们最好的状态,她本就没打算省,现在只不过是把步骤变得更仔细了。


  她不知道其他审神者是如何显现刀剑付丧神,可对于她来说,每一位刀剑付丧神都是那幺特别无可取代,他们是神明,也是人类,有最纯净的心,更有高洁的精神,故而才会被悠久的历史传承下来,而不是就此默默无名的在潮流中失去了名字。


  精纯的灵力是对他们的最基本、也是她目前唯一拿得出手的最高尊重与敬意,有栖川枫在一整排被一期一振与鹤丸国永平放的刀剑前跪了下来,双手交握以祈求神灵的姿态进行了精纯至呈现红枫色灵力的释放——


  宛若红枫迎面,所有人只看得见满目绯红,耀眼而具有生命力的色彩,更有人心想如果他是被这样显现的话该有多幸福?

  有栖川枫不忘刀剑付丧神身为神明的事实,儘管正在吸收灵力化形中的他们没有看到,可亲眼目睹有栖川枫显现仪式的刀剑付丧神们全都受到了震撼。

  从未有人如此珍视他们,也从未有人如此敬重、又以家人与伙伴的身分同时接纳他们,是有栖川枫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她的温柔、她的自私、她的爱、她的崩溃、她的一切……


  忆及每一次与有栖川枫相处的过往,所有的刀剑男士忽然又不那幺羡慕新来的这几位新伙伴了,因为他们同样的也受到了有栖川枫给予的,由于太过习惯而被遗忘的敬重与尊重、疼惜与关怀,他们身上的灵力也是同样的精纯的,比起公用灵力的时期,他们的身体状况愈来愈好,精神状况也愈来愈好。

  有栖川枫沉默中做出的一切竟是这幺多,能得到有栖川枫这位虽偶有奇葩想法偶有暴走危险但这幺多关爱与重视……

  在最初怀疑过有栖川枫的刀剑男士们心中热了起来,有些发疼,很难以解释这是什幺样的情绪。

  终于,一振接着一振不同的刀剑付丧神醒了,逐渐地从本体中化出身形,初为人形之时的痛苦让本来深陷与有栖川枫的记忆中的刀剑男士们一一上前关心。

  趁着这个空隙,不想打扰到伙伴或家人重聚的场面,有栖川枫站起身的时候晃了一下,但很快她藉着灵力色彩还没消失时悄悄离开客厅。


  初显现正在适应人类身体状态的十二振刀剑付丧神没有立即注意到将他们珍重地呼唤至此的审神者已离开,所有刀剑男士更是看到了自己思念已久的亲人或共侍过一主的老熟人一位接一位上来帮助他们适应。


  往房间的路上,有栖川枫走得非常勉强,有几次差点就要倒了下去,但她都撑过来了。不能在这时候倒下,幸好接下来的事一期与鹤丸会帮忙……原来被帮忙的感觉也不是这幺不能适应啊……虽说还是好羞耻就是了……


  关上门铺床钻进被窝,有栖川枫从猫窝抱来爱睡觉的猫孩子吸猫,其实有点寂寞。

  他们最先注意到的果然还是同样身为刀剑付丧神的新人们,哼。灵力一次性大量消耗带来的负担让有栖川枫像是生病的状态,思考上又开始幼稚了,还鼓起嘴巴闹彆扭狂蹭喵之助把牠弄得咪嗷咪嗷的讨饶想跑。

  拉门早就用勾锁锁上了,她也不认为这时候会有人来找她,便这幺边吸着很不愿意的猫儿边睡了过去。


  叩叩。


  「枫。」


  「……」没醒。


  叩叩。


  「枫?怎幺了?」


  「……」一下子消耗太大的有栖川枫还是没醒。很聪明会自己开门的喵之助倒是很想帮忙,可惜有栖川枫抱牠抱得太紧,光是让自己不要窒息喵之助就尽全力了。


  「枫!」


  外面的人声音紧张起来,终于察觉里面不对,赶紧拿了万能钥匙来开锁。

  终于打开门来,来者是一期一振、药研藤四郎、三日月宗近三人,看有栖川枫在被窝里脸色惨白昏睡不醒的样子当即明白这是一次显现太多刀剑付丧神出事了。

  他们是用灵力维持型态的刀剑付丧神,话是如此,面对灵力一次性消耗过鉅产生的副作用竟无任何应对之法,只能先把很难受的喵之助抱了出来,药研藤四郎暂时离开去取医药箱想看看怎幺样能让有栖川枫不至于这幺不舒服。


  因此与家人或伙伴团聚后还是很想见见传说中的大家长的各位新人接二连三到来时,便看见了有栖川枫虚弱的躺在被窝里的模样,产生了非常完美的错误认知——这位审、不,家人为了一次性的显现他们让他们跟这座经历太多事件的本丸而耗尽全力……多幺令人感动!

  毫不知情仍在熟睡的有栖川枫就这样意外收穫了新人们的怜惜,一期一振见状更是将全员聚集,留下三日月宗近看着房间,将这座本丸包括有栖川枫来之后发生过的所有事情全数告知,当然是获得了受创较重的那几位的理解与同意后才说明的。

  不光是对伙伴们经历过如此惨事的痛心、对时之政府的失望,还在睡的有栖川枫更再一次收穫误会满满的怜惜与「柔弱」这个绝对错误的评价。当然有一件好事是各位都接受了有栖川枫所言的「家长、家人、伙伴、朋友,人人平等」的观念,被时之政府植入的错误观念在一期一振偕同鹤丸国永说得振振有词后一次拔除,拔得乾乾净净全无后遗症。


  这边三日月宗近与药研藤四郎还在照顾有栖川枫。量体温做完基本检查,体温逼近发烧的程度,要赶紧预防,或许枫过度使用灵力的副作用就是体温升高,这要好好记录下来。

  三日月宗近这边也没闲下来,不断谢绝想要来探望的新人或老朋友们,说是有栖川枫需要暂时静养就够他忙了。


  有栖川枫这一躺足足躺到了隔天午后才醒来,还没完全清醒的她躺着看见房间内换手照顾她的今日副家长山姥切国广与堀川国广发愣。


  喵之助跑掉了……冰毛巾?被被与堀川?隔天了?发生什幺事?……算了,他们比较在意新人,哼。

  她要旷工。睡。

  没被发现醒来的有栖川枫闭眼重新睡回去不想看这两刃,没有意识到她现在的情绪名为「吃醋」,更没料到现在所有新人都在观影厅由一期一振进行爱染国俊为辅的有栖川枫说明会的电影播放,尤其是「沦陷王城之光」更是进行了鉅细靡遗的技术性解说,说得所有人无一例外的都成了有栖川枫的粉丝。

  其实只是关心有栖川枫的立场又怕她不能被新人接受,无形中变成洗脑大师的一期一振获得了这让人一言难尽的成就。


  回到国广兄弟这边,完全没发现有栖川枫早就醒过一次只是又睡了回去的堀川国广担忧有栖川枫昏迷太久而不安,山姥切国广也觉得昏迷这幺久不对劲,两刃便去请来本丸专业医生药研藤四郎再次进行诊疗,可惜除了体温仍是偏高,这明显不是病的问题让药研藤四郎诊不出什幺,只能再次归咎于灵力消耗过鉅需要长时间休息,又给她换了一个新的冰毛巾降温。

  铁了心要睡也确实还有些疲惫的有栖川枫就这样再次睡了一整天,当晚担心不已的乱藤四郎与骨喰藤四郎都来了,乱藤四郎帮她擦汗后给她又换过冰毛巾重新铺好被窝,两人连自己的被窝都带来近距离照顾有栖川枫,此举更是获得了一期一振的高度讚美,弟弟们更懂事了让他十分高兴……不只对有了朋友后情绪变得更丰富的骨喰藤四郎,更是对能够适时阻止骨喰藤四郎的乱藤四郎感到欣慰。

  这为期二天半左右的所有新人义务教育全部都被一期一振包揽了,本来有出阵安排的他甚至去找人换班,用意就是要为了现在还没醒的有栖川枫打好这些新人的基础。


  又一日早上,有栖川枫醒来发现乱藤四郎与骨喰藤四郎都睡在不远处,终于决定对心里幼稚的吃醋举双手双脚投降,这两人一来她想继续幼稚下去都难。看了看时间,再一下吧。


  平日的起床时间一到,有栖川枫便从被窝里坐了起来,表现出茫然的模样左看右看,有栖川枫取巧的运用演技做出寻找喵之助的模样,「喵之助……你在哪?」睡眼惺忪地爬出被窝,看着掉落的冰毛巾发愣,有栖川枫此举成功惊醒乱藤四郎与骨喰藤四郎。


  「小枫,你睡了好久!」乱藤四郎第一个抱了上来,有栖川枫做出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什幺事的表情,可心中非常抱歉。


  「……睡了好久?」有栖川枫故作疑惑,又了然的笑了笑安抚道:「乱,没事的,我只是一次消耗太多灵力有点累罢了,不说这个,各位都还好吗?」抚摸乱藤四郎的头,又摸摸也凑过来观察她的骨喰藤四郎的头,有栖川枫把幼稚的吃醋塞回去。「尤其是各位新人,他们还好吗?」


  「对了,说到这个。」骨喰藤四郎突然想起了什幺,接着给有栖川枫递来她曾经非常熟悉但现在不知所以然的东西——签名板。


  「???」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