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林外传玩法 > 正文

我的女友有着把我变成她女友的超能力 26

作者:武林外传日期:2020/1/31 22:04:23

好的,时间来到了晚上11点,千心已经没办法回宿舍了,但胜负还没结束,还有最后一关要过。

「我说啊......已经很晚了欸,不回去了吗?明天再玩啦!」看着兴致勃勃的两位女生,我泼冷水的提醒。

「学长!这是我跟学姊的胜负,我们今天一定要分个高下!」「对!这是我跟千心的事情,干你屁事啊!」这两个口径倒是蛮一致的嘛,是在热血什幺啦!

「可是今天只剩下不到一小时了喔!」

「「你闭嘴!」」呜啊!达成共识的女人们真可怕,连吐槽都不给,是某个严重疫区吗?

「那,思齐我先回去洗澡啰,你们慢慢玩啊!」永豪抓起自己的小包包,在他的一身肌肉下那包包的比例显得十分可爱,他向两位女士挥了挥手。

「不,别走啊!别丢我们在这里啊!」

「什幺你们?这里只剩下你了。」永豪指了指我的身后,原本书荣应该要在的地方空无一人。

「欸欸欸欸欸书荣?什幺时候走掉的?」

「他刚刚在的"游戏后解释自己干了什幺"的环节里就先离开了啦!说是要回去安抚贤宇,你都没注意到?」谁会注意到啊!刚刚我超专注在游戏里好吗?

「总之就是这样,掰掰啰!」「不呜呜呜!」永豪轻轻地关上门,将我的哀嚎拒于门外。

「学长,你在干什幺......」千心望着以奇怪的姿势向门口伸手的我,一脸无言的问。

「没什幺......拜託你们等等玩快一点的,我想回家睡觉了!」通常这不是女朋友方的发言吗?为什幺我们总是立场颠倒呢?

「刚刚你在做奇怪哀嚎时就已经决定了,我们玩扑克牌。」千心指着银晴手上拿着的那副牌。

「欸......啊......好哦......」我有点反应不过来,银晴不是知道千心至少有办法变牌吗?怎幺还会玩扑克牌?

「我知道千心有一种变牌的手段,所以相对应的,我来洗牌发牌,可以吧?」似乎刚刚就已经谈妥了,千心没有说什幺。

可以是可以啦......只是千心变牌的能力就只是用发牌洗牌这件事情来抵销也未免太便宜了吧?银晴很明显会做牌吧?

我向千心眨了眨眼,试图传递我的想法。

「嗯?学长,眼睛怎幺了吗?」千心一脸呆萌的问。

真没默契!我们不是在一起两三年了吗?

「好了,别放闪了,我要洗牌了。」银晴无奈的说。她今天似乎至少被我们闪了三次,可是我却一点都没有开心的感觉。

然而,银晴的话音还没散去,千心就立刻进入专心模式,用力地瞪着银晴的手跟扑克牌。

......我懂了,原来是这样啊!

银晴知道千心会做牌,所以主动要求自己洗牌发牌,然后应该会在洗牌或是发牌的时候做牌......

换言之,只要千心可以抓到银晴做牌的瞬间,就是千心赢了。反之就是银晴的胜利。

但是,银晴也有可能不会做牌,单纯让千心费神费心......然后把一切交给扑克牌之神决定。

这也太麻烦了吧......

「好!洗好了!」银晴才没噜两下牌就说洗好了,考虑到刚刚千心玩那副牌的时候有洗牌过,这副牌应该不会太整齐才对。

也就是说,银晴想要把最后的胜负交给命运。

千心望了一眼幽幽,而幽幽摇了摇头,看来刚刚她们就已经说好要一起看有没有做牌了。

「那发牌啰!」见到千心没有举发自己作弊,银晴依序把牌从上面发下来。

银晴很快的把牌都发完了,留了一张牌在桌子中间,那张牌是黑桃三。

这是......三个人的大老二?

「拿牌吧!梅花三的人拿走底牌喔?会玩大老二吧?这个玩完就放你们回去,这就是第三关,一局决胜负喔!」银晴抓起自己的牌一边说一边开始整理,而千心也马上就开始排牌了。

大老二,是台湾小朋友共有的回忆吧?虽然各地区的玩法会有些许差异,但大同小异。

玩法主要就是梅花三的人先出牌,然后下一个要出更大的牌去压,不然就pass,没人可以比自己更大的时候,那个人就可以自己随便出牌。

然后对子只能被对子压,顺子被顺子压等......

我家的版本是没有玩两对,三条跟同花的,然后只有铁支跟同花顺可以随便压,同花顺大于铁支。

有梅花三的先出,而花色依序是黑桃红心方块梅花,黑桃二最大以此往下推等等等,规则很多,反正玩了就知道了,小时候不怎幺会玩扑克牌游戏的时候,大家都是玩这个。

「喔?梅花三在我这里,那我先出牌啦!三一对。」银晴随意的丢出梅花三跟黑桃三在桌子中间。

「四一对。」千心跟牌。

真假?这样就开始玩了?比起刚刚的游戏来说也太平凡无奇了吧?

......算了,这样也好,至少可以早点回家了。

---分隔线---

游戏进行的很快,转眼间我们手上的牌都已经压到个位数了,银晴的手上更是只剩下六张牌,随便一个葫芦或是顺子搞不好就结束游戏了。

「......学姊,这个游戏的规则跟我们小时候玩的一样对吧?」轮到千心出牌的时候,千心突然停了下来,打破了快速出牌的节奏。

「嗯......对啊,我也没有定什幺新的规则不是吗?」

「那幺......」千心稍微思索了一下。

「我小时候的规则,没有出牌时间的限制。」千心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并放下自己的牌。

欸!你不会要在这边跟银晴耗吧?

「虽然是没有,不过我不会因此认输的喔?」银晴似乎早就知道千心一定会出奇招,于是也将自己的牌放下,拿出自己的手机。

「看!我的手机电量,一整天这样玩下来还有80%左右呢!听说这种型号可以待机长达55小时,我就在这里陪你耗啊!」我瞄了一眼自己的手机,22%......拜託了千心不要跟她耗,我们没胜算的。

「谁跟你说我要跟你耗时间的?」千心不在意自己手机的电量,反而是拿起了那一坨我们刚刚的丢牌的牌堆。

「小时候也没有规定不能拿这个起来算对吧?」千心......要算牌?

「......是没有规定。」银晴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的错误,千心的问题巧妙的诱导银晴,让她释出时间给千心算牌。

「最后是......小时候也没有规定,牌不能给其他人看,对吧?」

......嗯?

不可以看别人的牌,但自己现给别人是可以的?

好像说得通......?

「钻漏洞大师,所以你要我现牌给你看吗?」这样说起来我把牌给千心看的话,千心就可以推银晴剩下的牌了。

「拜託了啊学长,打从一开始选择二打一就是学姊的疏忽了,现在这样我们要合作才会稳赢!」我剩下8张牌,而千心剩下9张,这时候去推银晴的牌是最好不过的了,只要想办法凑出银晴没有的牌型就可以赢了。

银晴似乎没有多做阻止,只是静静地看着千心开始整理牌。

过了没多久,千心就把牌整理完毕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我跟银晴说:「学姊手上剩下一张3跟10到A的顺子,只要不要出顺子,一直出对就会赢了!」

天啊!千心真的有够作弊的啦!但银晴也没有阻止,为什幺?是觉得自己一定会赢吗?可是这样要怎幺赢?

我手上的牌全剩下对子,只要我们正常玩就会赢......

「好,接着轮到我出牌了,一张二!」千心打出了大老二,依照银晴手上的牌来说是不可能压得过的,所以......

「pass。」

「pass。」我跟银晴依序过牌。

我不知道千心手上的牌,但她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八成是笃定自己会赢了。

「6一对。」千心轻鬆的丢牌。

我跟上牌后,银晴理所当然的过牌。

欢乐的出牌时光过的很快,转眼间千心的手上只剩下三张牌,而我因为千心刚刚出了二一对的关係还剩下四张。

那两张二还躺在牌堆的最上面,没想到千心拿到三张二,真是可怕。

轮到银晴的时候,银晴停顿了。

「千心,我小时候的玩法,过了之后下一回合还是可以出牌的。」

蛤?

「就是有些地方的玩法,你把牌省起来过第一张牌,同一轮后面即使轮到了你,也不能出牌,只能pass。」银晴见我一脸茫然,又解释了一下。

「我小时候也没有那幺複杂的玩法,但是那又怎幺样。」千心不安的开始抠弄扑克牌的牌角。

「简单来说啊!就是......」

银晴抓起自己的牌,缓缓的摊开在那两张二上面。

是同花顺。

「黑桃10A同花顺。」银晴拨起自己的秀髮,霸气的站了起来,看着满脸错愕的千心。整体画面像极了赌神反杀的桥段,而机关算尽的千心还是输了。

「怎......」千心不可置信的瞪着那副同花顺。

「千心你刚刚不是说她身上只有顺子吗?」我同样不可置信,千心算了很久,结果还算错?亚洲人之耻!

「......」千心放下了手上剩下的牌,是两张A跟一张10。

是一张......黑桃10。

黑桃10......有两张?

「哎呀,不记得了吗?这张10可是刚刚害我输掉一题的罪魁祸首呢!」银晴拿起千心的10。

「哎呀呀,对了对了,我家的规则啊,出最后一张之前要喊『拉』呢!」银晴跳下自己的座位,走到千心旁边。

「拉!」银晴俏皮地摆了一个嘲讽的姿势,而千心则是从头石化到尾。

「那,结束啦!」银晴丢下自己的最后一张牌,方块3。

为什幺第一回合不出葫芦......?我在心理悄悄地吐槽,却不敢说出声。

银晴从头到尾就把千心耍着玩,打从一开始的那场游戏,银晴就已经想到这里要这样玩了。

「为什幺......」千心呢喃般的提问,拳头还握的紧紧的,看起来非常不甘心。

「嗯?」

「为什幺当初可以马上判断出这张是红心10?」千心抬起头来,一脸不甘的问。

「那个啊?很简单啊!这副牌是暗号牌,看背后就知道了。」欸欸欸欸欸?这个也有?难怪谁来都玩不赢游戏社啊!这里都已经是银晴的作弊天下了!

「但千心你啊还蛮厉害的,我手上这张10背后的暗号是红心10,而翻开来却是黑桃,还完全看不出痕迹,你到底怎幺做到的呢?」

「我才不要告诉学姊!哼!」千心气噗噗的鼓起脸颊,转头迴避银晴的问题。

小孩子吵架吗?

「好啦好啦好啦!不然我告诉你我怎幺控同花顺的好不好?」银晴的语气完全是哄小孩的语气,但对千心却异常的有效。

「真的?」

「真的!学姊不会骗你的!」银晴好适合当老师......而且体型也可以跟小朋友当朋友。

「我有一种超能力,可以性转我碰到的事物,比如把红心变成黑桃,或是把学长变成萝莉。」千心解释完自己的能力后,把银晴刚刚那张黑桃10变回红心10。

「真的假的......虽然身边已经有一个莫名其妙的人了,没想到还真的有超能力者......」银晴仔细地观察那张牌,既然她说那张牌是暗号牌的话,应该就可以相信千心是超能力者了。

毕竟千心再厉害手法再快,也不可能变出暗号相反的暗号牌吧?

「好了,换学姊。」千心把牌整理好交给银晴。

「好吧......首先这是暗号牌,所以我可以看一眼就知道这是什幺牌。」

「嗯,嗯嗯。」

「然后只要这样......」银晴简单的切了牌......「然后咻咻!啪啦啪啦!」

银晴的手法快到我看不清楚。

「最后啪咻啦的一下,整副牌就控好了。刚刚那是慢动作,快一点的话可以做到你看不出来。」银晴将牌摊开,四条纯色龙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哇!完全看不懂!

千心张大嘴巴,一脸呆滞的望着我。

嗯,千心跟我大概是同样的想法。

这家伙......

开外挂啊?

---分隔线---

「好啦!入社试炼结束,你们虽败犹荣呢!老实说要不是你忘记带幽灵出来我就输掉了不是吗?」银晴拍了拍千心的肩膀想要安慰她。

不不不,看到刚刚那个谁会觉得自己能赢啊?我用能力都不可能控成那样了!

「那幺,在这上面签名吧!」银晴拿出了纸,上面写着类似契约书的东西。

我跟千心拿过来细读之后,发现那是不离开游戏社的契约书。

「还真的啊?」

「反正这是无效的契约书,只是签好玩的。」

「好吧......」我拿起笔随手写下自己的名字。

写完的那一瞬间,我的眼角似乎瞄到银晴的嘴角勾起。

「好了......学姊?」千心抬起头来,却发现银晴的表情怪怪的。

「学......」「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啥小?」千心的话语被银晴的狂笑打断,不小心飙出了髒话。

「好啊,好!」「学姊......?」银晴跳上桌子,居高临下的俯瞰我们,面露奸诈的笑容。

「我终于拿到超能力者了!呀哈哈哈哈哈!」

「学姊!你到底在说什幺?」

「我也是超能力者,能力就是契约!只要给我签名并接受契约之人,都将变成我的奴隶!」

欸欸欸欸欸欸欸?

「书荣就是我的第一个奴隶啦!接下来游戏社将一步步壮大,我的王国指日可待!呀哈哈哈哈......欸?」银晴的邪恶演讲说到一半,脚下的桌子就突然被踹了一脚,让她平衡不稳。

千心瞬间把自己变成男生,用力的将桌子踹开。站在桌上的银晴被这幺一弄,差点就摔了下来,但银晴的运动神经似乎好的离谱,马上就找到平衡,没有摔的狗吃屎。

「学姊,你是认真的吗?」但千心却早已将银晴刚刚那两张我们的契约书抢去,作势就是要撕掉。

「呵......真的是超能力呢!马上变成男生了......」

「回答我的问题!学姊!不然把你变成男生之后剁掉喔!」千心的威胁出乎意料的真实,感觉他真的做得出来。

「当然是......」

我们就这样对峙着,因为我不知道自己会被如何控制,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假的啊!」银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世界上哪那幺多超能力者啊?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已,笨蛋!」银晴的回应,让我们都看傻了眼。

不对,有可能是假装的!我跟千心似乎都这样想,待在原地不敢乱动。

「嘿咻!」银晴在我们的注视下将桌子搬回原位,丝毫没有一点不自然。

「好了啦,别玩了,快变回去,你的衣服都要爆了。」千心今天穿的稍微紧了一点,现在衣服就处于要崩裂的边缘。

「......好啦好啦好啦,搞什幺,真的是闹着玩的啦!你们到底经历过了什幺啊?」银晴见我们依然不敢鬆懈,只好主动抢走千心手上的契约书,并撕成碎片。

「我只是想玩一下超能力少女战斗而已嘛!搞什幺这幺大反应呢?」

「真的?」千心还是不敢相信。

「真的啦!」银晴受不了了,只好举起双手,以明示自己是无害的。

「......学姊,下次别这样玩了,很可怕。」大概是安逸久了,千心应该很害怕再回到超能力大逃杀的环境。

「你们都有超能力啊!让我假装一下自己有还不行吗?」

「欸?为什幺你知道我有?」我记得我还没有在她面前用过吧?

「书荣说的啦!他顺便也说了千心有,所以我才想要玩玩看的。」我记得今天我们是不请自来的,所以她已经期待我们来很久了吗?

「总之就是这样,玩的开心吗?」银晴作为游戏社的社长,为今天的活动做了总结。

「是开心啦......只是最后吓到了。」千心变回了女生型态,抓起因刚刚的骚动害怕地躲回石头的幽幽,看来她要把她带回宿舍......等等......

「那就好啦,你们已经都是社员啰!要记得来玩啊,今天好歹也是我赢,拜託至少来一个学期。」看来她真的很缺社员。我们走出社办,看着银晴把所有东西都关掉,并帮橘子加饲料加水。

「那就这样啦,你们自己回家小心啊!」银晴将社办的门锁上,跟我们挥了挥手。

「学姊路上小心啊!」「嗯!拜拜!」温馨的百合挥手没有持续太久,千心转头过来说:「那......我也回宿舍啦,学长要载我回去吗?」

不......现在应该不是那个的问题了......

我拿起手机,指了指上面的时间。

12:03。

「女宿......门禁早过了。」

「......」

「所以千心......」我鼓起勇气,准备说出我刚刚就在纠结要不要说出的台词。

「要来我家过夜吗?」

「......」千心累格了一下,好像正在咀嚼我刚刚的话。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千心的惊呼,响彻了整个社团大楼。

故事的后半段,开始了。

---分隔线---

作者的话:肺炎传播真的怕,每天看新闻都像是在玩瘟疫公司一样,怕爆。

还好我都宅在家里玩电脑,健康卫生又安全。

下一篇:没有资料

Copyright © 2015 - 2020 武林外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武林外传私服游戏攻略和武林外传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怀旧武林外传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