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林外传玩法 > 正文

转生到可以使用放置攻略的异世界(177)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20/1/4 22:04:13

(177)使徒的秘密


望着眼前被爆头的『龙裔』利揆泽,欧姆还没有意识到战斗已经结束。


此刻的他还处在『日炎』模式下还没解除,战斗就这样被人抢头收尾了,实在没有实感。


欧姆望向了一旁刚刚捕捉到杀意的建筑,一名飘逸着粉红色长髮,戴着白色围巾一席黑色皮革装 的女子缓缓起身,把疑似狙击枪的东西靠在肩膀上。


「蕾比小姐…」

欧姆认出了对方,对方没有打招呼,只是收起了杀气与欧姆四目相对。


欧姆看了看倒地的利揆泽尸体,确定他的头颅并没有再生。


「跟短笛大魔王一样,头颅被爆了就不能再生吗?岂不是跟殭尸一样。」

欧姆无奈地吐槽着,早知如此就奋力往他头上挥一拳还是砍下去。

「不过…」


欧姆迟疑了一下,四周丝毫不见完整被爆头后的龙头胪肉末的碎片,只有血迹和部分因为冲击而击落的鳞片和龙牙。


刚刚那一发狙击的威力可不是单纯的致死,而是要摧毁头部让他无法轻易再生;换言之欧姆不清楚利揆泽的复活条件底线是什幺,如果冒然因为确定他这个弱点攻击,对方势必会全力保护头部来战斗,也因此如果一次攻击弱点的行动失败,之后就很难再一次下手。


「专业高手的级别吗?说来还真恐怖…」


欧姆记得安姆思塔师傅曾说,高等的资深佣兵不管任何任务出手都能解决,以及只会在能解决的时候出手两种类型;后者听起来似乎只是等待时机的废物,然而不尽然,不管是怎样难度的对手都能在适当时机一次解决,甚至不留后患的处理方式。


这是另外一种专业境界。


而蕾比来说拿着枪应该是狙击手或枪手的担当,实在很符合他的风格。


「枪手?」

欧姆自我分析时,才发现奇怪的一滴吐槽着自己。

「这个王国内,并没有枪械呀?」


欧姆连自身早期使用的『赤焰射击』,都必须以破坏『魔法水晶』来达到类似的破坏力,而眼前疑似来是同一个地方的『穿越者』竟然完成这没有工艺与相关知识技巧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蕾比的谈吐并不像是工程人员或技师…,虽然已经染上了佣兵色彩,但比起技术方更像是实战方的人,能自己Kar98跟狙击枪,绝非是个人的技艺製造的。


「能力吗?」

欧姆猜想到了,『人神』玛莉安娜曾和自己提过『精灵神』利用了她的系统修改赋予给了另一位『使徒』,结合猜想的话,精灵神的另一位使徒与『琳兹』小姐认识的话,就有可能是另外领外疑似穿越者的干部『天兔』之蕾比和『天马』之朗姆西的其中一位了。



欧姆往回走了过去,利用魔力一挥手就熄灭了日炎的火墙,小扛着两名女性,跟在艾美身后穿过熄灭的火墙而来;七里公主没有受到伤害,艾美基本上没事,欧姆简单地替培塔治疗皮肉伤后,培塔也清醒了。


这时,熟悉的面孔,从巷弄跑了过来,是尤俐身旁还跟着琳兹小姐。


「尤俐和琳兹小姐?你们怎幺会在这里?没有受到幻术的影响吗?」

欧姆吃惊着,虽然有意识到应该有人没受到幻术影响而在战斗,刚刚就有感受到柏兹的气,不过没想到游行队伍外,认识的伙伴还清醒,可说是对于战局打了剂强心针。


「因为琳兹大人很厉害!解除了我们身上的幻术!而且呀!路上出现很多的飞龙,都是蕾比大人击落的,我们就想说要赶过来帮助欧姆师傅您保护皇族成员!」

尤俐兴奋地说道,第一次和干部级别的佣兵战斗,恐怕是被他们精湛的技巧给惊艳到了。


「我的能力本来就对于幻术有抵抗能力,所以我没事。」

琳兹简单的解释。

「我们还没抵达会场,才出门的路上就发现了那个闪光,接着他们中了幻术,我便设法依序治疗了蕾比酱、安姆酱、莉雅酱、魔女酱和和猫咪酱,布鲁斯酱和菲雪酱他们,因为这个幻术有一些麻烦,以及安姆酱和莉雅酱的提议下,我决定赶过来先跟你会和拟订计画,之后中间遇到了一些插曲,所以迟来了…。」


「欸?」

欧姆听到这边议会到了,应该是琳兹身上的『系统』的技能所致,她没有受到幻术的效果影响。

「这幺说?师傅和莉雅、蓓堤呢?其他人呢?」


「你师傅那家伙去竞技场那边了,毕竟那边都是重要人士,会长那老头子也在那边,避免差错最好先去确认。」

不知何时蕾比小姐已经离开了建筑的阳台来到了这里,另一侧的巷弄莉雅也缓缓走了出来。


莉雅的手中拿着一把水晶变化成弓臂的水晶弓。


「欧姆先生,你没事吧!」


「莉雅小姐!」

欧姆看了看水晶弓,原来刚刚使用冰之箭矢救了自己的就是莉雅。

「感谢相救。」


「没什幺举手之劳而已。」

莉雅不好意思地收起了水晶弓,变回了原本菲雪送她的幻形水晶。

「布鲁斯先生和菲雪小姐他们去帮助其他游行队伍的人,我们则是先赶到这边支援;至于蓓堤我也不知道那只小猫又乱跑到哪里了。」


莉雅满是无奈,都这种危险时刻不清楚龙裔实力有多强,蓓堤还这样乱跑,实在令人担心。


「她应该会照顾好自己的。」

欧姆苦笑着,蓓堤的实力的确不用担心,她不一定能打倒龙裔,但以她的能耐和技巧,保命的办法很多。


欧姆知道自己还活着就代表蓓堤还活得好好的。


「你们是从前面过来的吧?前面的队伍都没事了吗?柏兹、阿鲁他们」


「第一队伍,虽然有个『龙裔』和一堆飞龙,不过那边有王国军的葳蒂小姐和莓小姐她们这些考生联手,另外葳蒂小姐带来了两位魔法师以及担任考试的那两位裁判去帮忙那些考生,虽然他们好像被打得挺惨的,不过裁判先生和裁判小姐说交给她们就好了,我们就赶过来了。」

尤俐说道的,所以目前来看第一队伍的那些考生应该不用担心,葳蒂和莓也是见过魔王殿魔王战斗的人能够自保的,『两位裁判』应该是指莓桥小姐和卡诺先生,两位都是『太阳骑士团』的优秀战士,应付龙裔应该没问题了。


「第二队的拉比兹先生和拉兹俐小姐,以及梵格先生都没事,虽然其他的考生被打倒了,不过在『双子』的两位以及,骑士团的『四骑士』『青龙』格温在应该是没问题的。」

莉雅补充地说道。


「布鲁斯和菲雪、妲维爱、伊欧,我让他们在那边保护战败的浮秋希和阿鲁贝鲁,一边治疗一边战斗,那个龙裔实力和这个差不多,不过有布鲁斯在,我想是没问题的。」

蕾比说道这边有一些不甘心,似乎很想替自己的徒弟报仇,砍了那个龙裔。


「而小公主的队伍那边,『玄武』柏瑟姚先生,说交给他后就和魔法大队的可路小姐过去支援,让我们先赶过来了。」

莉雅简单的收尾。


「等等,那幺后面的两个分队呢?」

欧姆这才想到米菈、艾波;茉莉、蕾娜、寇德等人…、可都还在后面保护三名皇族成员,可能遇到的敌人不会低于利揆泽。


「『朱雀』兰斯洛特先生和『白虎』乔拉罕先生都过去支援了,我们怕人手不够可能等一下也要赶过去支援。」

琳兹说道,此刻她经过艾美同意,正着手给予七里公主进行幻术解除的治疗。

「不过在那之前先把公主大人唤醒吧?我想这样比较好行动。」


「嗯…」

欧姆点了点头。


「『苍炎』,有事先跟你借一步说话。」

接着莉雅和尤俐便被指派帮忙艾美以及培塔、小纲驻守附近防止过来飞龙阻挠。



欧姆被蕾比叫到了一旁。


欧姆正疑惑的时候,蕾比这才开口问道:「你怎幺决定呢?」



「我?」

欧姆疑惑着,无法理解的把可能的问题列出。

「是指『龙裔』入侵的原因、还是目前的战况」



「不,我是指你的决定。」

蕾比无奈的扶着额头,重新解释问题。

「你身上出现了『人神』的波纹,虽然也出现了『太阳神祝福』的波纹,但我常和琳兹接触,我知道你身上的『祝福』是假的,是『人神』大人为了掩护你『精灵神』波纹身份帮你设下的『假祝福』对吧?」

欧姆有些吃惊,完全都被蕾比说中,正当欧姆开口回答:「对,是『人神』大人帮我…」


蕾比却硬生生打断。


「那『苍炎』你的决定是什幺?是接受了『人神』的帮忙后,依旧要跟『人神』的使徒为敌吗?又或是不管是谁的『使徒』你都要处理?亦或是…」

蕾比双手抱胸的质问,她在乎的是欧姆是否为同盟的打算


「我接受了『人神』大人的帮忙,所以我承诺『人神』不会与她的『使徒』和『信徒』为敌,那幺蕾比小姐您和琳兹小姐又是怎幺想的呢?」


对于欧姆的回答,蕾比省思了一下,没有说话,打探着欧姆的状况。


「这样嘛… ,那就好。」


「所以我一开始就说,打从我愿意传授欧姆先生『鹿岛神传直心影流』的时候,他就通过我的试验,不是外人了吗?」

琳兹走了过来,似乎处理好幻术的处理工作。

「抱歉,刚刚用了一点手段窃听你们的对话。」


琳兹刻意说明自己窃听,用着「不好意思喔!我做坏事了喔!但你们会原谅我的啦!」的无所谓表情说着。


「琳兹小姐!」

欧姆在琳兹小姐接近的时候,感受到一股与自己相近的波纹似乎产生共鸣了。


「没错,那是人神的波纹之间的共鸣,而你和蕾比…」


蕾比放了开了抱胸的手,右手搭在欧姆的左肩膀上,欧姆感受到一股更强烈的共鸣感。


「虽然人神大人帮你不会控制波纹的你隐藏了『精灵神』的波纹,但只要我接触你,我们之间的波纹还是会共鸣的。」

蕾比解释着。


「所以果然『人神』大人所指的『使徒』就是琳兹小姐,而蕾比小姐就是所提到的我之外的另一位『精灵神』的使徒,对吧?」

欧姆说出了自己的推论。


「正确解答。」

琳兹点了点头。


「果然…」


「不过,既然『人神』大人连我的事情都跟你说了,应该是把她自己以及我们目前的处境都跟你说了吧?」


「她说我是因为要帮『精灵神』完成任务所以被召唤来到这个世界的,不过这个国家是排斥异神教徒的政教合一国家,我和其他神的『使徒』待在这里会危险,而『人神』过于干涉这个国家也会有危险,之后…」

欧姆简单地的从头把自己知道的资讯告诉两人,对于一直照顾自己的琳兹,以及认识的蕾比小姐坦然『使徒』身份,一种他乡遇故知的乡愁感触使他不知不觉说了很多。


此刻就要说道,人神提醒西卡里说要小心『夜月神』使徒的事情,却突然闭口了;欧姆虽然确认两人的身份,但不能保证『天马』是身为『夜月神』使徒的事情,也可能两人认识其他『夜月神』的使徒,如果把这资讯公开,欧姆恐怕就会被排除在同盟。


不过欧姆的反应很突发很自然,被两人给看透。


「所以你明白,为什幺我们一开始会选择跟你抱持距离,并且不和你明说我们身为『使徒』的事实了吧!」

蕾比坦白地说出了真相。

「虽然琳兹说你可能跟当初的我一样,对于『神』和『使徒』的事情全然不知,但也不可以掉以轻心你可能是反串伪装,除非『人神』信任你,我都认为你对于琳兹是有害的,我都不会轻易跟你选择合作,即使都身为同一名神的『使徒』也是一样,我在这个世界只为了我和伙伴而活,而不是为了『神』。」


蕾比说出了真相,欧姆这才明白蕾比那些排斥自己的行为,以及为何不和自己认亲的原因。


「既然『人神』大人认可你,并且属意你跟我们合作,那就没有什幺好保留的,不是吗?」

琳兹化解尴尬伸手跟欧姆说道。


欧姆也反应的伸出了手,被琳兹握住手,感受着两人身上一股力量的相互牵引的感觉。


「这就是附加于你身上的『人神』力量的波纹与我身上作为『人神使徒』的『加护』波纹共鸣的结果…」


这时,蕾比也靠近抓欧姆左手手腕。


欧姆感受到与蕾比之间的波动更加强烈,几乎是力量可以合作融合为一的共鸣。



「这就是…『精灵神』力量的共鸣?」

欧姆错愕的感受着,那种感觉不单单是魔力或是意识,而是全身的力量甚至是自我的所有感受都在同步的感觉。


「因为你我都是由『精灵神』的力量召唤来这个世界的,简单来说你跟我的能力与存在构成就是因为『精灵神』,我们两个力量共鸣的话,将会比起附加在你身上的『人神』力量与其他共鸣,我们的共鸣是整体性的。」

蕾比简单的解释。


「原来如此,所以你们是透过这样的方式才认出我的身份的?」

欧姆这才恍然大悟,为何还没有任何言语表现,两位大人一开始见面就认出自己是穿越者的身份。


「那当然,真没想到还真的会看到毫无隐藏波动在路上跑的家伙,还以为以前才会看到这幺傻的家伙。」

蕾比无奈地吐槽着。


「没错,蕾比感知到你是『精灵神』的『使徒』后,我们就对你堤防着,要不是有着莉雅对你的高评价,蕾比可能为了杜绝隐忧,直接把你杀了灭口。」

琳兹很冷静且平淡的说着让欧姆感觉可怕的评论与计画。

「毕竟对我们两个来说,已经不需要,甚至拒绝和其他『使徒』合作了。」


「已经…?」

欧姆对于琳兹的这段话感觉到疑惑。


「不过既然欧姆受到『人神』大人的推荐与请託,那幺我很乐意以『穿越者』的身份重新与你认识并作为同盟合作。」

琳兹鬆开了紧握的手后,鞠躬说道。

「重新自我介绍,我是违星百花(Iboshi Momoka),日本人,再来到这个世界前是19岁短大护校生。」


「转生前?也就是说,琳兹小姐…,违星小姐,再来到这个世界后重新出生了?」

欧姆震惊着,虽然在原来的世界常看过各种穿越,自然转生系列也是很常见的,难道说琳兹就是所谓常见的那种死后转生的穿越者?



「这个答案是否定的,我来到这个世界后,变回成11岁的样子,成为孤儿,好在来到的前半年中,遇到了蕾比。」

琳兹摇了摇头,否定了欧姆的提问。


「也就是穿越后变成小朋友…」

欧姆点了点头,这样类似的作品附身取代原本宿主,或与不同年龄的交换待在异世界生存的剧情都有听说,虽然都是作品,不过欧姆可不在意那种事情,他现在可是亲自体验这种非同常理的事情,那有多少剧情资讯可以参考他都觉得是有益的。


「真是的…」

蕾比无奈的扶着额头。

「琳兹你也太快暴露身份了吧?都还没跟这个小子说清楚作为『穿越者』和『使徒』该注意的地方。」


「反正我们都已经认定欧姆是我们的伙伴了,一些资讯透漏没关係吧!」

琳兹不以为意地说道,开着玩笑。

「是蕾比太过害羞了,因为难得遇到同乡的男性吗?」


「不是那种原因好吗?我对小鬼头没兴趣。」

蕾比翻着白眼说,还是补上了自我介绍。

「我是林羽晴,跟你一样出身于台湾,来到这个世界前是16岁,高中生;来到这个世界后转生成为12岁时候的样子,我逃出了孤儿院,之后认识了琳兹和朗姆希,一路成为佣兵至今。」


「林羽晴…,学号是…1030207的林羽晴同学?」

欧姆听到这名字联想到了浮秋希所穿的那一件『忠孝女中』的绿色运动服的绣上的名字和学号。


反而惹来蕾比的怒视:

「闭嘴….,再说一次那个东西就杀了你,…早知道当初不应该答应浮秋溪把那件衣服送给她的。」

蕾比怒斥之后,感觉到懊恼的抱怨着。


「不过在成名之前的底层佣兵时期,只穿着运动服不穿护甲的蕾比酱也是很有名气的,那套绿色运动服可能对于这世界憧憬蕾比的人是一件加持过后的战服了。」

琳兹说的很简单,但对于蕾比来说可以说不想回忆的黑历史。


「所以,林小姐你是103学年入学忠孝女中的学生,那间学校就在我家附近…?」

欧姆坦言他认识这所忠孝女中,在全台湾叫做忠孝的学校可说有十来所,但当中的女子高中也能缩小範围到两、三间,而欧姆从小到大自己上下学、四处溜搭都能看见这所忠孝女中的制服,他不会认错的。


而从学号等于入学年来看,欧姆细算,蕾比小姐,在原来世界的年龄,应该比自己大上四岁。


蕾比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吃惊:「虽然浮秋希那孩子提过,不过还真没想到你是真的认识我母校的人,虽然我也没从那边毕业啦?或许我们曾碰过面也说不定。」


「呵呵,我倒没有印象,制服和学校倒是知道。」

欧姆望着粉红色头髮蕾比,他可不记得自己看过这种招摇髮色的出现在原来的世界过。


「真失礼,我本来的髮色是黑色好吗?是来到这个世界获得『系统』后转变成这样的。根本是『精灵神』的恶趣味。」

蕾比气愤的抱怨着。


「以前浮秋希把『系统』内的『购买道具』的染髮剂买了之后头髮就再也变不回原来的颜色,于是最后又挑了顺眼的粉红色,延续至今了。」

琳兹冷不防的爆料蕾比。


「原来如此,还真是辛苦呀…」

欧姆感同身受,作为商城受害者他很明白这一点。


「不过真好呢!有『商城』系统什幺的。」

琳兹羡慕的说道。


「琳兹小姐的『系统』,没有这样的功能吗?」

欧姆听到这边以为所有被赋予了『人神』创作的『系统』基础创造出来能力的『使徒』都有类似的能力,看来实际上并非如此。


「是的我所持有的系统-『Doctor God』,只有赋予我能够学习并使用原来世界医术的系统,相对应的道具我都需要透过获取製作的技能才可以重现于这个世界中。」

琳兹摊了摊手,拿出的针筒和手术刀都是她透过能力重现的,包含身上的那一件护理师改良长袍也是。


「我说琳兹你也太快透露出关键讯息了,如果让这小子误会对别人都可以这样随口说或问的话,可是会吃亏的。」

蕾比拍了拍琳兹的头教训着。


「其他的『使徒』有什幺忌讳吗?」

欧姆联想到的发问。


「也不是什幺『忌讳』而是常识,有四个资讯是绝对不可以轻易对人透露出来的,尤其是其他『使徒』,一、身为『使徒』的身份;二、侍奉的『神』的身份与波纹;三、自分被赋予的特殊能力;四、转生前的死状。」

蕾比看欧姆什幺都不懂,作为既然要同盟的转生者前辈,只能好好解释。

「『使徒』间相互战斗的原因只有两个,一个是作为穿越者彼此间的利益冲突,不论是不同国家、队伍、阵营、个人的互相仇视和恩怨;另一个就是作为『使徒』所侍奉的神不同引起的冲突,就如你知道的『太阳神』似乎对于其他『神』与『使徒』抱持敌意,自然不可以在确定其他人是哪位神召唤来之前,轻易自曝身份,让对方提早判断情势私下出手;因此第一个『使徒』身分与侍奉『神』的名号与波纹,就是我们优先需要隐瞒避免被其他『使徒』算计的保密重点。」


欧姆点了点头,从人神那边接收到的讯息,也让他知道不可以被这王国的教会人士发现身上不同的波纹,否则可能会连累朋友与伙伴。


蕾比接着说下去:「第三点,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永远不知道其他的『神』赋予给其他『使徒』的能力是什幺,你的能力或许很外挂,但一定存在着比你强或专门克制你的能力,因此『系统』能力与极限是每个『使徒』不能说的秘密。」


「不过极少数的同盟,就像我跟蕾比一样,会分享彼此的能力,作为取得彼此信任的证明。」

琳兹补充着,但还是被蕾比给怒瞪。


「最后,则是死因;我看你能那幺快的时间理解这个异世界与『系统』,应该也是动漫圈子的爱好者吧?」

蕾比接着严肃的问向欧姆。


欧姆点了点头。


不过他的能力说来複杂,撇开技能的效果,他与琳兹的能力不同之处在于,『放置勇者』并没有明确的技能或增强方向,而是透过跳钱后『商城』课金的方式获得各式各样的技能,甚至没有方向或区域、种类的限制。


说了,只要不提不把技能都说出去,也会造成什幺致命的弱点




「『人死后会穿越到异世界』这个设定你应该很清楚,死掉的人对身前诉愿以及死法的执着是很可怕的,因此不要随便把自己说出去,更不要冒昧询问别人前世的死法,这会要了你的命的。」

蕾比丢下了这句,欧姆只是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蕾比之所以如此气愤的原因欧姆大概可以推测出来,在内心分析着;「也就是说蕾比小姐应该是属于死后转生的那种人吧?琳兹小姐来看应该也是如此;不过我…,我并没有自己死亡的记忆,我是莫名其妙就被带到这个世界的,所以生前的死法论点不存在的话,就没人可以因此利用我对死亡的恐惧来打击我。」


「所以即便如此,你也愿意把能力告诉我们吗?虽然我和欧姆酱相处大概能猜出来有什幺技能,不过挺意外的,对于这个能力还是第一次判断的方向至今都不太明确,不过和我不同如果和欧姆酱长时间接触的人是懂游戏的羽晴酱应该会比我快猜到。」

琳兹难得使用蕾比的本名称呼着。



「并不是什幺複杂或强大的能力啦!」

欧姆不好意思地说道,但从琳兹的话,联想到了一个讯息。

「游戏,女高中生,林羽晴…」

欧姆不可置信地望着,确认着自己记忆是否有错误。


「蕾比小姐,您该不会就是4年前,于租屋处自杀的台湾难得一件的天才射击游戏女选手,年仅14岁国中就成为职业选手的天才,林羽晴!」

欧姆整理着久违对于原来世界的记忆,林羽晴、忠孝高中、游戏与年纪这些线索终于在他脑中串了起来。


虽然他并没有特别在乎这一位林羽晴选手,不过14岁打职业联赛、成为职业队伍的王牌队员,作为一个热爱游戏、动漫的国、高中少年,都听过这一号传奇人物的名字。


可以说是提早好几年就在他们这个青少年时期就达成梦想的英雄人物。


林羽晴有着极高的人气,14岁清秀可爱的外貌,与电脑桌前,敲打键盘按着滑鼠,专注狙杀敌对冷傲姿态,两者反差萌感,招来不少男、女粉丝。


不过,林羽晴碍于年龄所属队伍与年龄并不能给予他太多的比赛外的工作,也有介于年龄怕造成家长与特定教育团体的批评,林羽晴在电竞圈从来都不是个摇钱树,只是孩子与青少年的梦想标竿。


因为其他高人气选手的镜头表白,惹来了网路骂名,最后所属队伍与经纪公司冷处理,网路上各种骂名四起,解除合约,离开了职业圈。


当时环境的射击游戏讲求的是团队战,即使你一人技术与射击、跑图能力再强,没了队友也会被团体赛制度与竞赛规则给刷掉。


没有队伍愿意签的林羽晴,成为了跌落神坛的新星;随后如同开挂一般在各大射击游戏中以本名创角四处虐杀玩家,惹来更大一波批评黑潮,最终抵不住酸民的恶言恶语,于租屋处上吊自杀,得年16岁。


听到欧姆的话,蕾比似乎被对于死亡的恐惧与排斥,愤怒爆发的右拳累积魔力,一拳朝着欧姆辉了上去。



「冷静,蕾比!」

琳兹叫唤着,双手抱住了蕾比的腰,勉强阻止着。


欧姆面对那杀气与魔力,反射性地开启了多层魔力护盾防御。


「对不起…」

欧姆错愕的望着蕾比。


蕾比杀气腾腾的怒瞪着欧姆,在琳兹的叫唤下,这才恢复意识。


「该死的臭小鬼!哼。」

蕾比这才鬆开了拳头,但还是怒气十足的说着。

「就跟你说,不可以随便提或问关于其他『使徒』的前世死因了。」



欧姆感决惊恐未尽,背部都慢冷汗湿透了;即使自己有着『日炎』力量的加持,刚刚蕾比的杀气似乎还是感觉能压过现在的他,置他于死地。


「欧姆先生!琳兹小姐、蕾比小姐!怎幺了吗?」

莉雅感觉到杀气腾腾,赶紧想过来圆场。


「没事,莉雅酱!只是欧姆酱说错话,惹得蕾比酱再闹脾气而已。」

琳兹笑了笑假装没事的化解其他人的注意。


「呿。」

蕾比对于这样的解释看来也是很不满。


「总之,知道你的问题了吧?如果没搞清楚其他『使徒』的底细,劝你还是小心一点;否则怎幺死的都不知道,『使徒』对于这个超乎理解的剑与魔法的世界,是更强大的存在,你看看『赤玉会』中,光是我们就佔了多少席次,就知道其他的『使徒』也不会是好惹的。」


欧姆恭敬的点了点头解除魔力护盾。


蕾比的言下之意,也就是作为『赤玉会』的他们三人,还不是他看过最强的『穿越者』,这个国家体系的外头,还有个可怕的存在。


「甚至比蕾比小姐你还强吗?」

欧姆问着蠢问题。


「曾经最接近首席的男人,『天马』郎姆西,你应该知道吧?甚至这一位拿到王国强者称号的『使徒』,也不会是对手的人,还隐藏在这块大陆之中。」

琳兹用简单的方式让欧姆理解。


欧姆接触过很多公会内外的高层,不少人都拿他与当初的『天马』比较,欧姆自然也在公开场合耳闻过『天马』之朗姆西的传奇实力。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朗姆西前辈怎幺都没有看到他…」

欧姆知道蕾比和琳兹、安姆思塔这级别的『赤玉会』成员都到处跑,甚至连浮秋希这个徒弟,忙碌时,一年也没见着自己师傅超过十次面,更别说相处时间累积到少到几乎连一周都不到。


但三年一次的『战联考』,连欧姆这些菜鸟都看见了大半『赤玉会』干部,甚至是首席的里奥;怎幺会没见到当初拯救莉雅的『穿越者』三人组的其中一员呢?



蕾比只是撇开头,没有回答。


琳兹眼神有些黯淡,表情在对着欧姆述说着问错问题了。



「欧姆酱,你知道两年前发生的『瑞提汎赤玉会内斗』事件吗?」

琳兹最后还是脱口说出。


欧姆点了点头,详细发生的原因和经过他并不清楚,但他曾在兰登会长口中听过这件事情:「我听会长说过,那次内斗后『元老会』派系的干部,损失4名…,而会长他旗下的派系,也有人…」


欧姆说道这里,明白了琳兹的询问欧姆的实情。

「难道说…郎姆西先生他?」


蕾比沉重的长长叹了一口气回答:

「在那一场内斗中,我方会长派的9名干部只有1名折损;直到最后我们才发现中了那群恶劣家伙的伎俩,设计支开我们,而他们从头到尾就是冲着他而来的,郎姆西他因此战死于里奥的拳下…」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