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林外传玩法 > 正文

《海豹-欧罗佳之影》混乱的源头──阿弗卡海豹现身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20/1/9 22:02:58

前一章节-过短的欢乐时光、神秘黑影与地震

        从发现小达的身体变黑、哈波之光不再祝福小达,已经过了三天。

        中央地带各处残破不堪,需要更多的海豹投入复原工作,也因为如此,大鼻子威廉取消了我驻扎在大沙滩的命令,以便缓解教团分不出豹力的问题。

        说来讽刺,对于灾后重建的各种提议,大鼻子威廉不但肯听,而且几乎都是立刻同意。然而,当我向大鼻子威廉提出『调查小海豹被哈波抛弃的原因』时,牠不但露出厌恶的表情,更把我拉到一旁、在我耳边轻声交代:

        『不过就是变黑而已,我早就叫普力朱过去帮小伙子了。』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我十分肯定,大鼻子威廉一定是懒得处理这件事。再者,我实在信不过普力朱,这只会随意对其他海豹『甲豹』的臭海豹,真的会处理这件事吗?

        为了查明真相,我决定在中心地带支援的期间,独自一豹进行调查。

        至于大沙滩的同胞们,因为海啸淹没了大沙滩地带,加上中心地带受到地震影响、冰河里的鲜鱼数量锐减,所以牠们选择留下,一方面可以支援这里的鲜鱼供给,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无家可归。

        『别担心,圣骑士波波,又不是永远都回不去,对吧?』

        我从芭娜娜的描述中得知,大沙滩的同胞们为了海中鲜鱼独特的滋味,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再说,中心地带需要帮忙、海啸带来的潮水终究会退去,相信再过不久,中心地带恢复原状时,潮水也会从大沙滩退回原本的地方。

        现在,整个中心地带的状况依旧混乱,但值得庆幸的是,大部分的状况都得到有效的控制,唯独失去哈波祝福的小达例外。

        为了帮助小达,我今天依旧起了个大早,趁今天的修复工程尚未开始前,向分部里的资深圣骑士请教,有关变黑的线索。

        「喔,你说那只被哈波抛弃的小伙子啊?我劝你别多管闲事,省得自己也变黑。」刚从睡梦中清醒、个头大到我得仰头观望的象海豹晃着头,似乎不想跟这件事情扯上关係。

        加上这位前辈,已经有十五只圣骑士说过同样的话。

        「大鼻子威廉不是已经派普力朱去照顾牠了吗?你怎幺还在问这个啊?」

        跟普力朱有八成七相似度的斑纹海豹懒得再理我,逕自叼着早餐离开。顺带一提,做出同样举动的圣骑士多达二十只。

        「啊?你说啥?」头圆脸也圆的灰海豹一脸憨呆,鼻孔里还挂了条不知从哪来的海带。

        走在刚被修复的青苔地上,太阳已经离开山头、高挂在天空,彷彿在提醒我:

        『该做正事了。』

        调查固然重要,中心地带的修复也是刻不容缓,吞下最后一截鱼尾,我加速蠕动身体,往破碎的大冰河前进。

        说到大冰河,除了好吃的鲜鱼,以大冰河为起点的数条支流,为南方家族群落各处提供更快速的移动路径。

        毕竟我们是海豹,在水里的速度绝对比在地上蠕动要快得多,而为了尽快恢复中心地带的路线顺畅,今天我被指派到大冰河中央,进行浮冰的修补作业。

        「波波,准备好了吗?」

        负责指挥的海豹站在岸边,在半空中划圆的前肢正向我打出准备就绪的信号。为了能加快速度,我也以前肢划圆回应对方。

        很好,准备开始……嗯?那是!

        当我身上的哈波之光穿过浮冰、照进河水深处,一抹细长的黑影正在快速游动,在河底上留下墨汁般的黑色痕迹。

        那些黑色痕迹,令我联想到小达身上的消光黑,两者都含有令海豹感到不悦的成分在里头。

        搞不好,这跟小达变黑有关!

        抛下仍在岸边努力拍肚的同胞,我从大冰河正中央的浮冰上跃入水面,藉由刚才累积的哈波之光,我在水中不断加速、顺着黑色痕迹追了上去。

        当我弯过第三个转角时,刚才的黑影总算出现在我眼前。冰河底下的视野大多被藻类与气泡遮蔽,因此我只看到黑影细长的屁股在前方晃动。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比起小达身上的黑色,黑影的黑色隐隐散发出一股邪恶的气息。

        「以哈波之名,我命令你停下!」

        冲着那邪恶的黑色,我敢向哈波发誓,这家伙一定跟小达变黑有关係。而为了抓住牠,我快速拍打肚皮,尝试用哈波之光包围黑影。

        「啪啪!」

        突如其来的啪啪声,化为一团黑色烟雾,与哈波之光相撞、纠缠,最后消失。在我看来,哈波之光就像是被黑雾吞噬,但黑雾也承受不了哈波之光,最终相互抵消,周遭的一切再次回归平静。

        那团黑雾是什幺?那道黑影又是什幺东西?虽然我很想继续追下去,但那道黑影早就趁着黑雾与哈波之光碰撞的瞬间,逃得无影无蹤,即使循着余下的黑色痕迹爬上岸边,黑色痕迹的尽头只有高耸的山壁,仰头望去,什幺都没有。

        这是怎幺回事?环望四周,我确定这里是南方家族群落的东部地带,那些适合北极兔四处跳跃、上头覆盖一层厚冰的ㄑ字型跳台就是最好的证明。

        照理来说,这里应该有不少北极兔,以及少量的北极熊居住,但从刚才到现在,我连声北极熊的吼声都没听到。面对异常的宁静,我选择在附近探查一番。

        一路上,我经过数十颗巨石、翻开形状各异的大小冰块,但都一无所获,直到我在不知不觉中、来到刚才仰望的山壁上头。

        我站在山壁上头俯瞰四周时,发现东北边的冰原上,数十只北极熊正使劲奔跑,儘管牠们的后头没有任何东西。

        更正确的说,就算有什幺东西吓跑牠们,以我所在的位置来看,应该会出现在南边的北极兔聚落上。

        虽然觉得对不住跟我一起修复冰河的同胞,但都追到这里了,我实在不愿意空手而回。抖了抖身体,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前往北极兔聚落一探究竟。

        来到有着平滑冰面、到处都是冰跳台的北极兔聚落,我发现这里的北极兔们像是受到某种东西惊吓,全都瑟缩在貌似圆盘的凹地里,不论我怎幺询问,牠们就是不肯挪动半步。

        「看来只能这样做了。这位北极兔小兄弟,得罪了。」

        为了确定北极兔们恐惧的源头,我叼起兔群中体型最大、貌似首领的北极兔,希望牠能给我一点提示。

        当然,为了让剩下的北极兔安心,我留下一团哈波之光在牠们的头顶上,顺便向牠们宣扬哈波的愉悦。

        至于被我叼着的北极兔,随着我越往北极兔聚落的中心走去,牠挣扎得越厉害,看来让北极兔们害怕的源头就在那里了。

        到了北极兔聚落的中心,那里有一座大小适中、刚好能让一只北极兔坐下、呈现立方体的冰块。然而,本该晶莹剔透的冰块,内部却像是被灌入墨汁般漆黑,容不下任何光线。

        这般怪异景象,令我联想到黑影留下的痕迹。放下已经被吓昏的北极兔,我来到冰块前,打算做一次近距离确认。

        远看还好,近看后我才发现,冰块里头的黑雾彷彿拥有生命、正不断蠕动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厌恶感在我心中油然而生。

        这感觉就跟刚才的黑影一样,带有一股死鱼的腥臭,惹豹讨厌。而且,更让我感到不舒服的,是藏在更深处、我从未感受过的负面情绪。

        受到黑雾的影响,我反射性的开始拍打肚皮,希望哈波之光能带给我愉悦,不料我这一拍肚,黑雾就像是被北极兔踩肚子的海豹,在冰块里剧烈扭动起来。

        什幺?这是……愤怒?当黑雾突破冰块、将我团团包围的瞬间,我终于知道它所散发出的情绪代表什幺。那是因为怨恨某种东西,进而像烈火般猛烈燃烧、渴望摧毁一切的愤怒!而这股异常的愤怒,正贪婪的吞噬我的愉悦!

        「不!休想夺走我的愉悦!」我大喊一声,并奋力拍打肚皮,直到哈波之光发出太阳般的光芒、反过来消灭黑雾。

        受不了哈波之光的照耀,黑雾在历经一番挣扎后,消失在寒风当中。

        不行,这幺邪恶的东西,不能让它得逞!来不及细想刚才的惊险,我的直觉告诉我:

        『不能让那个黑色家伙,把黑雾带到家园里!』

        抖一抖身体、确认身上的肥肉跟平常一样柔软后,我用最快的速度,在北极兔们最喜欢的冰原上滑行着,希望能在最短时间内,把黑雾的消息带回家族群落。

        当我再次从中心地带的大冰河探出头时,太阳已经来到西边、准备跟月亮换班,同时也是晚餐时间。对我来说,这是向同胞们报告我的发现的好时机。

        「波波,怎幺搞的?竟然到现在才回来?」

        「等等再跟你解释,这个先给你!」

        将回来的途中、偶然捉到的鲜鱼甩到在岸边等我回来的同胞身旁,我立刻爬出水面,朝中央广场的方向火速前进。

        一路上,我不光只是赶路,只要有遇到同胞,不论是三五成群、还是独自一豹吃饭的,我都大声向牠们警告:

        「要是看到可疑的黑雾,远离它!」

        然而,同胞们的反应,远不如我预期的配合,有的同胞甚至觉得我反应过度、反过来劝我:

        「不过就是几滩黑色污渍,就算我们清不掉,你们应该也清得掉吧?」

        「就是说啊。」另一只海豹附和着。

        不听还好,听牠们一说,我才发现,黑雾早已散布在中心地带,如同天上的星星一般。但奇怪的是,这些黑雾一动也不动,似乎没有想要伤害同胞们的意图。

        该不会,这些黑雾正在等待时机?仓促之间,我也只能想到这幺多,想整理成同胞们都听得懂的说法,现在的我实在无法做到。一想到黑雾差点夺走我的愉悦,我的思绪几乎陷入混乱,脑袋里只剩下『跑到中央广场、不顾大鼻子威廉的怒吼,大声的向牠们警告黑雾很危险』的想法不断迴荡!

        滑过平坦光滑的河面,我原本想藉势在岸边的雪地上继续滑行,不料那块雪地上的积雪太过蓬鬆,根本承受不了我的重量、雪崩般塌了下来,把我的下半身埋在里头。

        「不!我不能被卡在这里!」

        为了不惊动周遭的大小黑雾,我选择不拍肚皮,而是使尽吃奶的力气,试着把下半身从雪堆中拔出来。

        「咦?是圣骑士波波吗?您还好吧?」

        这声音?是芭娜娜!像是为了让我安心,芭娜娜特地走到我面前,接着才摆了摆前肢,准备呼唤哈波之光、帮助我脱困。

        「不!直接把我拉出来,不要拍肚!」

        或许是注意到我这番话的不寻常,芭娜娜走到我身旁,拉住我的左前肢、费了九熊二鲸之力,才把我从雪堆里拉了出来。

        「得救了……不!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黑雾很危险!」

        我原本想在提醒芭娜娜之后、继续赶往中央广场,但我错了。芭娜娜不仅挡住我的去路,还一改平时轻柔且小声的语调,大声向我呼喊:

        「圣骑士波波,冷静点!告诉我,发生什幺事?」

        多亏芭娜娜的呼喊,我心中的慌乱总算缓和下来。摆出侧躺姿势、大口吸上两口气后,我开始向芭娜娜讲述事情的经过。

        「我知道了,那我去找老爹牠们,请牠们帮忙疏散其他同胞。」

        「芭娜娜……」

        不等我说完,芭娜娜便截断我的话头:

        「既然是圣骑士波波亲眼看到的,那就不会错了。」

        不知为何,我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内心满是被理解的感动。我用力的向芭娜娜点头,表示我的感谢。

        「情况紧急,您还是快点去找大鼻子威廉报告这件事吧。」

        「那当然!」

        我拚尽吃奶的力气,继续朝中央广场前进。

        拜託,一定要赶上……什幺!在我目睹眼前的景象时,我终于了解教宗在某次礼拜时所说的『心里越是不希望那件事情发生,那件事就会在该发生的时候,跳出来吓你一跳』是什幺意思了。

        中央广场上,许多海豹为了看热闹而聚集于此,顺着牠们的目光望去,只见耸立在中央广场,足足有两只海豹粗的长方体岩石周遭,包含大鼻子威廉在内、两只圣骑士正散发出哈波之光,令长方体岩石周遭亮如白昼,唯独长方体岩石本身,依旧被黑暗所包围。

        我绝对不会看错,笼罩在岩石上的,正是那邪恶的黑雾,而且大得惊豹!

        得告诉牠们,黑雾很危险!不顾耳边的抱怨声,我硬是穿过看热闹的海豹群,来到正在一边拍肚、一边大声指挥的大鼻子威廉面前。

        「分队长,就只有你们两只吗?其他圣骑士会过来吗?」

        面对我没头没脑的询问,大鼻子威廉一头雾水。

        「你在说什幺傻话?这里当然只有我们两只啊。再说,你不是应该待在大冰河那边吗?怎幺跑来这里?」

        「我……不!黑雾很危险,快叫牠们离开这里!」

        此时的我只挑最重要的部分说明,大鼻子威廉不明所以、打算进一步询问时,普力朱竟爬到我面前吼道:

        「你这话是什幺意思?是信不过我们吗?不过就是团邪恶、快被我们消灭的黑色污渍,哪里危险?」

        被普力朱这一搅和,我原先想讲的话登时乱成一团,说了老半天也说不清。几乎与此同时,附着在岩石上的黑雾像是发现漏洞,拚了命从岩石中窜出、直接扑上普力朱。

        「呜哇!怎幺爬到我身上了?走开!」

        普力朱奋力拍肚,试图用哈波之光赶走缠在身上的黑雾,但牠失败了。

        「不──!」

        即使我与大鼻子威廉一起拍肚、试图帮助普力朱,黑雾仍然缠住普力朱,并在吞噬牠身上仅剩的哈波之光后,将牠的毛皮染成充满愤怒的消光黑。

        「不……哈波,为什幺要离我而去……」普力朱此刻的神情,除了跟小达一样悲伤外,空洞的眼眸里甚至燃起星点般的怒火。

        至于目睹一切过程的围观海豹们,牠们在惊慌失措之余,也不知是哪只海豹开的头,所有海豹开始争相逃离,但还没跑出几步,就被阴影中不断冒出的黑雾抓住。一时间,中央广场哀号遍野,到处都是海豹向哈波求救的拍肚声。

        「哼哼,劝你们还是别做无谓的挣扎,乖乖接受我主的愤怒吧。」

        我与大鼻子威廉循声向后一看,发现在长方体岩石上头,一只身形瘦长、黑到发亮的海豹正俯视着我们。

        「何方海豹,竟要我等背弃哈波的教诲?」

        听闻漆黑海豹充满挑衅意味的发言,大鼻子威廉仰着头、大声质问,看似对眼前的状况毫无畏惧,但从牠不自觉地拍打肚皮、让哈波之光笼罩在身上的样子看来,大鼻子威廉的内心一定也十分恐惧。

        「区区圣骑士,不配知道这些!」

        啪啪!随着充满愤怒的拍肚声响起,黑雾转瞬从黑暗现身,将我和大鼻子威廉紧紧缠住。

        不!我不能在这里倒下!眼看大鼻子威廉也因为黑雾而倒下,我的心中除了害怕,更多的是不甘心。要是我能在太阳下山前赶回来,这些事就不会发生了……

        「不!」

        儘管我已经疲惫不堪,但一想到周遭正在受苦的同胞们,心中一股力量莫名涌出、驱使我奋力摆动前肢,拍肚声响彻整个中央广场。

        「呼……」

        缠在我身上的黑雾承受不了太阳般的哈波之光,消散在空气中。环望四周仍在受苦的同胞后,我选择将我剩下的体力,用在对付漆黑海豹上。

        「喔?居然消灭了非气?果然,你跟其他海豹不一样。」

        「为什幺?为什幺要夺走牠们的祝福!」

        漆黑海豹不着边际的说词,引燃了我心中的义愤。我挺起充满脂肪的胸膛,仰着头、大声质问漆黑海豹。

        「哼,看在你挺特别的份上,跟你说上一些也无妨。晚点再抹黑你也不迟。」

        漆黑海豹泰然自若的口吻,令我不自觉的感到颤慄,但更惊豹的还在后头!

        「我是弗卡莉亚,阿弗卡海豹首席女巫!为了我主阿弗卡,乖乖接受黑色的愤怒吧!」

        只在云游海豹说唱的故事中出现过、充满禁忌的邪神名号,透过祂最忠实的僕从──自称阿弗卡海豹女巫的弗卡莉亚口中说出的瞬间,代表愤怒的二连拍肚声再次响起。

        「你休想!」

        哈波之光再次闪耀,保护我不受邪恶的非气侵蚀,但我马上就发现,我错估了弗卡莉亚的意图。

        「上吧,接受愤怒的同胞们,那里有你们最想要的祝福呢。」

        这时我才注意到,周遭因为非气而痛苦不堪的同胞们,身体已经被染成黑色,一双双无神的眼眸中,无不散发对哈波的愤怒。

        「把祝福还来……」

        牠们异口同声的呼喊,同时爬起身、脚步踉跄的朝我爬了过来。我的直觉警告我,不能让牠们靠近自己,否则,仅存在我身上的哈波之光一定会被阿弗卡的愤怒吞噬。

        「甲豹!」

        首先向我发动突袭的,是眼中充满愤怒之火的普力朱。不同于其他同胞,普力朱的动作快得惊人,要不是我拍肚的速度够快,我恐怕早就被牠的泰山压顶制伏。

        「还敢晒?烧了你!」

        被哈波之光弹开后,普力朱像个没事海豹,无视被压在底下的同胞,再次朝我扑来。虽然我很想立刻避开普力朱的飞扑,无奈我已经疲惫不堪,加上黑色的海豹们早已把我团团包围,牠们的前肢不停在半空中挥舞、无不渴望甲豹我。

        到此为止了吗?此时此刻,就算我再怎幺思考,就是想不出突破眼前困境的办法,刚才的拍肚早已耗尽我最后的体力。

        「你们休想!」

        熟悉的吶喊,伴随星点般的哈波之光接连出现,来不及反应的黑色海豹们被撞得东倒西歪,就连在半空中的普力朱都被突如其来、有着象海豹形状的流星撞飞。

        就算牠们不出声吶喊,我也清楚的意识到,是大沙滩的海豹们不顾危险、特地回来这里帮助我,就跟地震那时一样,义无反顾,只为帮助同胞。

        霎时间,中央广场上演着亮白与漆黑的相互碰撞。发出哈波之光的同胞呼唤奇蹟、将黑色的海豹──阿弗卡海豹撞得东倒西歪,也有阿弗卡海豹成功扑倒同胞、猛力拍打同胞的肚子,夺去同胞的愉悦。

        「圣骑士波波,您没事吧?」

        「为、为什幺要回来?我不是叫你们赶快去避难吗?」

        感动归感动,但我身为圣骑士,仍然对芭娜娜发出不解的吶喊,而她的回答再次印证了我先前的想法:

        「同胞有难,互相帮助不是应该的吗?」

        芭娜娜诉说自己与同胞们的理念时,身体仍不断发抖,可见牠们在决定的当下,花了多少力气说服自己。想到这里,我奋力起身、再次抬头挺胸,只为了不让牠们继续见到我的无力。

        我得保护牠们才行。心中燃起想法时,仍站在岩石上头的弗卡莉亚发出冷笑,让我有被泼了一身冰水的错觉:

        「哼哼,一群憨呆海豹,这样就想阻止我等?别小看我的『同胞』!」

        弗卡莉亚一声令下,阿弗卡海豹们个个缩起脖子、瞇起眼睛,摆出海豹潜水时才会有的凶恶表情,死命的朝我们冲锋。许多同胞来不及反应,一个接一个被这波愤怒的潮水吞噬。

        眼看情势再次回到弗卡莉亚的掌控当中,包含芭娜娜在内的同胞们仍不死心,将我团团围住,说什幺也要保护我。是的,在被阿弗卡海豹包围、我也筋疲力竭的现在,同胞们依旧不离不弃,同时也让我备感压力。

        要是牺牲我一只,就能拯救牠们的话,我……

        然而,就在心中升起对不起同胞们的负面想法时,一道哈波之光如同破晓般,瞬间照亮弗卡莉亚的脚底。紧接而来的,是弗卡莉亚被光芒带来的力量弹飞、包围我们的阿弗卡海豹们被抛飞,绝望的场面一度出现转机。

        原、原来牠没事?彷彿被乌云遮住的太阳再次露脸,我连忙请芭娜娜扶着我到光芒的所在地,也就是刚站起身、气喘吁吁的大鼻子威廉身旁。

        「波波,你还跑得动吗?」

        「咦?嗯,应该可以。」我出于反射动作而回答,原本想说的话暂时被塞回肚子里。

        「很好,快点出发,去寻找传说中的白海豹,就你一只。」

        没错,本该只出现在故事中、消失多年的阿弗卡海豹再次现身的现在,无法抵抗的我们只能将希望寄託在白海豹身上。

        可是,为何大鼻子威廉只让我独自一豹过去?牠想干什幺?

        「没听到吗?波波,我命令你去找白海豹!」

        「那你们呢?」

        明明有逃离的机会,大鼻子威廉和芭娜娜却在此时异口同声的说道:

        「不过就是留在这里,替你争取时间,没什幺好担心的。」

        我还来不及反对,大鼻子威廉早已呼唤哈波之光,并偕同芭娜娜、将我撞进哈波之光形成的轨道上。

        「没时间说废话了,快去吧!」

        「愿哈波之光长照于您,圣骑士波波。」

        受到光轨的流向牵引,我快速远离中央广场,即使我在光轨中拼命挣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同胞身上发出的哈波之光接连消散。

        「哈波的愉悦永不熄灭!」

        「为了阿弗卡!」

        逐渐远去的中央广场,同时传来对哈波的敬意,以及阿弗卡邪恶的胜利宣言……

        顺着光轨,我最终来到了位在中央广场东北边、须游泳三小时才能到达的碎石冰原上。这里是南方家族群落的边界,没有其他海豹的蹤迹,也没有黑雾状的非气潜伏。

        得赶快找到白海豹,不然同胞们都会变黑!一想到自己正担负着海豹族是否能继续愉悦的责任,我强打起精神、拖着疲惫的身躯,出发前往寻找传说中的白海豹。

To be continued

下一章节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