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林怀旧版 > 正文

日出之国.三神器与它们的主人 其八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20/1/24 22:01:07
《狐狸与少女心》

       我被乙姬单独叫到走廊上...


       沉默了一会儿乙姬开口打破了尴尬的寂静「我们每个人过去都曾遭受过无法修复的创伤...祇只是相对放不下,她虽然比九鬼童年长但内心还是个孩子,极度的脆弱...」


       想起刚才祇恐惧的表情,内心难受的皱起眉头「我想帮忙...该要怎幺做?」


       「...我不知道...我做的只是待在她身边而已...怎幺修复她的伤口我真的不知...是谁!」乙姬平淡的口语忽然染上了一丝警戒的色彩。


       早晨的曙光斜射在走廊上,屋檐下的阴影处闪耀着两个金色瞳孔。


       「这里不是客人可以来的楼层,不想受罚就快离开。」乙姬还以锐利的眼神。


       他举起右手、伸出手指指着我们。


       突然全身起了鸡皮疙瘩,我脑海里浮现当初为了保护妹妹而被子弹打伤的记忆「乙姬!」我推开乙姬娇小的身躯,同一个瞬间清楚的看见一个金色的光弹朝乙姬迅速飞来。


       金色的子弹逐渐接近,我想着如果这次又受伤了的话还能不能得救,办放弃的迎接飞来的子弹。

       「旭!」乙姬稳住身子,大喊着我的名字并试图将我拉过去一旁...


       瞬间,子弹从我耳边飞过削去几根髮丝,嗡嗡嗡的恼人回音不断在耳中迴响。金色子弹落在后地上,这仅仅一秒的空隙,我清楚看见了子弹击中处有个奇怪的漆黑符纸被烧掉。


       「旭!没事吧!」乙姬起身看着我的脸。


       「自己家被设置奇怪的术式居然没发...」

       碰!碰!碰!刺耳的枪响响彻中庭,乙姬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拔出左轮手枪连续朝那人击发「旭!后退!」乙姬的眼神显露出怒意。


       为了躲避子弹,那人跳出影子,我终于清楚确认到他的身分了「魑魅先生...等等!魑魅先生没有恶意。」我努力的压制着乙姬拿枪的手,但她与外表不符的力气令我不管怎幺拉都还是文风不动。


       但乙姬对我的话产生了些许的反应「什幺?魑魅...原来是你啊臭狐狸...你这小鬼还敢回来!」拔出另一把手枪,四周渐渐浮现彩虹色的混浊烟雾,原本是乙姬衣服上花纹的达摩不倒翁一个个浮现出来成了实体。


       「欸!老闆娘,等等...」魑魅先生后退了好几步。


       「如果你是来还债的给你十秒!十、九...」乙姬眼神的怒意变为杀气,化为实体的达摩规矩的裂开,一根根的金属枪管从中伸出,直直的红色光线全部对准一脸惊慌的魑魅先生。


       「我...不...我不是...」


       「八、二、一!时间到!」枪械预热完毕,一阵阵的热气向四周释放。


       这个瞬间,我冒着被打成蜂窝的风险抵挡在两人之中「住手啊——!」


       「旭!快退下!」乙姬无法停止已经在枪口的子弹,激烈的火光刺进我眼里...

       突然身体被什幺包裹住,毛茸茸软绵绵的触感围绕着我得身体。


      光芒散去「旭!」乙姬焦急的大喊。


       我睁开眼睛,巨大的毛皮缓缓将我放开,瞧见几张烧焦的符落在地上,还有拿着一个黑球的斋叔叔。


       「乙姬...太过分了...」斋叔叔收起吸收了乙姬攻击的黑球轻叹了口气。


       「啧...真是...」奇怪的声音传入我的耳里,一只大狐狸在我身旁站了起来。


       「斋!借过,我要他还清债务!顺便让他为轰掉汤屋一个楼层的事赔罪!」乙姬还是生气的想走过来。


       「原来轰掉一个楼层的部分只是顺便吗?你先等等...他貌似有话要说。」斋叔叔强行拉住乙姬的衣领,她只鼓着脸颊生着闷气...好可爱「好了~欠债又涉嫌恐怖攻击的狐狸小鬼闯入汤屋顶楼有什幺事吗~?」斋叔叔即使遇到这种状况也是一副开玩笑的嘴脸...


       「我...来找弥生旭有事。」大狐狸渐渐变为人形,但还留着七条白色的尾巴跟尖尖的耳朵。

       魑魅先生认真的眼神紧盯着我,让我不知为何有些害羞「有...有什幺...事...吗?」

       「...弥生小姐...」

       「是!」他近在眼前的面庞令我不知所措,,高大的他蹲下使我们视线齐平,仔细一看才发现,撇除眼神不太友善以外是个标准的美男子,个何况又是金髮什幺的...心脏跳得好快...

       「...希望...你能成为我的主人。」

       「啊啊啊啊啊~小女不才!还请多多包含!」我深深的一鞠躬,隐约看见由纪姐跟祇在门缝偷看。

      「旭...」斋叔叔叫了我。

       「但...但...我还有得做的事...现在还不打算...」

       「旭...」斋叔叔又叫了我一声。


      「毕...毕竟...家人都还不知去向...」


      「旭!」斋叔叔的大吼让我清醒。


       「...」


       「...」


       「...」


       面对瞬间尴尬的寂静让我耳朵彻底的发红,头顶发烫到可以煎蛋的地步「不要看我——!啊啦叭啦叭啦瓜啦!」原地蹲下摀住赤红的脸,歇斯底里的乱叫让自己轻鬆点...


       「你个好小子...欠钱不够还想把旭拐去哪?」乙姬双眼闪耀着彩红色光点,明明是很美丽的颜色却令人感到着实的压迫感,四周空气也散发出令人畏惧的压力。

       斋叔叔当然是一惯的吐槽「果然欠债才是重点吗~」


       「欸!老闆娘!冷冷冷...冷静...我只是...」魑魅先生露出不适合他的惊慌表情,急忙想要辩解。

       但乙姬与她身后满满的枪砲连那些时间也不给他「给我去跟阎王说!」子弹再次上膛


       「...糟了...旭~快进房里~!」斋叔叔大喊道。


       「欸?那我...」


       「自己想办法~」魑魅先生寻求协助似的无助表情被斋叔叔拒于门外。


       「"烟雨记游,领路之虹、环状之霓,天之彩霞"。」斋叔叔的咒语让乙姬跟魑魅先生消失无蹤,连瞬间飞出的子弹与火光也不剩。


       过了一会,远处传来了惊天动地的轰鸣,空气为之震动。


       我在房里整理着心情,突然意识到一旁的祇跟由纪姐。


       「嗯...旭也会有那一天的...」由纪姐叹了气,用微妙的笑容看着我。

       祇则是着实尴尬的努力挤出一句话「加...加油...」

       「啊...啊...啊——!不要看我——!」


       几时晨后,乙姬的视角~


       「给我起来!」手上的水桶连桶带水朝那只狐狸扔去。


       被绑在木桩上的他醒了过来「...呃...头好痛...嗯?这里是...欸?老闆娘!」


       「终于醒了...该来好好谈谈了~」我身着较为应景的黑色皮衣,随手拿起一旁林立的各式各样"道具"架在他脖子上。

       「小鬼...让我先了解一下你这畜生对旭做了什幺...」


       「欸...我没...啊啊啊啊啊!」

       黑色的锯子跟长鞭在惨叫的伴奏下展现出美妙的舞步。


       大约玩了一个时辰左右,他始终坚持说法「我...我说了...我没...」


       「死也不说啊?你老实说的话轰掉汤屋一层楼的事可以当作没发生哦~」我掐着他的脸,用套在手上尖爪翻着他的眼皮。


       「就算要说,我真的没有啊!」他放弃从这越挣扎越紧的绳子中挣脱。


       「是吗...」我从为了补足身高差的檯子上跳下来。


       「听懂就好...」


       虽然被绑着,但口气还是丝毫没大没小的,看来还需要调教一翻「一颗眼珠~两颗眼珠~还是从舌头开始呢~?」我拿着钳子跟冰淇淋勺形状的刑具再次跳上檯子「放心吧~你们狐狸法术最多了~一定能治好自己的~」我用钳子夹住他的舌头。


       「啊...!求求里...!无要...!啊啊啊啊啊...!」


       「啊!忘了舌头拔掉你就不能说话了...抱歉~先帮你治好吧!等等先把眼睛挖掉好了...」


       「唔唔唔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


       微微飘逸的蓝色火光,照耀在洒满鲜血的达摩脸上。


       回到稍后的旭视角~


      斋叔叔说了句「剩下的自己去探险吧~」这样,就草草让刚开始没多久的实习结束掉了。

       魑魅先生之后不见蹤影,从多大哥那打听到似乎是在审问间...但我还是很好奇为什幺温泉旅馆会有那种地方...

       现在我还在祇房间照护着还在睡觉的她,由纪姐说要看着她直到身上枯萎的树皮部恢复健康为止。

       无聊的盯着天花板,无意识的回想起稍早说的话,不禁羞红了脸「啊...被人知道就嫁不出去了啊...!」我把头闷在枕头里在地上翻滚,并开始胡思乱想「也许...魑魅先生的话...啊——我在想什幺啊!呃呃呃...」我不禁为自己的丑态哭泣。


       「旭~祇还好吗?我进去喽~」随着敲门声传来了乙姬的声音。


       「嗯。」帮忙把拉门被打开,半边脸被血迹染红、穿着奇怪衣服与拿着金属锁鍊的乙姬走了进来,吓得我差点尖叫,但为了需要休息的祇忍住了...

       她放下锁链拿手帕擦去脸上的血,我偷偷往外看看到了被锁链绑着的芥子...不时还会有彷彿是在求救一样的晃动。


       我胆怯的问「乙...乙姬,这是怎幺...」

       「没什幺事,真的。」纵使你微笑着对我们用这幺有信心的口气说没事,我们看到这惨状后是要怎幺相信啊!


       「乙...姬?」祇也被吵醒了。

       「不...血...衣服...锁链...」


       「哦~这个啊~没什幺,只是稍微调教了一下~」乙姬的视线好恐怖...


       「乙姬...榻榻米...髒了...」祇半醒的话提醒乙姬。


       「哦!抱歉~我先去把血渍洗乾净,祇看起来也好多了...旭,地板麻烦了~」乙姬拖着木芥子离开了。


       「是...」



       「为什幺需要主人呢?当朋友不好吗?」我跟乙姬还有被绑着的魑魅先生在平时开会的大厅。


       「说!」乙姬用力撕下贴在魑魅先生嘴上的胶带。


       「...啊...轻一点!」


       「给...我...说...」乙姬凶狠的眼神狠狠的折磨着魑魅先生。


       「是!」魑魅先生臣服在乙姬的威压下...他努力让自己保持口齿清晰的开始解说「狐精是少数全种族都是灵兽的族群,魔力本质也介于妖魔与灵兽之间...甚至是神...」魑魅先生缓缓的动着瘀青的嘴角「两仪条约听过吗?」


       我点点头,那是古代妖魔大幅出没、四处引起骚乱,最后神明五行为了平息骚乱跟他们签订的和平条约。


       「其中有一条是"灵兽等能力强大的种族,必须在身上施加一种限制器,即是在没有特定对象的允许之下,不得发挥百分之三十以上的魔力。",当中灵狐变包括在内...此特定对象不得是同样拥有限制器的人,但要是什幺样的人则没硬性规定。」

       稍微思考一下,说出疑问「那万一灵兽被恶人利用呢?」

       「历史上有过这类事件,往往是由该国自行处理...或是神亲自出马。」


       听到这不禁压力山大,赶紧继续询问「那...为什幺是我?我不过只是...只是...连家人也保护不了,什幺力量也没有的普通人...」脑海里再次浮现当时的画面...不管再怎幺不让自己去想,在怎幺逃避...这股无助的空洞感始终挥之不去...


       「你只是还没发觉而已。」

       「欸?」对他的话我瞬间感到一丝曙光。

       「你有着连自己也不知道的力量,不要还没尝试就自顾自的断定自己的可能性。」


       就算我知道他诚恳的话语很可能只是说服我的话术,就算我知道自己可能根本没那种能力...我还是被他的话语所吸引「我...才...才没那幺...您过奖了...」为什幺我的心会这幺激动?为什幺他的话会...会让我真的觉得我不是只会逃的爱哭鬼...

       我必须...必须问他...问他为什幺这幺肯定...


       然而我还没开口,乙姬就右手戴附有尖刺的拳甲、左手持比自己高不少的剃刀逼近魑魅先生「我一下不说话你就给我得寸进齿是吧...」


       「等等等!有小孩在!」


       「啧...算你聪明...」乙姬不甘愿地放下双手。


       魑魅先生鬆了口气,从一开始他不断地扭动身体试图挣脱,但感到绳子越来越紧后就放弃了。

       总感觉刚才那些内心戏都被糟蹋了...


       「请你务必成为我主人,让我永远在你身边。」


       「欸欸欸欸欸!可是...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啊啊啊啊啊——!」我蹲在地上掩盖自己害臊的面孔。


       「旭...私聊一下...」乙姬把我带到外面,留下茫然的魑魅先生...



       出来后关上门,才刚转头就看见乙姬的手指在面前「退散!」乙姬叫喊着,顺势大力的弹了我的额头。


       「好痛!乙姬做什幺啦!」


       「没反应吗...可恶...还以为是什幺催眠术...」乙姬咬着指尖,露出苦恼的表情。


       「?」


       她用圆圆亮亮的眼睛盯着我「旭...你不会是...喜欢上那只狐狸了吧?」


       我大脑运转了整整十秒才了解到她的明白,慌张地做出反应「我我我我我!没没没没没!」


       「...真的假的...」她难以置信的猛摇头「你到底看上他哪里啊...?」


       我羞着脸说「...我...只是觉得...他很温柔...」


       「不是吧..!」


       「...而且金髮很帅...」


       「不是吧...!」


       「...还有...还有...」


       「?」


       「对他说出那种话之后已经嫁不了人了啊啊啊啊啊——!」之前自己说的蠢话再次开始迴荡在脑海中。


       「...旭...」


       「是...是!?」她抓住我的肩膀把我压的跟她一样高。


       「首先!那畜牲曾借酒装疯给我大肆胡闹破坏还欠了一大笔债!一点也不温柔!」乙姬突然发自内心的怒吼让我下意识的正坐。


       「再来!我明白丛云国内金髮比较少见让你觉得新奇,但男人不是这样看的!别瞎了眼把青春浪费在那畜牲身上!」


       「是!」魑魅先生被贬的好卑微...


       「最后最后...这样就嫁不了人是怎样?那几百年前的观念了,你是捞叨孙女的奶奶吗?西方那边黑色圣战都已经结束几百年了!你的思维稍微与时俱进一下啊!」被抓着衣领贴在耳边大吼超难受的...


       我被掐着脸颊什幺都不说,只在心里默默想着「比较像捞叨奶奶的孙女...」


       「...真是的真是的真是的!乡下小孩就是这样...」乙姬揉揉自己的头叹息着。


       「对不起...」不知怎地就道歉了...当然还是跪在地上。


       我们走回魑魅先生大厅内。


       「...那个...」魑魅先生想开口。


       「不想被绝子绝孙就给我闭嘴!」却被乙姬充满霸气的语句吓得令他不禁发出可怜小动物才会发出的卑微低鸣。


       「旭...你真的...对他...」乙姬抖着眼皮看向我。


       「不知道...至少现在是这样...没有...那种经验...」我眼眶泛了泪出来。


       「...冷静思考...你肯定被什幺蒙蔽了双眼...」再次被抓住双肩,这次连带前后摇晃。


       「唔...我...呜呜呜呜...在人家面前说好太羞耻了啦——!」


       「算了...旭。」


       「是...」我哽咽的发出声音。


       「狐狸很阴险,只能用贱来形容...」


       「欸!你...」魑魅先生瞬间露出尖牙...只有瞬间...


       「闭嘴!」乙姬大声喝斥下,魑魅先生威严尽失。


       她以严肃的目光跟我说「...一个大男人接近小女孩肯定另有企图,别轻易相信这带把的畜牲...给你一个礼拜好好思考...在这之前不准找他。」


       「可是...」


       「听话...乖,先回去吧...」


       我好像让乙姬头痛不已,还是乖乖地听话吧「嗯...那我先回去了...」


       「路上小心...」

       我在关门前默默偷看房里的人影,担心的叹了口气。


       魑魅视角~


       「...老...老闆娘...」我感觉她稍微平静后才开口。


       「干什幺?」


       「能...能去洗手间吗...?」


       她突然露出阴险的微笑「啊啦啊啦~切掉就再也不用去了~」


       在这里完全抬不起头了...


       之后由骨节柆斋监视我去...还以为要失去尊严了重要的东西了。


       「...好无聊...」被绑在木桩上几天了。


       因为他们都开工了所以只剩我跟空虚的房间。


       「算了...至少我找到她了...放心的安息吧...我会好好保护你们的女儿的...」我想起那两人壮烈的英姿,下定决心不择手段也要保护她一辈子。


       我睡着直到早晨被开门声吵醒。

       头上有五只赤红色角的人走了进来,拿着酒瓶把手臂搭在我肩上「昨晚的月色真美啊!狐狸小子~」自称主厨的鬼族千幡平自顾自地喝起了酒。


       「你害我吃了不少苦头啊,混蛋...」当年这家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灌醉我,进而导致老闆娘口中所谓的"我轰掉一层楼"事件。


       「所以我不是帮你逃走了吗~别在意啦别在意~」他继续喝着酒。


       「你想干嘛?」


       「探监啊,我相信你很无聊的~」


       「追根究柢还不都你害的...」


       「不是说别在意吗~」


       看他这毫无悔过还满是鬍渣的嘴脸「混蛋...」真是令人作呕...


       「好啦!那我差不多要走啦~自己小心点,别再惹乙姬生气喽~」他就这幺走了。


       之后我肯定要好好揍你...



       不知又过了多久「打扰了~有人吗?」


       「是谁?」我看着渐渐打开的门,身穿清凉吊带衣的白髮女性走进来。


       「干部皓白由纪,来见见当时引起骚乱的元凶罢了。」


       「那你见到了...滚吧。」不认识的家伙也没什幺话好说的。

       「...」她站在原地用天蓝色的双眼瞪着我。


       「你还想...怎...样...」冰刀突然抵住我的咽喉,雪白色的寒气四溢。


       「其他人貌似都很讨厌你...你以前跟他们有什幺过节我不在乎,但你赶动旭一根寒毛的话...我就把你丢到北岳的冰洞永世不得操生...」她收起刀离开了房间,这里再次变的宁静...


       终于过了一个礼拜,回到了旭的视点~


       「我姑且相信你的话...不要给我耍什幺手段...」乙姬依然狠狠瞪着魑魅先生。


       魑魅先生则视强硬的瞪回去,但他的身体还是诚实地拉开了距离「乙姬...你吓到他了...」


       「...算了吧,狐精不签主从契约干部了什幺...吧?」由纪姐安抚着乙姬。


       「由纪!不要太宠他!你那时不在,不知道他做了什幺!他可是欠了债!欠债!」乙姬一再地强调欠债赊帐这类的事让由纪姐忍不住露出厌烦的表情。


       「好啦...可以开始了吧?」她无奈的把乙姬推到一旁。


       「麻烦了!」我向由纪姐鞠躬。


       「好,那开始吧~照之前教你的做,还记得吧?」


       「嗯!用匕首灌注魔力然后刺入对方脑门!」我自信的背出稍早乙姬教我的步骤,但不知为何感觉到魑魅先生抖了一下。


       「对!没错!啊!好痛——!」乙姬被由纪姐顶着太阳穴哀号。


       「乙姬,不要开玩笑。魑魅是吧...把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交给旭,然后沾上旭的血。」由纪姐解说着正确的步骤。


       「嗯...魑魅先生来吧!」魑魅先生用爪子挖出一颗牙齿交给我,我忍痛在手指上一划,血滴滴答答的在牙齿上流淌。


       「嗯...然后唱法。」


       魑魅先生率先开口「相伴主一生...」


       「赋予僕自由与力量...」我接着下去。


       「誓死守护...」


       「为其哭泣...」


       「为其愤怒...」


       「为其欢笑...」


       「奉献一切...」


       「接纳全部...」


       「以血认定汝为吾主。」


       「以牙宣示汝之誓言。」


       咏唱结束,什幺事都没发生...


       「契约成立,我皓白由纪已见证誓言。」由纪姐伸了个懒腰「好,结束。」


       「就...这样...?」没感觉到什幺变化,有点怀疑成功率...


       「嗯,明后天应该就感觉的出变化了。」由纪姐似乎有类似的经验,很孰悉主从契约的样子。


       「我会盯着你...紧紧的盯着你,如果你赶做出什幺"伤害"旭的事的话...我会剥下你的皮做成大衣...」乙姬用手指指着不知道高她几颗头的魑魅先生,兇恶的给予警告...然后突然态度大转,笑瞇瞇的转身打开随身通讯器「就是这样啦~!多,帮忙盖间狗屋呸~」转换表情的速度真快...


       之后在我千拜託万拜託下才终于让魑魅先生免于睡狗屋的命运...并努力的帮他争取到了楼下的小房间。


       魑魅先生好像要先想办法还债,所以几乎从早到晚都在外面,今天他来房间找我,我正爱看书。


       「弥生小姐...」


       「叫我...旭...就好...了。」因为在这里的习惯都是叫名字的,但对他却有点不好意思。


       「嗯...旭...这个还给您...」他拿出一个华丽的圆镜子跟一条玉坠。


       一看到那孰悉的铜镜,我的回忆瞬间涌现出来,不自觉的开始掉泪「这是...你见过...我父母...?」


       「请您原谅他们...他们没有丢下您的意思...」


       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禁哭得更加剧烈「我知道的...他们不曾丢下我们...也不曾丢下任何人...爸爸妈妈...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弟弟妹妹...我好想再见你们啊!」我的眼泪落在镜子跟玉坠上,止不住的鼻酸几乎让我窒息,我不管一旁的魑魅先生嚎啕大哭。


       「...他们吩咐我要亲手交给您这些...」他又拿出一个被布包起来的东西。


       「这是...」


       「他们说如果您想为丛云而活、为丛云而死...那就代替他们...使用这把刀...如果不想...那永远不要拔出来。」布打开来是四只破损严重的剑,太刀、薙刀、方刀、胁差...几乎都只剩剑柄完整,刀刃都严重毁坏。


       沉默了许久「对不起...让我自己静静...」


       魑魅先生起身敬礼离开了房间。


       我待在房里看着这几样父母的遗物,什幺也没说、什幺也没做...只是静静的看着直到由纪姐的声音传来。


       「旭,九点要开会,准备一下。」


       「...好...」我揉了揉哭红的眼角,把四柄刀收进衣柜、镜子放在书桌上、并把吊坠戴起来「...以后绝对不能在父母面前丢脸!」我将玉坠握于掌心双手合十向镜子拜了一下。

————————————————————————→我是分隔线~

调整中~

字数不小心蹦太多了~

((懒癌发作,懒得拆两篇((喂!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