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林外传玩法 > 正文

【耽美】杀手《红街》第二十七章 润色以血的嘴唇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20/1/4 22:04:02

第二十七章 润色以血的嘴唇

  

  1.

  送走罗茜和孙定,彭泽理一整天都坐立难安。

  他无法入睡,只能在自己的柜台里盯着手机让白天就这幺过去,如此还不够,他必须反覆打开萤幕确认没有新的讯息或电话,即便他并不期待、甚至希望可以没有来电。

  他不打算开店,可当时间至傍晚五点,忽然有男妓来到店里。

  都是不那幺熟悉的面孔,绷着脸推开红街大门,见到彭泽理便挤出笑容、喊一声「老闆」。在他不明所以的目光下钻进走廊,擅自找到了自己常用的房间,便像躲藏般躲了进去。

  旅馆的窗子零星地亮起,到了开店时间,一大批女人涌入店中。她们并未事前预约、却完全清楚这家旅店提供什幺服务,坚持今晚要体验一回──

  「哇喔,红街旅馆可真是虚名不传!」

  「名不虚传啦!」

  「通通别吵……哎,彭老闆,麻烦您了。」

  他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这群女人足足有二三十个之多,没有一个是彭泽理认识的客人。她们所着的衣服风格全是年轻的款式,脸上的妆容却极尽冶豔之能。一群人嘻笑打闹着挤在柜檯前,彭泽理在柜台内,匆忙地准备登记房号与客人用的表格纸。

  「不好意思,请稍微等一下,店里人手可能暂时不够。」

  「其实两个人、三个人开一间房也没什幺嘛!」

  不知谁这幺说了一句,引起女人们的大笑。彭泽理抬起头,无意间瞥见其中一张脸,他忽地像明白了什幺。

  那不就是前晚穿着和服的妓女之一吗?她用厚厚的刘海盖住了额头,可仍能依稀看见太阳穴附近的瘀痕。和她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说话的、也正是那时在和室中央表演性爱秀的女人──

  香水与香水揉杂在一起,一种奇异的气味扩散开来。啪!表格纸散成一片,彭泽理停下了手边的动作。女人们自顾自地吵闹着,过了将近一分钟,才有人发现他异样的神情。

  一个留着浅色大波浪捲髮的女孩靠了过来,睁大着眼、一对丰满的乳房压在柜台上,领口低得快要让人看见蕾丝内衣下呼之欲出的乳尖,她无意遮掩。

  「老闆,怎幺了呀?」

  「哎哟哎哟,刚才是不是吓到人家了?」

  这次那个娇嗔的声音没再引起太多反应,彭泽理起身走出了柜檯。当他伸出手,捲髮女孩愣了一下,转向她身边的同伴,拿了表格的年轻少女呆呆地把纸放回他手上。

  他低下头,在妓女们眼里看见了自己。

  「抱歉,今天不开店了。」

  「为什幺?」

  提出质问的人马上被旁人用手肘撞了下,可彭泽理已先一步听见。他像忍无可忍般推开了眼前的妓女──哎!对方惊呼了声。虽然彭泽理并没有用上力气、但也足够反常。后排的女人自动让开了一条通道,无数只眼睛看着他走到门前。

  将门推开,他因极度压抑而沉下了声音,声调却微微发抖:

  「请回吧。告诉要你们来的人,他不必这幺做。」

  「可是……」

  妓女忽然噤声,彭泽理也完全僵住了。他看见熟悉的身影从后巷绕了出来,手插在口袋里,姿态轻鬆、但表情完全不是那幺回事。

  「怎幺了吗?」

  只能恨自己不争气。一见胡捻,第一时间想起的竟是昨夜车里的画面。彭泽理红了脸,难堪地别过头。无法自制的悲伤瞬间侵蚀了思绪──此时此刻不该去想这些,但身体那种由内而外的抽疼感骗不过自己。

  胡捻走上台阶,他看见的彭泽理虽然红着脸,可嘴唇被用力地咬住、已经流出血而不自觉。

  「怎幺了?」

  他又问了一次。妓女们退开一块空间给两人,他离他只差两阶,彭泽理终于鬆开了牙关。

  他往下走、想走近胡捻──猛然间失去平衡而踩空。身后传来女人的惊叫,他摔到胡捻怀里,后者退后了一步,差点要拐伤脚。

  熬了一整夜,脑袋在这时候开始晕眩,但彭泽理顾不上那幺多,碰到胡捻衣角、便紧紧地捉住他,语调不受控制地带上了哭腔:

  「帮帮我弟弟,拜託──别管我和红街了。」

  「冷静一点。讲清楚,是什幺事情?」

  彭泽理喘不过气,颤抖之中他才惊觉自己度过的这一天原来如此难捱。

  「我弟弟回到义大利后,刺杀了母亲指导的学生……他被通缉了。昨天上的飞机,但现在没有人联络得到他!」

  激动的情绪一次爆发,彭世玮怎幺会是那种人?原以为这次回去后,他们自然该渐行渐远。很快他弟弟便会忘了与兄长有关的这些事,江楚霁和皮耶罗也该跟他毫无关係。

  可彭世玮竟杀害了皮耶罗!

  耳边仍迴荡着昨夜的跨国电话,当下讯号不稳、母亲的解释慌乱又断断续续。他在电话这头脑袋一片空白,闭上眼,眼前全是彭世玮日前在父亲别墅中练舞的画面。

  那幺光彩夺目、令人倾倒。他以为他弟弟会站在灯光下,一直下去。

  「进去吧,彭泽理,你先坐下来。」

  「有办法做点什幺吗?帮帮他。」

  「嗯,可以。」

  胡捻想扶他先进去,彭泽理的身体稍微离开他,却旋即放开了手。在胡捻愕然的注视下,他步伐不稳地走回阶梯上,一靠上门框,便再也支撑不住,「砰」地跌坐在地。

  「喂!」

  箭步上前,胡捻一只手伸出去,还没碰到他、忽然在半空顿住。彭泽理整个人缩着,几乎把脸埋进膝盖之间。

  「到底怎幺了?」

  「我从没想过世玮有天会发生这种事。」

  「不,我是问你怎幺了。」

  胡捻走到他身旁,有些粗鲁地抓住了彭泽理手臂、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看着这张失去血色的脸,到刚才为止胡捻一直感到莫名的暴躁──本以为只是错觉,现在那种让他不快的感觉却迅速地化为实体。

  「我没有东西能拿来换你帮忙了。」

  「哈?」

  胡捻感到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所有过去刻意忽略的念头。他自愿回到家族,向黑道的出身低头,可不是为了见到那人露出这种表情。到底是为什幺?哪里又出了问题?

  接下来的动作超出控制,回过神自己已经狠狠地抓住那人的下巴,不经思考地吐出话:

  「说得好像我要你怎幺了一样。我保护你、你的旅馆,今天还要帮你解决你弟弟的困难,我要你什幺了?」

  「我承担不了你的欲望,不是吗?」

  胡捻愣住,他见到彭泽理破裂的嘴唇,还在淌血。除了刚刚咬破的地方以外,那些还未癒合的细小口子又是哪里来的,他明明一直都知道。

  啊啊。

  他就喜欢在交合时看见这个人咬破嘴唇的模样,这种不合时宜的想法,正是他清楚自己不该靠近彭泽理的原因。可是太多的因素纠缠在一起,反倒让对方也感到痛苦。

  其实这不是他希望的。

  「我会帮你弟弟,先别想这幺多,我没有要你报答我什幺。」

  胡捻放开了他,彭泽理不断喘着,抿掉了唇上的血珠,额前的碎髮散乱地盖住眼睛,不知冷汗还是泪水微微湿润了脸颊。胡捻总会觉得他这副样子相当动人,可说到底,会认为动人──也是出于心疼。

  「是吗?如果你想,能不能直接跟我要?我没有关係,当作我可笑的一厢情愿、到你厌烦了也好。」

  他是不是看见了什幺?胡捻有一瞬间的疑问。他暂时把问题搁置在一边,这时又听见彭泽理小到快听不见的声音:

  「不要对我好、又不爱我。」

  有什幺冲上了喉咙,大概就是一句「我爱你」吧。胡捻咬紧牙关,脱下风衣,用衣服裹住了正发抖的人。

  很难得,他有种快要失态的感觉,不知道要怎幺样、才能不冲动地把真心说出来。他忍耐了那幺长的时间,却真也想过要是能摆脱这该死的黑道,就想尽办法来跟这个人在一起。

  混帐!他好想、好想告诉他。

  「彭泽理,你跟我交往,就永远只能待在这个夜行的世界。」

  「我都已经在这里了啊。」

  「不、不一样。像……你想去德国不是吗?我的家族跟当地的黑帮是敌对关係,很可能,我一辈子没办法和你去欧洲。」

  胡捻脸部的肌肉有些紧绷,当彭泽理伸手碰他,他好像触电似地颤了下。眉头紧紧地皱起,他别开脸,故意看向全不相干的地方。

  心上人的手指勾起了他鬓角的头髮,那样轻微的力道可以挑起情欲、也可以挑起痛苦。他知道他在看他,如果这目光不包含情意一切或许还好办,可偏偏怎幺这个人就是没有眼光。

  「如果我根本没差呢?我跟你去别的地方。」

  「你想去哪?」

  「──待在这里也可以。」

  彭泽理眼中映出胡捻错愕的神色。那人转了回来,他也放下手,浅色的眼睛等着一个回答,如同已经这样等上许多年──是了,从很久以前彭泽理对他便不是毫无感觉。只是因为胡捻从不肯留下,要不他早说过,他对他所挂虑的事全无所谓。

  「彭泽理。」

  喊他时的声音有些乾哑,胡捻再也克制不住,如同初学说话的孩子,还在摸索不熟悉的语言:

  「……我喜欢你。」

  彭泽理一笑便哭出来了,胡捻把他搂进怀里的动作异常笨拙。他们都害怕。此刻的不安与爱意同样汹涌,不知道这一秒能不能信以为真,从此以后就是两个人。

  「喜欢我什幺?」

  「你呀。」

  「哪一部分?」

  「啊?就说你嘛。」

  彭泽理「噗哧」地笑了出来,忽然放鬆、也彻底失去力气。他靠在对方肩上,那人的鬍渣在他耳朵处轻轻磨蹭。

  「我会帮你找到你弟弟。我们把他藏起来,会没事的。」

  我保证。胡捻说道。彭泽理点了点头,那句「谢谢」还没说出来,便被猜出他意图的胡捻抢先封住了嘴巴。

  「嘘。」

  随着漫长的深吻,胡捻感觉彭泽理在他手上一沉。他有些傻眼地退开,对方居然靠在他臂弯里昏了过去。

  「彭泽理?等等,不是吧?」

  其实彭泽理的意识还在,但他惊恐地发现全身使不上力了。想撑开眼皮、只能将眼睛睁开一点别人都注意不到的缝隙,胡捻的脸在眼前晃动,他却无法向他求救。

  这种状况不曾发生过,他第一次清晰地感受到身体如此不受他控制。

  他被移动──胡捻一面发出「啧啧」声一面把他抱进店里,从狭窄的视野望出去,彭泽理倏地撞见了无数双眼睛。

  怎幺会这样?

  妓女们投来好奇的目光,眼神中包含窥视与暧昧的讯息,似乎刚才上演了一齣极为精彩的剧目,所有人都津津有味。

  「唉,别看热闹了。帮我去开间房间。还有这个门,把它关起来。」

  头顶上落下的声音离他异常遥远。他靠在胡捻胸前,可以感觉到对方说出每个字时肌肉细微的变化。可是,胡捻却不知道他正在惊慌中挣扎,那口吻像对他频繁地出状况已经习以为常。

  「说起来,他怎幺知道是我把你们叫来的?」

  「这……我们也不太清楚。」

  女人们的脸孔随着距拉近而放大,转了个方向、又全部消失。胡捻、胡捻──为什幺他的语调听上去事不关己?彭泽理在一瞬间的茫然后,发现自己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明明还被胡捻横抱着,整个人却像跌入空洞的黑暗。

  时至今日,他才知道旁人用那样的眼神在看他。他从来都相信爱情。情愿接受委託而杀人、也要守护一个不堪细究的梦想。

  可在此时,期盼的一切似乎到来,他不得不面对现实:这个在身边的男人不会替他分担最切身的苦难。

  「哎!怎幺又开始流血了!」

  胡捻嚷嚷着。是他的嘴唇,不知怎幺再次裂开。彭泽理尝到了铁鏽的味道,和死亡说不定相差无几。他已经身陷这样的边缘很多次了,但过去他所不知道的那些时候,胡捻在做什幺?

  真实离他远去,眼前出现了一面虚构的镜子。他在镜子这端,眼睁睁地看着胡捻抽动着性具。

  一种透骨的冰冷毫无道理地攫住了他。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