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林外传玩法 > 正文

胎腹之中–图书室的静谧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20/1/1 20:14:26

  「快到了。」

  布拉德里克在图书室的静谧中抬起头,透过瀰漫着细细棉絮粉尘的昏暗空气看向自己名义上的兄长。

  北国的少年如今即将成年,修长的体态在窗下的躺椅里舒展开来,白色的面孔和浅色的合身猎装随他的动作从阴暗中透漏出模糊的轮廓。

  他半身隐在混浊的暗影中,半身沐浴在柔和的日光下,白桦树林的嫡子有那幺片刻觉得看见了一条绿色眼睛的白蟒蛇在冲着他吐信子。

  一如往常。布拉德里克对自己说,一如往常,他蛇一般的亲哥。

  「……什幺要到了?」他听见自己这幺问,然后听见了斯丹尼斯洛夫的笑声。

  轻轻的,善意的嘲弄。

  斯丹尼斯洛夫嘴角弯弯地勾着钩,浅卡其色的手套拈起一页泛黄脆弱的书页,他对布拉德里克笑了笑。

  「你只要知道快到了就行,男孩。你不需要太了解。」他的脸偏往书柜的影子里,「这是我们这边的事情。你不需要了解,但是你需要知道。」

  白如石膏的脸裂开了鲜红色和浓绿色的裂缝,足够他的兄弟从裂缝里窥见他的愉悦和疏离,以及微乎其微的安抚。

  「就像人类日常的节日信仰,美国人总记得感恩节然后忘记自己的过错一样。」


    1


  居尔特人的新年是死神萨温拜访大地的冬季,光明的布利宜特的节日则是祈祷着尚未甦醒的春天,这个时候的泥土还没有解冻,寒霜在地里凝结成块,这样的日子里的节庆要称之为春之祭为时尚早,春天仍然安睡在母亲的怀里没有醒来。

  「感觉挺有趣的,春天的传说?」

  拉碧思的指尖合拢成金字塔,鲜亮的青金石颜色抹蓝她的指甲,青蓝色的金字塔尖端抵着女子饱满的下唇,金色的唇膏点缀着一枚坠在唇下摇晃的蓝宝石和蜜色的皮肤,曝露在外的手臂和肩膀晕着太阳的光泽,如同将要迸裂的石榴果实,她通身的异国色彩将端庄与性的美感维持在恰到好处的平衡之上。

  艾林的蔷薇*¹就只是微笑地看着她。

  阿尔岱与他来自神祇仍然留存的土地的远亲并不熟悉,迦太基的青金石*²也对他相当陌生,彼此不熟识的两人艰难地在不属于彼此的故土上寻找能够开头的话题,阿尔岱寻思了许久总算想起来了英国人总是最喜欢谈论天气,于是他们谈起了即将到来的春天。

  他的上半身后倾在柔软的沙发里,让靠枕支撑起了他的手臂和背脊,并不远处的拉碧思毫不避讳地展示成年女性独有的饱满身材,而他们脚下的则是战火与铁器交织出的长毯。

  冠名昆尼希的家族在战火织中以铁与血建立名声,与长毯上花纹相对应的天花板上以油画述说着昆尼希的崛起,无处不在展示着家族荣耀的这个空间毫无疑问是昆尼希家的起居室。

  不会过分宽敞的起居是被各种浓淡不同的普鲁士蓝布置起来,不留一点空隙地佔据了客人们的视野。厚重而亮眼的普鲁士蓝是相当「日耳曼」的一种颜色,庄重又不至于过分厚重,站在大理石壁炉前,身负昆尼希姓氏的青年完美而严谨地诠释了普鲁士蓝和金髮碧眼的日耳曼天生就该如此契合,稳重的深蓝色将昆尼希的浅金髮色衬托得更为灿烂。

  相较于昆尼希,爱尔兰的坎贝尔,以及迦太基的穆卡拉姆玛就不是那幺适合这种颜色。

  张狂且艳丽的艾林蔷薇兀自盛开,枢机红色的捲髮和大片的蓝色并不和谐,像是相互争锋的红宝石以及蓝宝石,互不相让而无法兼容;青金石天生被太阳眷顾,阳光洒落的同时晕开了蕴含着高热的光晕,将她与蓝色彻底隔绝开来。

  普鲁士蓝无法像是衬托出昆尼希的骄傲那边衬托出他们,在这两人的身上蓝色只能是散碎的装饰。

  「春天来临的故事,拉碧思。」阿尔岱收起下颔,嘴边似笑非笑的微笑着,然后散漫地往壁炉的方向看了一眼,「不过我听说日耳曼也有一些不同的说法──基斯?」

  金髮青年瞇着矢车菊蓝色的眼睛发出了掺杂着些许无奈的笑声。

  昆尼希如今掌权的当家以及他的兄弟们都与阿尔岱相当熟悉,少年时的他们看着阿尔岱长大,而少年时的阿尔岱看着他们成年掌权,儘管日耳曼的土地和不列颠可说不上是甚幺近邻,但昆尼希家的兄弟仍然透过身为阿尔岱母亲的教母与坎贝尔家的长子相熟。

  「真会挑人聊天,嗯?」基斯斜靠在沙发的扶手边,垂手就能碰到阿尔岱的肩膀,而视线看向躺椅上的迦太基女子,只不过说话的对象却明显是他的异姓兄弟,「我可不擅长这个话题,你应该找林顿的。」

  「那正好,我也不擅长。」阿尔岱豪不在意地耸肩,「安希才擅长这个话题,这种事情他总有说不完的材料。」

  基斯忍俊不住地笑了出来,然后替他自己倒来一杯红茶才接着延续话题,「行吧,我说就是了……德国这边的是沃普尔吉斯之夜,这倒就是春之祭了,庆祝春天来临的庆典,就像大部分的庆典那样,篝火还有舞蹈。」

  「『魔女之夜』的名声很响,我听说过。」拉碧思若有所思地伸出手,传承古老的北非魔术以从指尖带着洒落金粉的光晕呈现在了众人面前,一个短暂滞留的金色圆形图案散发着太阳的光辉,「和我们那边的夏穆节有点像,是吗?」

  「广义来说,正确。」阿尔岱笑着说。

  他对魔术并不陌生,或者说是相当熟悉--古老的魔术仍然留存于现世,只是不再像过去那样广泛,而是被特定的几群人用特殊的手段保存了下来。

  过去曾经有段时间魔术彻底从人类的身边消失,尤其在人类科学高速发达的那段时间,从神话时代遗留至今的魔术、或者有些人称之为秘术的存在,在那个时候被绝大多数的人类所忘记,而选择将之传承下来的人们则自成一个与「现代」截然不同的世界,构成这个世界的人们之中有如同昆尼希的入世、坎贝尔的兼容、更有穆卡拉姆玛的完全隔绝。

  昆尼希作为依附战争而辉煌的年轻家族,他们的魔术根源于战争--高昂的战歌、命定胜利的长枪、踏醒大地的铁骑。他们是因为战争而诞生的家族,冠名「战争」的魔术特性注定了他们必然涉世甚深,参与世俗人类的战争以换来存续。

  与昆尼希的涉世相对的是穆卡拉姆玛的隐世,这两个家族是两个极端的代表。

  他们以迦太基为发源地,在托勒密王朝倾覆之前将最完整的埃及魔术透过只有术师才能读懂的方式保存了下来,不过也因为传承的魔术古老得难以想像,整个家族无论规矩或是作风都十分老派,穆卡拉姆玛认为完全没有涉入「现代」的必要,他们的家族使命是修复损坏的魔术文献或者寻找佚失的魔术,然后将之承继延续。

  这个古老的家族极少出现在人前,除了前往参与其他传承魔术的家族世代交替的继承式之外,再上一次他们的出现则是半个世纪以前与坎贝尔的联姻。

  亦即是阿尔岱理当是这个空间里与拉碧思最为亲近的异姓者,但他真的跟她一点都不熟。

  「夏穆节至今仍然在举行吗?」阿尔岱数了一会儿袖口的刺绣线,然后才抬起头,「虽然它仍然跟圣烛节不太一样,夏穆节更像是我们的朔火节。」

  「近年来遇到了一些妨碍,不过不碍事。」拉碧思撩开了垂落的金色捲髮,「朔火节听起来挺有趣的,说来听听?」

  「你只要知道我们那边大部分的节日都有篝火就差不多了,其他地方的朔火节可能比较有趣一些。」

  阿尔岱扳起手指数着,同一个空间里聊天的对象文化区跨度太大有时候实在是相当困扰,「夏穆节和朔火节,还有沃普尔吉斯之夜,他们本质都相去不远,都是庆祝春天的节日--我听说有些地方有五月花柱?会围绕着跳舞……甚幺的。」

  「很不熟悉啊,阿尔岱。」拉碧思促狭地笑道。

  「我们那儿没有那个花柱,我不熟悉理所当然。」

  一旁又要开始神游的基斯感觉腰上被阿尔岱手肘推了两下,他低头和少年瞪着的鼠尾草蓝眼睛对上视线,僵持了小片刻才甘愿地把红茶嚥了下去,接手把话题说下去。

  「……你要我说这个我还真的没什幺能说,我亲爱的兄弟。」基斯把空了的茶杯塞给阿尔岱,爱尔兰人看也不看就把碟子又塞到旁边的矮桌上,「德国的五月柱在大部分的情况下就只是装饰……南边和西边倒是有些有趣的活动,我记得你参加过南边的。」他一边说,一边又把话题扔了回去。

  「……这幺说起来是有这回事,去偷隔壁村的花柱的确是挺好玩的。」阿尔岱轻轻咋舌,但也没说甚幺,不过另一边的拉碧思显然是来了兴致:「花柱长甚幺模样?」

  「木质的长桿,顶端挂着花环用彩带缠绕起来,不过每个花柱的装饰都不太一样。」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香菸滤嘴和随手拈来的蔷薇凑在一起比划了一下五月花柱的模样,阿尔岱回想了一下,「然后是庆典?太久了我记得有点模糊。」

  「五月柱被偷了的村子要去摆访偷走他们的五月柱的村子,请那村的人喝免费的啤酒然后举行庆典。说是偷走,但就是个挺有趣的节庆活动。」基斯说着从阿尔岱手里的蔷薇摘走一片花瓣,他眨了眨眼,「西边的则是恋爱的主题--未婚的男子要在他倾心的女孩家门口竖立起五呎高的白桦树,用彩带装饰,然后挂上一颗木头削製的红色爱心,上面要写他们爱人的名。」

  「日耳曼人的浪漫。」

  「说得很像凯尔特就多浪漫似的。」

  「呵。」

*¹ 艾林蔷薇:艾林是爱尔兰的古称,阿尔岱的名字里隐含蔷薇的意思。

*² 迦太基的青金石:拉碧思(Lapis)即青金石。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